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14:58: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康·瓦·伍努科夫
核心提示:“我们越来越理解北京的政策,特别是改革开放的政策。”

参考消息网5月29日报道(文/康·瓦·伍努科夫)1973年9月,经传奇外交家与汉学家贾丕才(米哈伊尔·斯捷帕诺维奇·卡皮查)签署的毕业实习推荐,我来到苏联外交部第一远东司工作,并参与了苏中边界谈判事宜。第一远东司以拥有高水平的专家队伍而享有盛名,包括司长本人“米哈斯捷”(贾丕才)、基列耶夫、杜布罗夫斯基、巴斯玛诺夫(诗人和中国唐诗的翻译者)以及罗高寿。我与罗高寿的友谊持续了近40年,直到他于2012年4月去世。从他们中的每个人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讲话稿内容令人紧张

苏中边界谈判是根据两国总理柯西金和周恩来于1969年9月11日在北京机场达成的协议而恢复的,谈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成为两国间沟通的唯一渠道。当时苏中边界谈判在北京举行,苏联政府代表团分成两个工作组:莫斯科组(由第一远东司边界谈判部门和代表团团长秘书处组成,团长开始为第一副外长库兹涅佐夫,后来是伊利切夫),以及北京组,由常驻北京的代表团副团长、其他代表团成员和专家、技术人员、厨师等组成。很显然,谈判将持续很久,所以苏联方面决定一定要保障北京组的财务支出,不按天数计算,而是参照使馆工作人员的薪资标准发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