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锐参考 | 比希特勒自传入日本教材更可怕的,是日网民的"辩护宣言"

2017-04-19 08:11: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杜薇 责任编辑:杜薇

核心提示:一些日本网友对这种做法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有网友质疑道,已经出现了《教育勅语》(日本军国主义教典)、刺枪术这些“幺蛾子”,如今再加上《我的奋斗》,日本想要教育出怎样的孩子呢?

参考消息网4月19日报道 (文/杜薇) 过去德国出了个希特勒,如今安倍要做“安特勒”?

喏,就是下面这张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日本首相安倍被推特网友PS成纳粹形象。图片右上方写着:夺回日本。

这是这两天在推特上被日本网友频繁转发的一张图。激发大家如此类比联想的,源于日本时事通讯社近日的一条消息:“日本政府允许将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的部分内容作为教材使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截图

“(日本)政府疯了吗?”消息一出,即便在日本国内,也有不少网友着实被“惊到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曾被奉为“纳粹圣经”,二战后,此书因宣扬纳粹思想而在德国被禁长达70年。去年,这本书在德国出版了注释版本,同样引发巨大争议。

当时,位于柏林的某犹太人组织就在该书再版前评论道,“这本书根本不符合人类的逻辑”。一些西方历史学家也担心,这本自传“仍有可能被用来宣传右翼思想”。

然而今天,就是这么一本“不符合人类逻辑”的书籍,却要在日本“登堂入室”?!

反对者斥责道:“太丢脸了”“再不吐槽几句孩子们就等着哭吧”

“希特勒自传入课本”的消息,上周已经在日本国内引发风波。

日本时事通讯社14日报道称,已经出现有日本教材引用了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的部分内容,对此,日本民进党议员向政府提出质疑。

据报道,日本政府在答辩书中是这么回应的:“在授课中,使用书中部分内容作为教材,让学生了解书籍编写时的历史背景,这样的例子是存在的”、“只要(著作内容)是根据教育基本法宗旨而指定的,属于有益恰当的内容,根据校长和学校设立者的判断,可以使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报道内文截图

日本媒体将政府的上述回应视为一种“暧昧”的态度。

而根据答辩书中的内容,《我的奋斗》只要符合校长关于“有益、恰当的内容”判断,即可被使用,这令日本舆论界一片哗然。

一些网友对这种做法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有网友质疑道,已经出现了《教育勅语》(日本军国主义教典)、刺枪术这些“幺蛾子”,如今再加上《我的奋斗》,日本想要教育出怎样的孩子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为安倍辩护的日本人则认为,民进党属于“没事找事”

不过,日本网友并非全然发出了反对的声音。相反,还有一些网友为安倍政府辩护: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另有一些日本网友甚至认为,质疑此事的日本民进党“用心险恶”: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对此,新华社驻东京记者蓝建中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日本民进党前段时间追究森友学园一事时就曾遭到不少辱骂。

“一些人认为,日本面临的‘外部威胁’这么大,民进党居然还有心思追究森友学园等国内问题,”蓝建中说,“此次,也有不少日本网友觉得,民进党质疑希特勒自传内容入课本,仍属于‘没事找事,正事不干’。”

如果这不是“正事”,那么什么才是“正事”?

值得玩味的是,截至4月17日,日本主要媒体中,只有时事通讯社一家媒体对事件进行了简短报道。有日本人为此质疑道,这是否是媒体在故意回避被世界视为禁忌的《我的奋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网友在推特中说:只有时事社报道这个重大消息,为什么其它媒体对于世界仍视为禁忌的《我的奋斗》的消息不进行报道?

但也许,另一位日本网友的话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他说:“天真的故事内容不能入课本,《教育勅語》、《我的奋斗》却能入课本,这,就是安倍政权。”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在“希特勒自传入日本教材”事发之前,安倍内阁已经不止一次被曝与日本本土支持纳粹的团体有关联。

早在2014年,就有媒体曝光了安倍内阁的两名女成员——现任总务大臣高市早苗、现任防卫大臣稻田朋美与纳粹支持者、“日本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头目山田一成的合照。当时,尽管高市早苗和稻田朋美都矢口否认了解合影者身份,但外界对安倍政府和执政党右倾的担忧日益上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日本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网站上展示的山田一成分别与日本政客的合影,以及“日本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高举纳粹旗活动。(图片源自网络)

此外,高市早苗还曾称赞过一本歌颂希特勒的书:《希特勒的选举战略——现代选举必胜圣经》;而被安倍倚重的稻田朋美,则是日本国内“复活军国主义教典《教育敕语》”的主要支持者。

专家:日本右翼的步伐再这样走下去,迟早“害人害己”

有日本网友认为,德国已经“解禁”了希特勒自传,所以《我的奋斗》用作教材也可“见怪不怪”。那么,德国人是如何“解禁”这本书的呢?

去年1月,这本被尘封70年的“禁书”出现在德国书店的书架上。不过,出版方、慕尼黑当代史研究所是在添加了3500多条“解毒注释”、把印着希特勒头像的封面换成纯白、标上“批判性版本”后,才敢让它重进书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6年1月8日,希特勒《我的奋斗》注释版发布会在德国慕尼黑当代史研究所举行。(新华社发)

其实,德国也有意将新版《我的奋斗》作为教材。

2016年,德国教育部和巴伐利亚文化部都发出信号,表示学校可以将注释版《我的奋斗》作为批评性教材公开使用,但前提条件是以揭露纳粹意识形态和反对右翼激进主义为目的。

相关人员表示,“(在德国,)希特勒的言论如今已经不再奏效。但是,纳粹时期的德国是如何犯下可怕罪行以及如何防止这一历史今后重演,这是我们必须继续探讨的问题。教科书《我的奋斗》有助于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虽然德国人反复强调,此举的前提是以“揭露纳粹”、“反对右翼”进行教育,但据外媒报道,随着欧洲近期民粹主义严重抬头,德国境内对“注释版”希特勒自传的担忧情绪也只增不减。

德国尚且如此,日本呢?

“日本的做法令人不可理解。”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对参考消息网-锐参考说,“全世界对希特勒以及纳粹的看法都是一致的、都是抱批判态度的,但日本却将希特勒的自传引入教科书、并且将其以一个正面形象出现,这说明日本右翼的步伐走得太快了、做得太过了,令人对日本感到失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5年4月,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部分教科书在历史认识问题的描述上再现倒退。(图片源自网络)

不过,日本内阁通过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决议,也不令外界太过意外。陈言介绍道,日本这些年来一直在教育中渗透着一些美化战争的内容,在描述二战史时常常顾左右而言他,这都是极其危险的。

“1993年,日本经济发展到极致以后,日本人看不到前途、急于从内心上振作起来,找到一个发展的新道路,寻找精神支柱,但日本目前领导人的能力有限,无法提出新的口号来,于是经常在历史问题上做文章。”陈言说。

他认为,日本美化二战时的军国主义行径,“复活”其军国主义思想,“照这样的势头下去,日本只能给本国和周边国家带来沉重灾难,害人害己。”

(编辑/杜薇)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外媒称伊万卡亲近中国赢好感:一些网友称为“
  2. 2外媒看全球超级电脑:欧盟最强电脑性能只及中
  3. 3德媒称韩旅游业为“萨德”背锅:中国人不来
  4. 4澳媒:越南渔船悄然现身黄岩岛 试探中国反应
  5. 5韩媒:朴槿惠穿上淡绿色囚衣 囚犯号码为503
  6. 6英媒:美应承认中国南海军事优势 避免意外滑
  7. 7"老外"盛赞中国高铁:比日本新干线舒服 甩美国
  8. 8日媒称特朗普暗示对朝动武刺激安倍神经:担忧
  9. 9印媒称航母竞争印度落后中国:中国航母建造速
  10. 10数小时之内夷平首尔?法媒揭秘朝鲜真实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