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考消息

叶海林:中国把握大国担当的权责利平衡

2017-03-09 17:44: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叶海林 责任编辑:邓媛

核心提示: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中国必须以有节制、有担当的大国形象出现。这是中国对自身形象进行主动塑造与阐释的前所未有的机遇,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参考消息3月8日报道(文/叶海林)最近一段时间,针对中国支持继续推动经济全球化,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却表示美国将转向保护主义,许多西方媒体称中美两国在世界经济舞台甚至是国际秩序中的角色已经互换,国际社会最后一块原本由美国牢牢占领的阵地,也就是道德高地,已经被力挺全球化的中国攻陷。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3月5日,在约旦扎塔里难民营,叙利亚难民从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仓库中领取中国政府援助的食品。中国对叙利亚难民的无偿援助获得联合国赞赏。(摄影 穆罕默德·阿布·古什)

中美之间的角色转换已经发生了吗?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的维护者,或者至少已经和美国平起平坐、共同决定世界格局的基本走向了吗?

就绝对实力和影响力而言,中国显然还远远达不到美国的水平。这一基本事实足以保证绝大多数中国民众不会被所谓中美角色互换的“高帽”忽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距离世界舞台的中心依然遥远。考虑到中国是仅有的两个十万亿美元以上规模经济体之一、世界最大的工业产品出口国和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以及多年来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最大的国家,中国进入世界舞台的中心,成为影响乃至决定国际秩序走向和国际关系格局演变的关键因素,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规模位居世界前两位的经济体对经济全球化的态度截然相反,中国的立场和主张不论是在国内还是世界舞台上都受到肯定,而特朗普的态度则既让美国的贸易伙伴更加惴惴不安,也在美国国内引发了巨大争论。

在世界舞台的中心位置,一边是更加强调开放包容的中国,一边是更加以自我为中心并且为之洋洋得意的美国,中美两国的政策趋势乃至价值取向在很大程度上将成为未来世界经济发展和国际秩序走向的决定性因素。中国走入世界舞台中心成为全球经济的引领者乃至于国际秩序的塑造者,对于这一前景,并不令人感到特别惊讶。自2008年以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就是一步步朝着这个方向迈进的。中国对于自己有朝一日会占据世界舞台的中心这一点不但有心理准备,而且满怀期待。

中国面对前所未有的担当和挑战

对于中国来说,问题已经不在于中国如何进入世界舞台的中心,而是在成为世界政治经济舞台的中心国家——当然不是唯一国家——之后,如何确定以及阐述自己的行为方式和目标诉求,如何应对此后必将出现的更多机遇和更大挑战。

近年来中国学术界和政府部门一直在思考:一个崛起的中国应该怎样适应以及调整主要由西方制定标准的国际秩序?观点分歧集中在中国是要做现有制度的维护者还是改革者上,也有人主张,中国需要考虑或者主动或者被动成为颠覆者和革命者的可能性。几乎很少有人设想现有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和国际规则的制定者自动放弃继续扮演原有角色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正在随着特朗普时代的到来而逐渐加大,其所引发的后果绝不仅仅是美国保护主义倾向抬头的问题,更是国际秩序的深刻调整,这种调整很有可能成为中国进入国际舞台中心的最关键外部因素,塑造和制约着中国的路径选择。

面对一个剧烈变动的世界,中国显然已经不能用若干年前的旧思维框架来考虑问题。对于中国来说,进入世界舞台中心时所要思考的最关键问题早就不是为了融入全球化而愿意付出多大代价的问题,而是中国所面临的整体国际环境是否仍然满足全球化进程继续推进的基本需要。中国需要思考是承担维护现有国际秩序的责任,还是在中国周边地区建立以中国为主导的区域经济秩序,为全球化进程的恢复保留火种。

不仅如此,中国还需要非常冷静地思考两个逻辑问题,那就是现有的国际秩序不但是由美国和西方国家开创的,多年以来也是由它们维护的。如果它们不愿意或者不能继续承担全球秩序的维护者,而把这一权利以某种方式让渡给中国,进行了领导权转换的秩序还能被认为是同一个秩序吗?这是其一。

其二则是国际秩序的维护权和公共产品的提供权确实有关联,但仍然是两个范畴的概念。前者是权力的行使,而后者则是行使权力所要支付的成本。在中国没有能力像美国一样为国际秩序提供公共产品的时候,中国可能更多看到的是这种公共产品背后的权力和地位附着,而当中国既有能力也有意愿提供公共产品的时候,公共产品的提供权能否自动带来国际秩序的制定与维护权呢?中国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打算与美国对国际秩序主导权的坚持之间又将怎样协调呢?美国有可能把自己不打算继续承担的公共产品提供权交给中国吗?中国能够接受美国的转交然后双方皆大欢喜吗?这些问题实际上不但触及了国际关系的基本逻辑,也涉及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

建立健康的中美关系是关键

对于一个决心继续推进全球化进程的中国来说,即使出于哲学和传统原因不愿意成为世界领袖,然而中国总不能不维护遍及全球的经济利益。而这种维护本身既需要相当的军事和政治能力,也要求必要时对自身能力的果断使用。使用力量维护自己的利益,就意味要否决其他国家对中国利益的挑战。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角色由公共产品的提供者变成了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就此而言,所谓只提供公共产品不谋求领导地位的策略在逻辑上是不能成立的。而中国如果要遂行逻辑自洽地成为全球公共产品提供者的政策,就很可能会和虽然已经拒绝提供公共产品但还拥有国际秩序的维护权和国际道德的解释权——虽然已经在下降区间——的美国爆发分歧甚至冲突。那么,问题就变成了中国有可能在美国不愿意继续承担全球化责任的时候接管这一责任却又不触碰美国的权杖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那么,中国有可能避开美国的核心利益关切,只在自己的邻近区域选择性地提供公共产品并且维护区域秩序,也就是甘心作为一个地区大国,不去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吗?从表面上看,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似乎不太在乎其国际领导地位,而更关心自己的实际经济利益。然而,不要忘记,中国所在的区域,恰恰就是美国体现和维持全球领导地位的关键区域。亚太地区不但是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能源的主要通道,也是美国两大联盟体系之一的所在地,如果美国把亚太事务哪怕是经济事务的主导权让给中国,美国的全球地位也就岌岌可危了。这不是特朗普一个人能够改变的,更何况特朗普本人也极度重视亚太地区,美国的全球收缩首先只是成本上的,而不是权力上的,其次,这种收缩并不体现在亚太地区。中国想通过立足亚太、全球韬晦的方式和美国达成战略平衡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不仅如此,特朗普的行为方式也给中美的未来互动显著增大了难度。特朗普的策略,简言之就是在涉及对手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向对手提出可以交易的要求,以达到最小成本换取最大收益的目的。特朗普和中国打交道的方式——他和其他国家打交道的方式也差不多——使得中国在扩大自身国际体系权重的过程中,试图避免挑战美国地位并和美国发生冲突的难度变得更大。原因在于,中国越是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越会被特朗普拿来作为筹码,和中国谈仅对美国有利的交易。这无疑会使中美互动更加困难。世界舞台的中心不只有中美两国,但是如果中国不能抵御住美国的讹诈企图并且迫使美国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那么中国很快就会从刚刚来到的世界舞台中心位置被边缘化,那个时候,世界舞台的中心就会只剩下一个国家,一个自私自利、不尊重规则、不信守承诺的国家。就此而言,寻求建立健康的中美关系,哪怕经历一段时间的不稳定,对中国不但是确保自身合理利益的必由之路,也是成为世界大国的必要担当。

不能也不会是唯一“举旗者”

毫无疑问,当中国进入国际舞台中心,中国不能仅仅考虑由此带来的利益增加和权力扩大,更不能总想着开拓更大市场赚取更大的贸易顺差。尽管中国在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问题上要保持冷静和谨慎,然而中国必须更加主动地体现出自己的大国担当。大国崛起很大程度上本来就不意味着做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之一,而是要成为世界上最被人倚重、最能解决问题的那些人之一。在中国逐步扩大国际担当的过程中,中国需要保持几个方面的平衡。

首先是提供公共产品和寻求国际权力之间的平衡。中国既要避免在提供公共产品方面过度热心从而招致其他国家的羡慕嫉妒恨,特别是心胸越来越狭窄的世界霸主的猜忌,同时也要避免给人留下一种重利轻义的感觉。中国不但要在经济上欢迎其他国家搭便车,也要适度承担起为特定地区维护公共安全的责任。

其次是国际担当中维护自身利益和照顾他人利益之间的平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成为世界的时代热词。60多个国家均对“一带一路”怀有不同程度的期待。中国需要在万众瞩目的期待中保持冷静,以经济合理和可持续的标准约束自己的投资冲动,既要避免让沿线国家产生不切实际的利益预期,也要避免企业的逐利行为影响到中国在沿线国家的整体形象。中国不但需要加大对“一带一路”的说明和解释力度,更需要制定有差别的“一带一路”倡议目标管理体系,和沿线国家共同确立“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的成本分摊和利益分成预期。

最后,则是在外交、安全和经济等诸多领域中保持成本与收益的平衡,避免过度使用某种资源来为另外某个领域中的目标预期服务,比如过度使用经济资源来保证安全利益,或者过度使用外交资源为经济目标服务。当然,也要避免政治、安全和经济等各个目标之间的相互脱节,比如为了追求政治目标忽视经济风险,或者为了实现构想中的经济利益而回避存在的政治和安全风险。

二十多年前,中国曾经发生过一次影响国家走向的讨论,那就是中国在苏东剧变、社会主义阵营瓦解的时候要不要接过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大旗。此后的历史发展证明,中国当时的策略是完全正确的。必须看到,今天的中国很可能又面临一次历史性的选择窗口,中国支持推进全球化进程,但也要保证这一进程是在共同责任的基础上进行。中国将高举反对保护主义、维护自由贸易、推进全球化的旗帜,但中国不能也不会是唯一举旗者。中国要努力实现权力和责任的统一、成本和收益的均衡、勇气和忍耐的协调。

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中国必须以有节制、有担当的大国形象出现。这是中国对自身形象进行主动塑造与阐释的前所未有的机遇,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二十多年前,中国曾经摸着石头过了一条大河,来到了全球化的对岸。而现在,面对国际关系格局的深入调整,中国已经不可能再指望任何国家为我们提供标杆,世界上最困难的不是跟随别人翻山越岭,而是在一片荒原中找到自己要去的方向,迈出坚实的步伐,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来。(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海外评说中国亮点: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数据,2016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很难想象还能做得更好,中国已经做得够多了。由国内消费引领的中国经济取得了稳定增长,这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个好消息,也为解决全球经济不平衡做出了贡献。

澳大利亚和中国都认同这一理念,即经济开放——而不是保护主义,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必由之路。澳大利亚的政治领袖欢迎中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并将明确支持中国的经济改革,因为这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十分重要。(文/徐海静)

印度尼西亚科学院经济研究中心专家拉蒂夫·亚当:

中国短时间内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因素:第一是十分高效的中国制造业。相比世界其他经济体,中国制造能很好地控制产品成本与价格。第二是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第三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中国政府科学合理地规划自己的工业区,这种方式高效、创新。这些都是让中国经济不断发展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促进因素。(文/梁辉)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新加坡媒体:美国务卿蒂勒森淡化“封锁南海论
  2. 2台媒称大陆食品厂商宣布从乐天下架:不留一根
  3. 3打脸总统?美防长:美军到伊拉克并不是为抢夺
  4. 4法媒:APA酒店加拿大宣扬反犹言论 老板拒道歉
  5. 5美媒解析二战后为何美军总在打败仗
  6. 6乐天交出“萨德”用地 外媒:中国很生气“后
  7. 7俄媒感叹俄教会中国造军舰 如今中国速度令俄
  8. 8英记者体验上海磁悬浮列车
  9. 9台媒:“萨德”发酵 120家北京供应商建议停止
  10. 10中国驱逐32名韩国传教士引外媒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