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2 16:03:0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徐剑梅 孙丁
核心提示:一年间,米勒调查范围不断扩大,涉及人事日渐增多,但有无“实锤”(确凿的证据)迄今仍不明朗。调查还会走多远、挖多深、何时以何种方式收场,均属未知。

今年2月,米勒团队起诉13名俄罗斯个人和3家俄罗斯公司,指控他们在美国2016年大选期间,利用美国社会的种族和文化分裂,开展针对特朗普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负面宣传。当天,米勒团队还起诉岳父为俄罗斯富豪的荷兰律师亚历克斯·范德兹万,指控他就自己与前特朗普竞选助手关系进行虚假陈述,范德兹万随后认罪并同意与米勒团队合作。当月,经营一家在线网络服务公司的加州商人理查德·皮内多也就提供虚假银行账号的指控认罪并同意与米勒团队合作。

此外,米勒团队还在华盛顿特区和弗吉尼亚州召集大陪审团传唤证人,在特朗普表示愿意接受米勒询问后向白宫开具“问题清单”。直接由于米勒的“移交查办”,纽约联邦检察官下令搜查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的办公室、住所和旅馆房间,没收手机、电脑和大量资料。此后,科恩在大选日前向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支付封口费并由特朗普报销一事(“艳星门”)被进一步曝光。科恩本人还被曝利用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身份向企业揽钱牟利,与俄罗斯富豪也疑似有金钱往来。“艳星门”和科恩台面下的作为,为“通俄”调查走向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和意外。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