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23:46: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唐立辛
核心提示:“ASPI这样的机构是否还有学术信誉和独立性,相信国际社会看得清清楚楚。”

参考消息网6月17日报道(文/唐立辛)

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作妖”者终会暴露。

上周,推特公司突然大规模移除所谓“与中国有关联”的账号,称这些账号被用来散布虚假信息、赞扬中国疫情应对等。

当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应此事时曾表示:“不清楚推特公司做出这一决定的依据是什么,但我想说,将肯定中国对疫情的应对等同于虚假信息显然是站不住脚的,除非重新定义什么是‘虚假信息’。”

最近几天,随着线索增多,推动此事的“幕后黑手”逐渐现形。人们发现,原来这次“作妖”的,又是那个曾被中国外交部多次点名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视觉中国)

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视觉中国)

澳媒爆料:这家智库自诩独立,却一直暗中拿美国的钱

“ASPI是一家独立的无党派智库,为澳大利亚战略和防务领导人提供及时的专家建议。”

打开ASPI网站,这句赫然出现在主页显眼位置的标语,展示了这家智库的自我定位。

一切看上去冠冕堂皇,但澳大利亚科技网站iTWire近日的一篇报道,却扒出了这副“画皮”之下的真实面孔。

ASPI

ASPI官网截图

6月14日,iTWire刊文称,推特接受ASPI建议删除了大量账户,使ASPI名声大振,ASPI号称是独立智库,其实是一个大型的国防和科技行业游说团体。

文章指出,关于新冠疫情世界各国有各种说法,现在尚无法给出定论,但推特却单方面认定了一些所谓“虚假信息”并大量删除,这背后是利益集团在作祟。

说到这里,ASPI的“赞助者”是谁就显而易见了,iTWire披露,在2018至2019财年,ASPI的预算有57%来自军工企业,其中大多数都有美国血统,包括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雷神等公司。除此之外,ASPI还从美国国务院全球参与中心获取拨款。

如此浓厚的“美资背景”,会促成怎样的研究成果?iTWire举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ASPI经常在研究报告中大肆渲染中俄等国对澳大利亚的“威胁”,但却有意忽略美国对澳大利亚内政的持续干预。

澳媒报道截图

澳媒报道截图

“对ASPI的起底是澳大利亚媒体最先曝出来的,这说明不仅中国觉得ASPI的报告匪夷所思,澳大利亚国内也是看不下去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太平洋研究室主任郭春梅告诉小锐。

郭春梅表示,ASPI曾是个很中立的智库,战略和外交影响力在澳大利亚一度首屈一指,在促进对美、对华交往方面也都发挥过重要作用,但现在其研究的客观性已经受到了广泛质疑。

在她看来,ASPI拿着美国的钱,偏袒美国,这显然有悖于该智库最初的定位。

因大肆诋毁中国,ASPI屡次被中国外交部点名

事实上,对于ASPI劣迹斑斑背后的猫腻,中方看得清清楚楚。

6月16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就应询指出:“(澳战略政策研究所)这样的机构是否还有学术信誉和独立性,相信国际社会看得清清楚楚。”

而这已经是七天之内中国外交部第二次点名ASPI了。

6月10日,在回应ASPI的一篇涉华报告时,华春莹就曾指出,ASPI长期接受来自美国政府和军火商的经费支持,热衷于炮制和炒作各种反华议题,意识形态色彩非常浓厚,实际上是反华势力的“急先锋”,学术信誉受到严重质疑。

华春莹(外交部网站)

华春莹(外交部网站)

据《澳大利亚人报》此前报道,ASPI这份报告依然是其惯用的腔调,呼吁西方国家对中国提高警惕,认为中国正在通过影响海外华人和精英来提升自身利益。

报道还强调,炮制上述报告的研究人员此前还写过要“警惕”中方军事研究人员的报告,该报告后被美国在拒绝向中国学者发放签证时提及。

不难看出,ASPI的研究主题往往是美国某些政客感兴趣的话题,而为了得出美方想要的结论,ASPI不惜大肆诋毁中国。

今年3月,ASPI还曾卖力炒作涉疆问题,发布涉疆报告,歪曲抹黑中国政府。

中国外交部也于3月两次予以回应。耿爽在3月27日的回应中明确指出:“个别打着反华旗号捞取政治资本的美国政客以及拿着美国资助的学术机构,在涉疆问题上一再抛出谬论……炮制各种‘假新闻’,无端指责中国治疆政策,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ASPI实际上正在损害澳大利亚国家利益”

“事实上,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公关运动的直接产物。”今年3月,当ASPI炒作新疆问题时,美国“灰色地带”网站便分析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该网站指出,这场“冷战式公关闪电战”的发起依据是ASPI和其他美国智库,并且得到了美国政府、欧盟官方、北约和武器制造商的支持——他们都可以从紧张局势中获得好处。

那么,谁的利益受损了呢?在澳大利亚一些有识之士看来,ASPI作为一家澳大利亚智库,实际上却在通过破坏对华关系的方式损害本国利益。《澳大利亚人报》上月初刊文指出,“国家安全牛仔”正将澳国家利益置于不必要的风险之中。

同样引发澳国内担忧声音的,还有ASPI所长彼得·詹宁斯所呼吁制定的新国家安全战略。

彼得·詹宁斯

彼得·詹宁斯(图片源自ASPI脸书主页)

澳前安全情报局局长丹尼斯·理查森就是这一战略的坚定反对者,理查森指出,詹宁斯之流的设想不切实际,也不正当,基本假设是澳大利亚几乎到了战争边缘,但这个假设很牵强。正基于此,澳政府应警惕国家安全鹰派开出的有缺陷的处方。

郭春梅的观点也印证了理查森的呼吁,在她看来,对澳大利亚而言,中澳友好最符合其国家利益,但以ASPI为代表的一些智库为了自己的小算盘,“一边倒”地煽动民意,破坏中澳关系,从长远看无疑违背了其国家利益。

《澳大利亚人报》批评ASPI的文章正得到众多澳大利亚网友的赞同。他们表示,政府不应偏听偏信所谓“国家安全牛仔”的论调,而是要务实处理对华关系。

1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