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9 20:53: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参考消息网12月9日报道 就军人虐杀阿富汗平民一事,澳大利亚开始动起“歪脑筋”——试图把战争丑闻归结为几个“坏苹果”问题,从而缩小调查以及问责的范围,以期“蒙混过关”。眼下,澳大利亚各媒体、军队以及老兵组织正为这种观点拼命背书,以在国际社会中博取同情甚至颠倒黑白。

其中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报道尤其令人瞠目。ABC刊登了一则关于澳军官兵自杀问题的报道,文章指出,自2001年澳大利亚参与美军入侵阿富汗的行动以来,澳军已有500名官兵在这期间自杀,死亡人数远高于在阿富汗阵亡的41人。文章接着将军官自杀问题与澳国防部对军人在阿富汗战争罪行调查联系起来,称调查是自杀者的“主要压力源”。老兵们则争辩说,集体不应该因为少数人的行为而受到惩罚。

萨曼莎·克伦普沃茨——这位发起澳大利亚史上最大规模战争罪行调查(“布雷顿调查”)的社会学家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对这种观点表达了愤怒:“我无法理解读过这份报告(《布雷顿报告》)的人怎么会认为无需集体问责。”

这份《布雷顿报告》证实,25名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士兵涉嫌在2006年至2013年间的23起事件中,以“割喉”等方式残忍和非法杀害39名阿富汗平民和囚犯,另有2人被虐待,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如今,澳大利亚不仅不打算集体问责,似乎还有意将“嫌疑人”包装成“受害者”。  

1

资料图片:2006年9月27日获得照片显示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某地。(新华社/路透)

在应对类似战争丑闻时,澳大利亚似乎是照抄了欧美盟友的“作业本”。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一项揭露英军人于2010至2013年在阿富汗非法枪杀、非法监禁和殴打罪行的调查显示,英国特种空勤团(SAS)军人在阿富汗以处决方式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并将枪支放到尸体手中拍照“留证”,事后还伪造任务报告,将罪行嫁祸给阿富汗特种部队。

事发后,英国政府第一时间选择掩盖这些战争罪行丑闻。英国国防部命令在证据尚未充分收集的情况下就草草结案,给出的理由是希望“避免任何细节的指控出现在媒体上”,从而“破坏国家安全,公众信任,(和)与盟友的合作”。

至于美军,在应对此类问题时的表现更是澳大利亚政府的重要参考。

2004年,美军士兵在伊拉克阿布格里卜监狱虐待伊拉克囚徒的照片曝光,震惊世界;2005年,美国驻伊拉克部队一队士兵在巴格达以北遭路边炸弹袭击,随后美军屠杀了当地24名平民泄愤;2012年,多名醉酒美军滥杀平民并辱尸;同样在2012年,一名美军士兵在坎大哈省潘杰瓦伊地区两座村庄闯入民居开枪杀人,枪击致死16人,包括3名妇女和9名儿童……

2

资料图片:这张2008年11月20日在阿富汗霍斯特省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的是,美军士兵和阿富汗士兵在执行任务。(新华社/法新)

这些暴行最后都被归于“烂苹果”问题,草草惩罚几个“害群之马”了事。而在社交媒体上,还有大量现役和退役军人甚至对那些勇敢披露真相的人肆意言语攻击。

与克伦普沃茨呼吁集体问责的观点相同,作为伊拉克美军虐囚案专家证人的著名社会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也曾指出,那些塑造或容忍美军丑恶风气的高层也是这些骇人暴行的元凶。

津巴多1971年曾主持了有着广泛影响力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揭示了情境力量对于个人行为的影响远超想象,“路西法效应”由此而来。

克伦普沃茨则披露了关于澳大利亚军人暴行一些更为惊人的事实——澳大利亚特种部队的指挥系统中存在着“旁观者文化”。这些战争罪行被一些士兵视作“常态化”,而反对此行径的士兵却被边缘化。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称,澳特种部队队员鼓吹所谓“战士文化”,老兵强迫新兵虐杀阿富汗囚犯或平民。

不过,当更多的细节曝光后,不要说那些塑造和纵容了丑恶风气的高级军官无法受到应有的惩处,对那些行凶者,澳大利亚似乎也不愿深究。

英国广播公司11月27日的跟进报道指出,澳大利亚国防军方面的反应只不过是下发通知,或将开除13名特种部队士兵。而后续警方的调查“至少需要几年时间”,更别提可能的审判了。

“阿富汗人民的命也是命”,这场暴行的凶手绝不仅仅是那13名特种部队士兵,畸形军队文化的塑造者和纵容者的双手也沾满了血污,不加以根治就难保不再犯这样的罪行,美军就是前车之鉴。但是澳大利亚似乎已经准备将这场暴行当作是几个“坏苹果”问题,甚至也没打算严惩这几颗“坏苹果”……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