全球启动众包寻马航 新人力资源方式诞生?

2014-04-14 10:55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核心提示: 尽管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寻找马航的众包项目尚未提供有实际意义的重大线索,但不可否认,这种基于互联网的新型劳动力组织模式所蕴藏的巨大潜能有目共睹。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谢来 发自北京

“看上去像是一架飞机,但有疑问。它位于112075号图片靠近河流的地方,”“虽然看上去有点小,但从外形看像是飞机。”马航MH370航班失联至今已过去一月,在众包平台Tomnod上,世界各地的网友们至今不厌其烦地翻阅海量卫星照片,希望找到航班下落的蛛丝马迹。

马航客机失联事件使得“众包”(crowdsourcing)这一概念再度进入公众视野。“众包”是互联网带来的一种新的生产组织形式,是指把过去由雇员做的工作任务发布到互联网上,请求互联网上的“群众”给出解决方案,通过互联网获取更廉价的人力和创新成果。2013年,这个与社交媒体紧密相关的词汇也连同“粉丝”、“关注”等网络词汇一并被《牛津英语词典》收录。众包似乎即将成为一种全新人力资源方式,给科学、创新、商业带来新的活力。下一步,它还能在哪些领域施展拳脚?

史上最大规模的众包

3月11日,当大批国际救援船只和飞机前往泰国湾和马来半岛西岸搜寻马航失联航班时,美国卫星运营商“数字地球”(DigitalGlobe)呼吁全球网民利用该公司提供的数据,共同进行“地毯式”搜索寻找这架失联飞机。

“数字地球”拥有全球最为先进的商业成像卫星群。为响应此次客机失联事件、追踪马航MH370客机的位置,他们启动应急管理订阅服务项目FirstLook,对于时间要求严苛的世界突发事件,该服务可通过网络快速提供事发前后的卫星影像。任何希望参与此次营救项目的志愿者,都可以访问该公司的众包网站Tomnod平台,对高解析卫星影像进行全面搜索,在发现任何残骸、救生筏、油带等疑似线索时能够标记出来,共同帮助确定消失客机的位置。“数字地球”的分析师将对志愿者标注的区域进行查看,然后告知当局任何可能的线索。

由于全球网友的热情参与,“前所未见”的高流量一度造成Tomnod网站超载。此次活动很可能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众包活动。“数字地球”公司说,已有总计数百万人加入了寻找失踪航班MH370的行动。

在中国国内,百度互联网众包平台“百度众测”也于3月12日启动一项众包活动,发动网友共同在卫星图上寻找之前失去联系的马来西亚航空的飞机。百度众测通过技术手段将中国卫星高分1号的云图切割成大量的局部小图放在百度的服务器上,网友们可以进入百度众测的活动页面查看一张张图片,寻找相关线索。

尽管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寻找马航的众包项目尚未提供有实际意义的重大线索,但不可否认,这种基于互联网的新型劳动力组织模式所蕴藏的巨大潜能有目共睹。

一种全新的人力资源方式

“众包”这一概念是由美国《连线》杂志的记者杰夫·豪在2006年6月提出的一个专业术语,用来描述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即企业利用互联网将工作分配出去、发现创意或解决技术问题。通过互联网控制,这些企业可以利用志愿者的创意和能力,而这些志愿者又具备完成任务的技能,愿意利用业余时间工作,满足于获得小额报酬,或者暂时无报酬。尤其对于软件业和服务业,这提供了一种组织劳动力的全新方式。

其实对于普通网民而言,绝大多数人都曾有意无意中参与众包。

比如,人们在登录很多网站为验证身份填写验证码时,也是无意中在为谷歌(Google)完成众包任务。谷歌公司在进行工程浩大的图书数字化过程中,扫描了海量纸质书,其中有一些文字是软件无法识别的。按照传统做法,公司会雇用成千上万的人来逐字输入,但谷歌借助卡内基梅隆大学开发的一个名为reCAPTCHA的项目,将所有扫描后的图片版电子书裁减成一个个单词片段图,传给世界各大网站,用以替换原来的验证码图片。那些网站的用户在正确识别出这些文字之后,其答案便会被传回谷歌。

当然因为停留在几乎不用动脑的简单机械劳动,这样的模式和真正的众包还有一定差距。在Web2.0时代,众包能做到的显然不只是辨认识别码。

稍稍搜索最近的新闻,会发现众包一词正在升温:澳大利亚通信部通过众包的方式搜集该国宽带网速数据,征集普通用户提供自家宽带的上传和下载速度。

美国白宫则在不久前启动了气候数据行动,对公众开放大量气象数据,希望以众包的方式来征集应对气候变化的有效手段,同时通过参与来提高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关注度。

而美国航天局(NASA)为选出新一代的宇航服,在网上提供了三种方案的选项,以众包的方式让网友来投票选择最佳方案。去年年末,NASA启动了月球植物生长栖息环境研究项目,采用分包给全美学校的模式来进行这项研究。更早在2010年,NASA就建立了一个在线实验室——NASA竞争实验室,允许开发者以竞赛形式在线为NASA研究人员提交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解决方案定价取决于内部代码质量、性能评判基准,以及向NASA系统集成的能力。NASA将由此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新应用。

沃客与威客

近几年来,众包的发展主要凸显于科研、公益领域的应用。其在商业领域的潜力是否也同样看好?

事实上,能否利用众包理念开发新的营利模式,早已是“老生常谈”。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广义的众包概念衍生出了沃客(work2.0)、威客(witkey)等模式。

沃客是指基于互联网的工作平台。如2005年诞生的一个名为“创新中心”(InnoCentive)的网站上,聚集了数万科研人才,他们共同的名字是“解决者”(Solver),与此对应的是“寻求者”(Seeker),成员包括波音、杜邦和宝洁等世界著名的跨国公司,它们把各自最头疼的研发难题抛到“创新中心”上,等待网络上的高手来破译。公司除了需要向“创新中心”交付一定的会费,为每个解决方案支付的费用为1万至10万美元(相比这些公司自己研发的费用要低很多)。“创新中心”上的难题破解率为30%。

同样在2005年,中国研究者在一篇讨论文章中首次提出了“威客”模式的概念:即人的知识、智慧、经验、技能通过互联网转换成实际收益的互联网新模式。主要应用包括解决科学、技术、工作、生活、学习等领域的问题。2006年11月,中央电视台的报道使威客概念被广为推广,数百家网站认同并纷纷进入这个领域。威客模式的应用领域涵盖的范围囊括了法律、管理咨询、农业、教育、程序和图形设计,科研,体育,医疗,招聘等多个领域,总注册用户超过500万人,“威客”一词也用于形容借助网络打工的群体。

趋于平庸?

早在2007年,本报曾刊发《威客时代:拥抱劳动力全球化》一文,但是7年过去后,作为中国本土生长的众包商业模式,相比较于淘宝、微博等互联网巨头,今天的威客平台却日趋平庸,早期的风光过后多年来几乎在原地踏步。不断曝露出的诚信体系失衡、知识产权纠纷、人力资源浪费等问题则让不少威客萌生退意。

威客模式自诞生以来的一大致命问题是知识产权漏洞。当雇主收到多份威客们投标的作品后,他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合成一份更好的作品,再使用自己的另一个“马甲”账号中标,仅需支付网站佣金就可以占有威客们的劳动成果。这不仅侵犯了威客的知识产权,更直接损害了他们的经济利益。因此威客们抱怨自己的作品遭到剽窃的事例屡见不鲜。

此外,随着用户急剧增长,以及雇主的不断地下调价格,导致很多威客网站上的很多需求价格越来越便宜,由此引发恶性循环,作品质量持续下滑,威客网站的交易量不断下降。有评论尖锐地指出,正是威客的营利模式成为其自身的掘墓者,杜绝这种现象需要标准化的威客管理创新。

相较于威客的尴尬处境,海外的沃客平台则逐步建立起诚信体系,由于其对专业性的高度要求,参与者主要限于技术性高端人才。由此“创新中心”也被称为集结了全球“最强大脑”的网站。不过面对数量更庞大的普通大众而言,沃客仍未发展出普及的路径。

集体智慧的局限性

伦敦商学院战略与国际治理系的教授朱利安·伯金肖曾告诫说,在众包和社交网络等令人激动的新世界里,人们很容易就对这一世界着迷,要在Web2.0提供的机会和现实之间寻找平衡,也就意味着要了解这些新工作方法的优势和劣势,并辨别出适用于这些工作方式的环境。

伯金肖指出,一定程度上集体智慧被高估了,或者说具有特点鲜明的局限性。大众擅长于向设置良好的问题提供建议,并为有针对性的问题提供答案,不过却非常不善于与开放式讨论共进。大众喜欢能向决策制定过程提供建议,不过却极少拥有技能或意愿真正作决策。而且,大众是多变的,有时还会走向相反的方向,这时集体智慧就变成了集体愚蠢。

“正因为这些群体心理学的特点,我们更需要对集体智慧的运用时间和方式多加考虑。”在伯金肖看来,众包是众多调整管理弹性的手段之一,而非简单的商业模式问题。社交网站2.0时代的众包,无法用简单的“网上分配劳动力”来概括,它更需要有机的结合协作、决策、引导,激励等一系列环节,让互联网连接的每一个智慧的源泉发挥创造力的潜力的同时,从这个网络中获得自我价值体现的回馈。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www.cankaoxiaoxi.com >>

[责任编辑:]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