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入世15周年,中国面临全球化新阶段新挑战

2016-12-09 07:50:0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桑彤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今年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全球化进程出现拐点,中国将面临更复杂的问题。如何应对这些突变,寻求有利于自身的市场经济地位,占领主动权,是中国经贸的当前课题

国际先驱导报12月9日报道 入世15年来,中国在成为全球第一贸易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也给世界经济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价值链已形成并正在为新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奠定基础。

然而,今年“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美国大选、英国脱欧、欧盟其它国家不确定性。这些都意味着全球化进程拐点出现,世界贸易格局也正发生着重大的变革。“一带一路”倡议以及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贸易投资战略的推进料将会继续加速。

“入世是当代最重大的改革开放”

15年来,中国在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制度改革、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就。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课题组近日发布了《新开放战略与全球贸易规则重构过程——中国入世十五周年的反思与展望》报告,指出全球价值链的展开和深化是促成过去30年全球贸易和投资高速增长的主要动力,而中国正是抓住了经济全球化这一发展趋势的机遇,迅速崛起为全球最主要的贸易大国和经济体之一。

在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看来,自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以来,中国始终坚持享受权利和履行义务相结合、实现自身发展和促进世界共同发展相结合,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为世界各国发展经济贸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入世是当代中国最重大的改革开放,是中国社会真正融入全球。”

数据显示,2001至2015年,中国出口从2661亿美元(1美元约合6.88元人民币)上升至22765.7亿美元,增长756%,年均增长16.6%。中国商品出口占世界的比重从4.3%提升至13.8%,中国商品进口占世界的比重从3.8%上升至10.1%。中国对外资的开放涉及到几乎所有的制造业和大部分服务业,其中服务业所占比重超过50%。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雷达介绍,入世15年来,中国打破了外贸经营权的垄断,外贸经营权由审批制改为登记制,取消门槛限制使所有履行了法定程序的市场主体都可以成为外贸经营的主体,这标志着我国外贸经营权的改革已走完最后一步。

此外,中国认真履行加入WTO的关税减让承诺,开放型经济从“多边开放”和“双边开放”转向“单边开放”,三者良性互动,协调发展;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在新形势下进一步推进了改革开放,促进了各个地区以点带面的发展;我国在金融服务业领域陆续修改和修订了相关法律法规,在制度上为金融市场的充分开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三胞集团乐语总裁朱伟在“中国商业入世15周年圆桌会议”上表示:“入世15周年是对中国经济增长,对中国企业成长至关重要的15年。”在他看来,入世激发了中国流通企业的发展新动力、中国人民的消费新活力;入世让中国流通企业打开天窗看世界,也让企业在“学、超、比、拼”的氛围中快速成长;同时,入世让中国流通企业加大加深与世界接轨,通过“走出去、请进来”的方式和国外企业进行业务、资本等各方面合作。

去全球化:世界贸易格局发生重大变革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在中国入世15年之际,全球价值链这一阶段的大规模展开和深化过程已告一段落。与15年以前相比,中国将面对的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全新发展环境,将面临的是更加复杂的问题。

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和高级宏观分析师熊义明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加入WTO之后,参与全球生产链条重新分布,发达国家经济体资本的重新投资分配,自然而然贸易增速快于生产增速。现在经过十几年,生产的重新布局已经停滞。中国因为成本的原因,有些新技术行业可能会撤离到东南亚国家,此外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去杠杆导致的内需下降,这些都使贸易增速有所下降。

朱伟也谈到当前企业遇到的问题:第一,中国经济和商业快速增长十五年,企业也顺势发展。当经济增速放缓,商业环境巨变的时候,很多企业暴露出没有核心竞争力,更没有抵抗风险的能力;第二,有一些企业盲目自信,没有夯实主业发展,没有战略规划,受到外部利益诱惑,盲目扩张导致现在生存艰难,还有一些企业过于保守,错失发展良机;第三,很多企业没有真正因客而变,没能不断地调整商业模式、产品供应链和服务客户能力,发展艰难。

雷达介绍,中国企业面临强烈的外部冲击。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有了大幅度的增长,但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经济仍旧处于落后的发展状态。如经济实力总体薄弱、产业结构不合理、贸易结构单一化等问题还很突出。加入世贸组织,意味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的进一步加深。这需要大幅度降低关税,减少非关税壁垒,这会使更多的外国产品和服务进入我国,致使国内市场竞争加剧。每行每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贸易摩擦也不断加剧。

吴晓球表示,当前国际形势正在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贸易格局也正发生着重大的变革,WTO谈判机制正逐步让位于区域及双边自贸协定,中国如何应对国际贸易体系的重塑和变化,仍需深入研究。

“尤其在去全球化的趋势下,现在最大的障碍是英美经济增长下滑,利益分配不均匀,导致的对中国贸易的影响。”花长春说,如果贸易摩擦没有增大的话,中国外贸并没有那么差。尤其是明年美国和英国可能进行财政刺激,印度基建增速也比较快,东南亚在中国“一带一路”的带动下也在跟进。中国的外贸增速不会比今年差。

不过,今年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不仅美国、英国,还有欧盟其它国家极端党派凭借去全球化口号获得支持。这意味着全球化进程拐点出现。而未来欧洲主要经济体如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大选等都充满不确定性,需要对整体的去全球化倾向给予重视。

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挑战与机遇并存

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已引发众多不确定性因素。其中之一是获选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承诺通过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诉及提高中国进口关税以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

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年度贸易额已经从2000年的700亿美元增加至2015年的近6000亿美元。美国目前是中国的最大出口市场,而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估算,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商品征收的关税提高到45%,会导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锐减52%。双边贸易预计会遭受严重冲击。

“不过,中国政府可能会采取报复性贸易政策应对,并导致部分美国出口产品失去中国市场。从中期来看,美国贸易政策更倾向于保护主义,中国则可能会进一步加快劳动密集型出口转变为高附加值商品出口并将重点转移到新兴市场,尤其是周边市场的进程。”屈宏斌判断。

经贸是中美两国共同利益交集最多的领域,也是两国通过双边合作和管控分歧获得切实利益、实现互利的领域。中美双边贸易额和双向投资存量高速增长,对促进两国的就业和经济增长作出了巨大贡献。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对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可能后果进行了情景分析,结果显示:在全面贸易战情景下,美国对中国、墨西哥进口商品分别征收45%和35%的关税,中国和墨西哥也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同样的关税,美国将会出现进出口萎缩,国内物价上升,消费、投资连续多年低于无贸易战的基准情形,经济增速不断下滑并于2019年进入经济衰退,失业率从目前的4.9%到2020年攀升至8.6%;在中止贸易战的情景下,即美国对中国和墨西哥高关税政策执行一年后中止,美国消费、投资也同样会连续数年低于基准情形,经济增速到2018年将降至1.2%,失业率到2019年将升至6%。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施蒂格利茨也认为启动贸易战,美国经济将会成为最大输家。

在不少专家看来,由于这类贸易战的潜在经济后果严重,双方的决策者需要保持克制,回到谈判桌前。屈宏斌认为,双方可以加强合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中国的境外直接投资(ODI),而美国是中国海外投资青睐的目的地。2015年,中国对美国的投资额为70亿美元,占美国当年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的比重为2.4%。这些投资大部分进入劳动密集型产业,支持了美国就业。与此同时,尽管美国仅为中国贡献1.6%的外国直接投资,但是这对促进中国采用新型制造技术起到了关键作用,在未来深化这一新建的双边投资关系将是双方的重大利益所在。

另一个潜在的合作方面是服务业。尽管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大,但同时美国对中国的服务业贸易顺差却不断拉大。2015年,该项顺差增长至330亿美元,反映中国对美国教育服务的需求和旅游支出的强劲增长。这部分顺差的快速增长意味着美国逐渐受益于其在服务业的竞争优势。拓宽而不是缩小在中国的市场入口有助于提振美国经济,支持美国服务业的就业增长。

“当然,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对中国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遇。”花长春直言,“这将迫使中国加快转型,并且成为全球尤其在亚洲区域的领导者。”

在不少专家看来,“一带一路”以及RCEP等贸易投资战略的推进料将会继续加速。中国发起的多边金融机构,比如亚洲基础设施银行和丝绸之路基金,已经开始为相关项目提供融资服务。与此同时,规模较小但全面的区域性贸易协定RCEP可能会获得进一步推进。由于特朗普对《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缺乏热情,中国可能会有机会进一步推进亚太区域的贸易自由化,填补未完成的TPP谈判带来的真空。(本报记者发自上海)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