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欧洲正被两股不可调和的意识形态拉扯

2016-12-08 22:00:00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孙奕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欧洲正被两股不可调和的意识形态拉扯:一种是奥地利大选反映出的,执着于建立在包容和团结基础上的开放和强有力的欧洲;一种则是意大利展现出的,内向型、反移民、反全球化的思潮

国际先驱导报12月8日报道 危机缠身的欧洲近日又掀风暴:意大利12月4日就修改宪法举行全民公投,5日凌晨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显示,反对票大大超过支持票,总理伦齐主导的政治改革遭遇重创,伦齐本人随即宣布辞职。

而在4日重新举行的奥地利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以明显优势胜出,当选奥地利总统,阻止了欧洲国家出现第一个极右翼政党候选人总统的一幕。

分析认为,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的结果将直接导致意大利政坛进入新的不稳定期,同时致使改革停滞,经济政策难以贯彻,还可能导致反全球化的趋势加剧,贸易保护主义进一步抬头,疑欧情绪增长。

而与此同时,在民粹主义大行其道、孤立主义日渐高涨、一体化进程受挫的欧洲,奥地利在关键节点上作出了理智的选择,向欧洲发出了积极响亮的信号。

意大利公投失败或令民粹势力抬头

在意大利,伦齐倡导的修宪公投出发点是提振意大利经济。修宪内容包括削减参议院席位、精简人员结构,以及把地方政府一些决策权收归中央等,目的是节约成本、紧缩财政,把钱花到该用的地方上。

为什么一份基于发展和改革的修宪案最终在公投中未获通过?说到底,还是相当一部分民众对政府的表态和作为失去了信心,从而“用脚投票”。

媒体分析,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大多数意大利人对本国经济持悲观态度,即使有显示经济回升的数据,也很难让他们重拾信心。2014年伦齐上台后,推出大刀阔斧的系列改革措施,明确表示迎接高债务经济的挑战,也试图保持政府的政治稳定,一度给意大利政坛带来清新风气。但大多数意大利人并没有见到这些改革带来的好处,民众情绪依旧低落。

意大利公投失败带来一连串意料之外的结果:难以控制的欧元贬值,银行挤兑风险,以及欧洲央行未来可能面临的信用危机……公投中持反对政见的政党还扬言退出欧元区,其他反建制势力在法国等国家蔓延,欧洲内部分化势头正在加速。

欧洲专家认为,意大利遭遇的政局动荡影响不可小觑。和此前希腊债务危机风暴不同的是,意大利是欧盟老牌成员国之一,也是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推动创建了欧元体制,曾满怀激情地维护欧洲一体化进程,也曾是欧盟的基石。

舆论分析,如果伦齐因公投失败下台,意大利民粹势力五星运动党将在政治上获利。这一政党由喜剧明星贝佩·格里洛领导,反欧洲一体化、反移民,在2013年议会选举中异军突起,已成为意大利最大的反对党,这将给意大利政坛带来不稳定因素。

12月5日,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说,不论是今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结果,还是刚刚结束的意大利修宪公投结果都表明,西方民主目前处于最危险的时刻。

德国政坛对伦齐铩羽同样感到失望。德国总理默克尔5日在德国西部城市埃森表示,她对于意大利总理伦齐在此次修宪公投中遭遇失败感到难过。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说,伦齐已做出“正确且必要”的努力,但没有得到选民的认可。

奥地利总统选举释放积极信号

无独有偶的是,恰在4日重新举行的奥地利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以明显优势胜出,当选新一届奥地利总统。这意味着范德贝伦的对手——自由党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以明显劣势落败,未能成为二战后欧洲国家选出的首个出自极右翼政党的总统。

奥地利的此次选举正值关键节点。过去半年来,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孤立主义、民粹主义似乎势不可挡。明年5月法国大选,法国国民阵线主席勒庞咄咄逼人;秋季德国大选,德国选择党也跃跃欲试;还有荷兰极右派自由党(PVV)领袖怀尔德等。

而且相比法国等国家,奥地利是最有可能被右翼民粹政党攻克的堡垒。排外疑欧的奥地利自由党在民调中遥遥领先执政联盟,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和范德贝伦得票率一直旗鼓相当。

在这一关键节点上,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在奥地利总统选举中止步。虽然总统在奥地利只具象征意义,并无实权。但用路透社评论的话来说,霍费尔的败选,至少暂时中止了困扰西欧国家的民粹主义浪潮。

有人把奥地利总统选举作为“挺欧派”胜利的一个范例。分析人士认为,在民粹主义、反建制派在欧洲抬头的背景下,不可否认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的当选令“疑欧派”大受鼓舞,但是也不能以偏概全,对欧洲一体化进程过于悲观。正如奥地利选举结果给“挺欧派”带来的信息一样,这说明欧洲“包容”“团结”“开放”的传统价值观并未被完全撕裂,“挺欧派”政客仍然是可以胜选的。

欧洲正被两种意识形态拉扯

欧洲的国际关系学者认为,从意大利和奥地利近期政局看,欧洲正被两股不可调和的意识形态拉扯。一种是奥地利大选反映出的,执着于建立在包容和团结基础上的开放和强有力的欧洲;一种则是意大利展现出的,内向型、反移民、反全球化的思潮。

不管哪种趋势占上风,都将对欧洲未来有深远影响。首先,这将影响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随之将进行的大选。2017年春天,法国将举行大选。秋季,德国将举行联邦选举。这些都将决定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存亡。

此外,两种趋势的拉扯,还将影响欧洲对外关系的走向,即欧洲对俄罗斯关系,欧洲的安全和防御构想和目标,以及特朗普上台后的美欧关系。欧洲将面临更缺乏向心力的局面,也可能在同特朗普政府打交道时缺乏统一策略。特朗普倾向俄罗斯的态度、反全球化的论调,以及美国“向内看”的趋势简直和现在民粹甚嚣尘上的风潮一致。

专家认为,事到如今,“挺欧派”在倡导所谓欧洲传统价值观的同时,需要真正为欧洲未来想办法:如何才能立足当下欧洲多元化实际来思考解决路径,究竟什么才能真正代表欧洲?

欧盟需痛定思痛进行改革

早在今年英国公投“脱欧”之后,欧洲观察人士便一直在反思,欧盟是继续高举欧洲一体化大旗,还是痛定思痛进行改革?

在英国公投“脱欧”后,德国、法国、意大利都重申了推动一体化进程的决心。而匈牙利等加入欧盟较晚的中东欧国家,则呼吁欧盟倾听民众声音,拿出有力措施来应对难民危机等重大挑战。但欧洲学者则批判德国、法国等主要大国的领导人没有尽快就如何推动欧盟发展达成一致,未能尽快恢复欧盟一体化进程的动能。

对于改革的重点,欧盟内部成员国的态度也大相径庭。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和捷克呼吁,应在英国公投后对欧盟委员会的权力予以限制。法国和比利时政界人士认为,一些立场相近的核心成员国应继续推进欧洲按照成员国不同发展速度,进行多级的深层次整合。而德国倾向于敦促成员国实行更严格的预算政策,这一想法或将激怒在多年财政紧缩后失业率高企的南欧国家。

专家呼吁,欧盟应从英国“脱欧”、意大利修宪公投等事件中吸取教训,积极推进改革,同时也应当加强公关和沟通,改善自身在成员国民众心中的形象。

过去,“欧盟”的概念在欧洲很多地方并没有深入民心,人们由于不了解欧盟如何运作而产生了很多带有偏见的看法,这使得欧盟成为几乎所有问题的替罪羊。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玛丽亚·德梅齐认为,欧盟决策层必须向民众释放出更明确的信息,使他们相信“欧洲解决方案”是应对成员国国内问题的更好选择。

智库欧洲之友协会秘书长贾尔斯·梅里特也认为,欧盟与成员国之间的沟通需要改善。“我建议欧盟将公关和推广部门私有化,把这项工作交给一个接受欧盟资助但是高度独立的全新机构,由专业媒体人士组成。”

诚然,此次意大利修宪公投给整个欧洲政局的影响,也许要等到2017年法国、德国、荷兰等国大选才得以显现。但回望欧盟从战后的煤钢共同体一路走来60多年间,欧洲国家正是抛除积怨、走向合作、共谋发展之下,才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取得了今天的成绩。在全球化大发展的今天,欧洲内部发展面临着发展不均衡、欧盟系统运转效率低下的新问题,欧洲民众期待找到治标治本的良方。(本报记者发自布鲁塞尔)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