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6 09:11:4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作者:刘品然 兴越

美国候任总统拜登23日宣布提名前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担任国务卿职务,该提名得到美国主流媒体和建制派人士的积极评价。布林肯外交履历丰富并长期辅佐拜登,两人关系密切,他在政策上持“中间路线”,强调同盟体系和价值观在对外政策中的作用。

长期辅佐拜登,曾为美企提供对华咨询服务

现年58岁的布林肯生于纽约一个犹太精英家庭,他的父亲是纽约一家投行的创始人之一,并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出任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布林肯本科就读于哈佛大学,之后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法律博士学位。

布林肯的外交生涯始于克林顿政府的国务院。据美国国务院网站信息,布林肯在1993年至1994年担任负责欧洲和加拿大事务助理国务卿的特别助理,之后他进入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克林顿总统的特别助理和负责讲稿撰写和战略规划的高级主任。1999至2001年,他在国安会负责欧洲事务,成为克林顿在欧洲、欧盟及北约事务上的首席顾问。

布林肯在2002年至2008年期间担任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民主党幕僚长,期间拜登两度担任参议院外委会主席,拜登在2008年竞选总统时也得到布林肯的辅佐。

布林肯此后进入奥巴马政府并在8年中全程参与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制定。他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是副总统拜登的国安助理,在2013年至2015年他担任白宫副国安助理并在之后两年担任国务院副国务卿。

布林肯于2017年与米歇尔·弗卢努瓦(美媒认为拜登潜在的国防部长人选)等人共同创立了一家战略咨询公司。据该咨询公司网站介绍,其为企业提供的咨询服务包括如何在中美战略竞争时期管理和应对与中国相关的各类风险。

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布林肯是拜登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从公开履历看,无论是在国会还是在奥巴马政府以及两次总统选举中,布林肯与拜登近20年来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3 1

资料图片:拜登与布林肯。

美媒:“他在美国政策圈内备受好评”

美国主流媒体以及外交政策建制派人士对于布林肯国务卿的提名给予了积极评价,认为他拥有拜登充分的信任以及出色的履历,布林肯将帮助美国对外政策摆脱“美国优先”,重回同盟体系和多边机制的传统轨道。

《纽约时报》说,布林肯出色的外交履历和能力将有助于美国外交官和各国领导人在经历特朗普政府四年的“大起大落和狂妄自大”中平静下来。《华尔街日报》指出,布林肯在外交政策上持“中间路线”,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给了他教训,但他仍然相信美国军力在对外政策中的作用,他支持美国应重新致力于特朗普退出或批评的国际协议和同盟体系。

《外交政策》提到布林肯在美国政策圈内备受好评,但相对低调。《政治报》表示布林肯作为温和派会受到外国外交官的尊敬还能得到参议院共和党人的支持,他同时还能成为拜登与进步派之间的纽带。

外交政策建制派人士也纷纷“点赞”拜登的这项任命。在奥巴马政府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对记者表示,拜登外交团队中有众多极具竞争力的人选,布林肯与拜登非常密切的关系使他更加突出。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表示,拜登的外交团队都是非常成熟且非常平衡的外交政策专家,有丰富的经验。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前资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称赞了布林肯的经验、智慧和同情心,他相信布林肯能使目前饱受指责的国务院和职业外交官队伍获得新生。但伯恩斯在哈佛大学的同事斯蒂芬·沃尔特教授却选择“泼冷水”,他指出拜登外交团队将要取代的只是一群水平低下的“小丑”,他们会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沃尔特教授告诫外界,应对拜登团队降低期待值。

布林肯“算不上对华鹰派”,但中美关系挑战重重

据报道,二战后期,布林肯的继父在美军的帮助下从犹太人大屠杀中幸存,家庭的经历让他对美国价值观深信不疑。然而,与布林肯共事多年的美国前驻波兰大使丹尼尔·弗里德近日在大西洋理事会网站刊文说,布林肯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在外交政策上注重实际,他能在不忽视长远目标的同时接受渐进主义、妥协和有限的进展。

布林肯的一些政策表态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弗里德的观察。布林肯批评特朗普政府对于俄罗斯的软弱,主张对俄采取强硬立场,但同时他相信美俄存在合作途径,如延长即将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寻找其他方式来增进两国战略稳定。

在朝核问题上,布林肯承认长期以来美国对朝政策并不奏效,他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短期内想要实现朝鲜无核化并不现实,在朝核问题上美国应先考虑军控再逐渐落实裁军,他还称需要持续、全面的施压才能让朝鲜坐到谈判桌前。

在中东,布林肯是伊朗核协议的支持者,在撤军问题上,他认同在没有明确战略指引下,美国不应在冲突地区大规模、无限制地部署军力,但他强调拜登政府会比特朗普在撤军问题上更为谨慎,会顾及关键利益及同盟承诺。

布林肯近期在一系列采访和讲话中体现出他对中美关系的认识和对华政策立场。在10月与CNN的采访中,布林肯称中国在经济、科技、军事以及外交领域对美国构成最大的挑战,但他同时指出不应将中美关系的定义过于简单标签化,并且要避免出现“自我实现的预言”,他认为中美关系有敌对方面、有竞争方面,同时也有合作方面。

布林肯7月在哈德逊研究所的研讨会上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让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处于弱势,他提出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首先需要提升自身竞争力,这包括重新分配资源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教育、劳动力等;其次,美国必须要与盟友一起应对中国挑战,并坚持将价值观置于对华政策的中心位置;此外,一个在中美竞争中更为强势的美国可以在如气候变化、疫情以及核不扩散等双方利益重合领域展开合作。

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的戴维·戈登告诉记者,布林肯算不上对华鹰派,他希望实现一个较为平衡的对华关系,但他也指出尽管人事任免很重要,但目前中美关系整体上挑战重重,拜登的对华政策以及双边关系走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接下来的政策行为。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