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各国思考如何与特朗普打交道?

2016-11-21 14:50:5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胡晓光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俄罗斯专家认为,“很难说特朗普上台后俄美关系就会出现改善,但可能出现缓和”

国际先驱导报11月21日报道 虽然距离11月8日的美国大选已有一周有余的时间,但是外界显然还处在美国新一届总统当选人投下的震撼波中。由于唐纳德·特朗普在选战期间多次发表“惊世”言论,因此各国也在思考如何应对特朗普以及他领导下的美国

俄罗斯对改善与美国关系谨慎乐观

当地时间11月14日晚,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通电话,普京再次祝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祝愿他在实施竞选纲领方面取得成功。普京说,愿意在平等、相互尊重和不干涉彼此内政原则上与美国新政府构建伙伴式对话。

克里姆林宫新闻处通报说,俄美关系状况目前极不令人满意,普京与特朗普对此看法一致,表示将共同努力使之正常化,就最广泛问题走上建设性相互协作轨道。普京与特朗普约定继续保持电话联系并在未来举行个人会晤。

俄政界人士和专家普遍认为特朗普当选是俄美关系的积极信号,但也有部分人士认为,可以对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寄予希望,但现在谈俄美关系的“重大变化”还为时尚早。

美准备走多远,俄就准备走多远

当特朗普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获胜的消息传到国家杜马的时候,正在开会的议员们热烈鼓掌庆贺。普京是第一个给特朗普发贺电的外国领导人。他9日在发给特朗普的贺电中表示,希望共同努力使俄美关系摆脱危机状况,解决国际议程中的迫切问题,寻找应对全球安全的有效答案。

普京表示,俄美之间如能以平等、相互尊重和实际考虑彼此立场原则为基础构建建设性对话,符合两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他说,我们听到了特朗普竞选时针对恢复俄美关系的言论。俄准备并愿意与美国恢复全面关系。尽管这是一条不好走的路,但我们愿意走完自己的部分。我们愿竭尽所能使俄美关系重回稳定的发展轨道。这对俄美人民都有好处,并将对国际事务的整体气氛产生正面影响。

在普京与特朗普14日通过电话后,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称,在俄美关系正常化方面,美国准备走多远,俄罗斯就准备走多远。在重启两国关系方面,要看美国准备在多大程度上恢复这一关系,并使其达到互利对话水平。

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在致美国当选副总统彭斯的贺电中也表示,愿意共同开展建设性工作,保证俄美关系稳定渐进发展。

对此,俄总统顾问格拉季耶夫表现出非常乐观的态度。他认为,特朗普务实,会取消对俄制裁。特朗普当选说明,美国人民不想战争,俄美关系无疑会重启。

“回避反俄论调”不等于亲俄

但在普遍的欢呼声中,也有一些冷静的提醒。

俄外长拉夫罗夫说,俄将根据特朗普上任后的行动评价其工作。被称为“影子总理”的前财长、现任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库德林表示,俄方准备与美方相向而行,但不要急于对俄美关系今后发展加以预测。他认为,特朗普将受制于现有体制。

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也表示,特朗普在选择对俄外交政策时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比如在国会遇到反俄情绪,另外美国的盟友可能也会对特朗普施压。

“特朗普来了,这带来希望,他回避反俄论调。但就此认为他是亲俄总统,这种想法是天真的。他将为本国利益行事,华盛顿官僚、党内同僚、民主党国会议员和其他许多人都将制约他做许多他曾谈到的事。此外,他尚且没有丰富政治经验,因此需要边工作边积攒。但希望是有的,与他共事会比与希拉里轻松。”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克里莫夫说。

俄国家战略研究所所长列米佐夫说,竞选承诺与上台后的施政并非一回事。然而,对于特朗普在竞选纲领中所指明的优先方向也不能完全无视。他分析,特朗普先前承诺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更改华盛顿参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条款,并禁止他国在与美贸易中违背规则。他的这些表态可能同时得罪邻国及盟友。

列米佐夫强调:“这意味着等待特朗普的即便不是棘手的冲突,也至少会是相当麻烦的谈判。在此背景下,他完全没有必要与俄交恶。如今不啻为平衡俄美关系的契机,双方应摒除升级对抗、相互攻击和彼此拆台的战术。”

俄美关系有望“缓和”但难以改善

俄美关系当前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水平。俄美关系中心主任波德列斯内认为,美精英阶层主张对俄强硬,排俄、妖魔化普京的声音不会消失。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卢基扬诺夫接受《国际先驱导报》专访时认为,很难说特朗普上台后俄美关系就会出现改善,但可能出现缓和。他说,“缓和”是个旧术语,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使用,但用在目前更为合适。近几年尤其是近几个月,由于各种原因,俄美关系浓雾重重、前景黯淡,双方都彼此厌倦。特朗普就职后,这种状况将会消除,因为他是与奥巴马完全不同类型的人。他可以提出新的议程。但这一切变化可能发生在初期。他表示,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俄美关系史说明,两国关系一直在高低起伏中发展。同时,俄美关系不仅取决于双边因素,更受到国际大环境制约,比如东亚、中东和欧洲事态。

俄智库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项目经理、美国对外政策和俄美关系专家苏斯洛夫告诉本报记者,特朗普不止一次讲过,他不将俄视为对手,而是视为解决国际政治主要问题的伙伴。但是,美国对外政策特权阶层不同意特朗普的哲学,特朗普将面临孤立,并且特朗普不得不需要考虑国会的意见,这些都说明俄美建立伙伴关系将遇到大量阻碍和消极因素。(本报记者发自莫斯科)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