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6 10:55: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朱东阳 王超
核心提示:特朗普政府需要进一步加深对中国的了解,正确评估美国面临的“挑战”。

其次是不负责任。渲染“中国威胁论”一贯是华盛顿政客的爱好,但把美中竞争渲染为“文明冲突”则纯属脱离实际、蓄意夸张。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欧汉龙在接受参考消息采访时说,用文明冲突的框架定义美中关系“实属不幸”,“这既不是事实,也可能让美国的政策显示出惊人的傲慢和敌意”。

该智库另一名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则对记者表示,相关表述言过其实,“美国和许多来自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国家都打过交道,但并没有把自己和它们的关系变成文化冲突”。他认为,美中之间确实在经济和安全领域存在竞争,但远未到文明冲突的程度。

曾在里根政府和老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杰出研究员包道格表示,斯金纳的说法“纯属是(对美中关系的)一知半解,且毫无帮助。相关说法用在不同星球之间的作战还差不多”。

最后则是漏洞百出。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的亚洲项目主任亚伯拉罕·登马克发表推特称,如果斯金纳的讲话准确地反映了国务院对中国的看法,那么这就表明国务院对中国本身和中国所带来的挑战存在“根本误解”。他认为,有二战时期的太平洋战场为证,“美国第一次遇到非白人大国竞争对手”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但更重要的是,这和种族有什么关系?你可以说中国不是西方哲学传统的组成部分,而这也并不完全准确,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发展非常关键”。此外,“在冷战时期,我们的目标是让苏联崩溃。我猜现在我们对中国有不同的目标。但现在看起来树立竞争观本身就是目标,这不是一个有效战略的良方”。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