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国际刑事法院被质疑成西方干涉非洲国家内政工具

2016-11-03 17:07:58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朱绍斌 责任编辑:

核心提示:冈比亚通讯部长博章称,国际刑事法院其实是“国际白人法院”,因为该法院只起诉和侮辱有色人种,特别是非洲人

国际先驱导报11月3日报道 10月18日,东非国家布隆迪总统皮埃尔·恩库伦齐扎签署法案,宣布该国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使其成为首个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ICC)的国家。随后,南非和冈比亚也分别在当月21日和25日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

三个非洲国家的退约决定,引发了全球对国际刑事司法体系以及司法公正的关注,也让国际刑事法院陷入舆论风波,引发是否将会有更多国家退出该法院的担忧。

被质疑成“国际白人法院”

布隆迪、南非和冈比亚缘何纷纷宣布退出国际刑事法院?

布隆迪司法部长康亚纳称,国际刑事法院已成为大国打压非洲国家的工具,这也是布隆迪选择退出该机构的原因。

早在10月初,布隆迪第一副总统加斯东·辛迪姆沃便宣布,布隆迪决定退出国际刑事法院。他公开称,“国际刑事法院的计划就是侵犯黑人的权利。由殖民者主导的国际刑事法院极度不公且无法让人忍受,因此布隆迪率先宣布退出该机构,以便其他国家能够跟随”。

南非司法与狱政部长迈克尔·马苏塔表示,创建国际刑事法院的国际条约《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与南非本国法律存在冲突,因为该规约强迫南非逮捕享有外交豁免权的人,这与南非相关法律相违背,因此南非无法继续遵守《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马苏塔说,南非虽然需要履行其在《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下的相关义务,但作为非洲联盟成员国,南非也需要遵从非盟的相关规定。例如,非盟规定,任何组织均不能对非洲国家现任领导人实施逮捕。然而非盟去年6月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第25届非洲国家领导人峰会期间,国际刑事法院要求南非逮捕出席会议的苏丹总统巴希尔,不过南非拒绝了该要求。

冈比亚通讯部长博章则称,国际刑事法院其实是“国际白人法院”,因为该法院只起诉和侮辱有色人种,特别是非洲人。

博章以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作为反例称,英国就伊拉克战争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布莱尔执政期间追随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事后却被发现其作为发动战争依据的情报及相关判断并不准确。报告认定英国政府没有实现最初宣称的目标,却致使超过200名英国人因这场战争死亡,伊拉克人民因战争承受巨大痛苦。然而,当该报告在今年7月公布之时,国际刑事法院在当月宣布,将不会对布莱尔提起战争罪指控,引发争议。

博章说,冈比亚去年还试图推动国际刑事法院对地中海上非洲移民死亡事件进行审理,认为欧盟国家应当承担这一责任,但国际刑事法院对此事一直置若罔闻。

三国退约程序正式开启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第一百二十七条就成员国退约做了相关说明和解释。首先,缔约国以书面信件通知联合国秘书长退出本规约,退约在通知收到之日起一年后生效,除非通知指明另一较晚日期。其次,一国在作为缔约国期间根据本规约所承担的义务,包括可能承担的任何财政义务,不因退约而解除;退约也不影响退约国原有的合作义务,即退约国仍有义务就退约生效之日以前已开始的刑事调查与诉讼,与该法院进行合作;退约也不妨碍该法院继续审理退约生效之日以前已在审理中的任何事项。

根据退约程序,南非和布隆迪均已向联合国提交了愿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的正式信件。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近日也确认,已收到上述两国相关信件,并将交由联合国法律部门研究处理。这也意味着,已提交信件的国家将在一年后正式退出国际刑事法院。

虽然冈比亚也决定退出国际刑事法院,但迪雅里克称目前联合国尚未收到冈比亚的有关信件。但冈比亚通讯部长博章此前表示,该国已按照创建国际刑事法院的相关法律开始了退约程序。

为了给退约程序彻底扫清障碍,布隆迪参议院和国民议会还在10月12日通过了关于布隆迪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法案,总统于18日签署了该法案。

南非司法与狱政部长马苏塔对当地媒体表示,政府按照国际条约适用条款,有权代表国家签署国际条约,同时也有权退出相应条约。不过他称,会尽快向议会提交退出罗马规约的法案。

西方干涉非洲国家内政工具?

国际刑事法院是根据联合国1998年外交全权代表会议通过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规定,于2002年7月1日正式成立的。国际刑事法院位于荷兰海牙,是世界首个永久性的国际刑事法庭。

该法院负责审理国家、检举人和联合国安理会委托其审理的案件,管辖权限于整个国际社会关注的最严重犯罪。该法院有权对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反人类罪和侵略罪进行审判,但只追究个人的刑事责任,而且是在缔约国不愿意或不能够切实进行调查或起诉的情况下受理案件。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官网信息,目前《罗马规约》在全球有124个缔约国,其中有34个非洲国家,19个亚太地区国家,18个东欧地区国家,28个拉美与加勒比地区国家,25个西欧及其它地区国家。

虽然国际刑事法院标榜自己办案公正、独立,但近年来,该机构面临特别是来自非洲国家的司法偏见质疑,很多非洲国家认为该法院只针对非洲政治人物、尤其是国家领导人,不利于结束冲突、实现持久和平,并已沦为西方国家干涉非洲国家内政的工具。

数据显示,2002年以来,国际刑事法院审理的案件先后涉及9个国家,但其中8个国家均在非洲,包括刚果(金)、乌干达、中非共和国、苏丹、肯尼亚、利比亚、科特迪瓦和马里,一些国家的现任领导人甚至还被其通缉。

比如,在2009年和2010年,国际刑事法院先后以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屠杀罪三项罪名,两次对苏丹总统巴希尔下达逮捕令,此事引起了一些非洲民众的极度不满;2011年,该法院对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发出国际逮捕令;2011年11月底,科特迪瓦前总统巴博被押送至荷兰海牙,面临反人类罪指控,成为法院成立以来首次对一国前任领导人进行审讯。目前,此案件仍处于审判阶段。

此外,2007年底至2008年初,肯尼亚大选后发生全国性暴力事件,导致1000多人死亡、约35万人无家可归。2012年以来,国际刑事法院以反人类罪名起诉肯尼亚总统肯雅塔、副总统鲁托等人,但肯尼亚国内和不少非洲国家对此表示强烈质疑。肯雅塔于2014年在荷兰海牙出席国际刑事法院庭审听证会,这也使他成为全球首名在国际刑事法院应诉的在任总统。不过,针对他的指控因证据不足,于2014年被国际刑事法院撤销。今年4月,针对肯尼亚副总统鲁托的反人类罪指控,也因指控未被确认或撤销而被宣布终结。

相比非洲国家领导人被集中调查,冈比亚通讯部长博章称,2002年以来,至少有30个西方国家曾对其它独立主权国家和公民犯下了“令人发指”的战争罪,但从来没有一个来自西方国家的战争罪犯被审判。

肯总统肯雅塔今年早些时候称,今后将绝对不会把任何一位肯尼亚公民因2007至2008年国内发生的选后暴力事件,送交给国际刑事法院接受审判。他说,肯尼亚有自己的法院,本国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不希望有任何一位肯尼亚公民再次经历自己的遭遇。

由此看出,曾一度支持国际刑事法院的非洲国家,在经历了这些遭遇之后,对它的态度已经开始疏远。

ICC面临内部改革

美国《华盛顿邮报》10月26日刊发报道称,国际刑事法院历史上还没有过成员国退约的先例,布隆迪、南非和冈比亚的退约决定或将引发非洲国家的退约潮。报道指出,肯尼亚、纳米比亚及乌干达等国有可能成为下一批退出国际刑事法院的国家。

其实,还有津巴布韦、卢旺达等国均认为国际刑事法院缺乏公正,是西方国家试图干涉非洲国家内政的工具。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还曾呼吁《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非洲缔约国集体退约,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则指责国际刑事法院是“选择性的正义”。

今年年初,非洲国家领导人在26届非盟峰会上甚至提出,鉴于国际刑事法院对非洲的不公正对待,将支持非洲国家退出该机构。

10月27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三国退约并不意味着国际刑事法院走到尽头或面临解散。他指出,国际刑事法院是国际司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南非还是冈比亚,它们起初都非常支持国际刑事法院,缔约国若有什么议题,也应在缔约国大会上提出,而不是采取如此极端的措施。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安理会日前召开的一个会议上称,虽然国际刑事法院面临非洲国家的质疑,但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减少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支持,而是应从国际刑事法院内部加强建设。据悉,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日前还致电南非总统祖马,称他本人对南非宣布退出的决定感到遗憾,并希望该国重新考虑此决定。

他表示,以国际刑事法院为核心,目前全球在构建国际刑事司法体系方面已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他同时指出,当前的国际刑事司法体系也存在问题,比如审判时期太长,有的案子长达数年未决,而且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能完全接受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

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首席执行官西迪鲁保洛斯对本报记者表示,国际刑事法院的崇高目标虽然是终结国家领导人有罪不罚,但它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并只能够在国家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审判的情况下,为受害者提供帮助,但绝不能侵害国家主权。她称,国际刑事法院需要进行改革,因为联合国安理会虽然提交案件交由国际刑事法院审理,但目前5个常任理事国中有3个国家并不是法院的缔约国,而这是“不同寻常”的。

国际刑事法院如何加强司法公正、客观,如何严格遵循补充管辖原则,将直接决定该机构日后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也将成为缔约国日后如何选择的评判标准。(本报记者发自内罗毕)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

  1. 1日本人看中国游客心情复杂
  2. 2走过长征路的外国人
  3. 3“一切都在失控”,美民众出现大选焦虑症
  4. 42017年多国政府换届,国际政治格局有何变化?
  5. 5美国前驻华大使:中美足够聪明,不会把关系推
  6. 6杜特尔特上台百日“搅动”西太外交格局
  7. 7近两万人参加“反辱华、反港独”集会:誓言抗
  8. 8联合国秘书长人选提前“出炉”,俄让步成关键
  9. 9特朗普为“政治不正确”付出代价
  10. 10发达经济体对中企“欲拒还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