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只为好声音潇洒转身

2012-09-11 15:38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杨梅菊

核心提示: 在处处讲关系的“X二代”社会里,小人物也能有大梦想,小人物也能登上大舞台,不论长相、年龄和气质,比赛最终回归到实力的较量——好声音。


《中国好声音》海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杨梅菊 发自北京

一档唱歌节目重新让中国人在周末的晚上回归到电视机前。这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变化正在发生,它令沉寂已久的中国歌唱类节目再获掌声,同时也悄悄改写着各大卫视之间一度稳固的江湖局势。

每周五晚上的集体吐槽已然成为观众与《中国好声音》之间形成的新默契,这几乎让人再次想起七年前,人们为了李宇春或者张靓颖而疯狂发短信投票的热烈场面。唯一不同的是,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引发的集体行为更近乎“观者”的内部交流,而《超级女声》彼时的疯狂本身便是赛事的一部分。当人们认为《超级女声》的盛况再也不会被复制甚至超越时,《中国好声音》(以下简称《好声音》)横空出世了,它带着国外的版权和一种全新的模式与流程设置出现在近乎单调的暑期荧屏上。

不谈舞蹈、台风、长相,没有导师的毒舌、参赛者的屈辱,没有大众评审、短信投票……与此相反的是,草根的梦想最为夺目,大牌导师低下身段抢学员,主持人退后甘当报幕好舌头……一切反其道而行的《好声音》制造并将要制造多少话题?在“声音统治一切”的棋局里,丑闻、造假乃至民意的绑架,这些统统都会或者已经消失吗?真正的问题还在于,失去了背后的话题,商业逻辑的意义,好声音真的大于一切吗?

正能量,好声音

在选秀的首轮,草根选手演唱、大牌评委刘欢、那英、庾澄庆、杨坤坐在造价80万元人民币的椅子上背对选手盲听,凭一双耳朵等待“好声音”,听到惊艳处即可拍下按钮表示“我要你”,椅子即刻转过,让评委正面看到选手。评委拍或不拍,椅子转或不转,转身之后评委瞬间的表情、选手声音与样貌的落差等等,都为节目制造一波又一波的悬念和高潮。

上周,随着庾澄庆组四强的产生,《好声音》第二阶段比拼已经过半,这种快节奏的比拼方式一方面显示着它的残酷和干脆,另一方面也令观众在感官得到最大满足的同时,迅速更替着关于《好声音》的争议和话题。

“与过去《超女》选秀相比,《好声音》最让我喜欢的一点是知道自己好,但不倚好卖好,要是搁以前两两对决车轮战,《好声音》能播一年半,但目前的节奏很快,不拖泥带水,不因为收视高就欺负观众,这就是气度。”有网友这样评价目前《好声音》高密度高频率的比赛机制。在这种机制的运作下,参赛学员的高水平似乎也决定了这一局面:高手对决,厮杀惨烈,但对于电视机前的观众而言,这么多场《好声音》看下来,也不亚于“32场演唱会”了。

除了在选择好声音这一本职上的优异表现之外,某种程度上,《好声音》的出现实际意味着过去多年来中国选秀生态的不平衡得到了一次纠正。正如观众在节目中所看到的,有别于传统选秀,评委不再扮演逐个批评选手的“毒舌”,反而变成争相拉拢选手入队的导师,为了抢学员还得抬杠斗嘴。选手也不再是挨批的弱势群体,如果多过一个导师争抢同名选手,最后跟谁走,选手说了算。“盲听盲选”,类似蒙着眼睛选人,可排除各种扰乱听觉的噪音和假象,为五湖四海的“好声音”提供一个起跑线较为一致的平台,符合人们内心对公平公正的渴望。在这种前提下,导师组内的PK战,也不再只是眼泪和内幕,而是潇洒的转身和更好的开始。

此外,也有专业人士注意到《好声音》即将为中国歌坛带来的一股清新。事实上,尽管从节目形态到具体内容,《好声音》看上去都只是欧美《TheVoice》在中国的版本而已,但如果考虑到目前中国音乐界所面临的胶着、断层、萎靡不振、心灰意冷的现状,《好声音》之于中国的特殊意义便浮出水面,“我们正在做的是联手一线的流行音乐人振兴中国流行音乐,为音乐新人保驾护航,我把它看成是一场运动。”节目导演、同时也曾是《中国达人秀》导演的金磊说。

[责任编辑:韩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