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2 10:44:5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陈家宝
核心提示:“中国民乐的美跨越了语言和文化背景。”

20年前,刚毕业的神猜也有一个狭小的工作室,挂满用椰壳制成的泰国胡琴。

修习泰国民乐的他偶然接触古筝,便如着了魔般走上了习筝之路。在师资力量奇缺的当时,他只能从略通皮毛的一位泰国朋友身上习得基本指法。后来幸遇一位中国古筝老师在泰开班授课,他随之学了三年。老师回国后,他仍不肯放弃,于是找到这家曼谷为数不多的中国乐器店,希望继续求学。

这一次,他未如愿寻得古筝老师,却结识了不会泰文的中国琵琶老师,还惊喜地认识了随之习琴、能听懂汉语的吉迪普。得此“天作之合”,不愿放过一切修习中国民乐机会的神猜从此与吉迪普结伴,通过伙伴简单的翻译揣摩老师所授的内容,打开了另一扇通往中国民族乐器之门。

随着所接触的乐器渐多,神猜对中国民乐的钟爱一发不可收拾。寻师未果,他便上网搜索二胡和扬琴的教程视频,凭借既有的乐理知识,揣摩这些只有汉语讲解的视频里的每个技法。

“琵琶的‘弹’和‘挑’与古筝的‘抹’和‘托’相反,但很相似,二胡的‘滑音’和‘揉弦’与泰国胡琴的指法有很多相通之处。虽然听不懂讲解,但我可以琢磨和模仿这些指法。”神猜用带着泰国腔的汉语道出每个指法晦涩的名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