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东京奥运筹备陷入诚信危机 日本国际信誉蒙尘

2016-11-02 05:16:01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华义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东京奥运筹办过程中的混乱状况令外界大跌眼镜,日本人素来踏实、诚信的国际声誉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国际先驱导报11月2日报道 里约奥运会的闭幕式上,当身着和服的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接过奥运五环旗微笑挥舞,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化身“超级马里奥”从管子里爬出来时,人们都将目光对准了奥运会的下一个主办城市——日本东京。和里约奥运会的各种“不靠谱”相比,人们宁愿相信以“严谨”著称的日本人将会奉献上一场周到而又酷炫的奥运盛宴,毕竟东京早在50多年前就成为亚洲第一个举办奥运会的城市,科技发达,基础设施相对完备,办一届奥运会应该不至于让人太操心。

然而,连一向“靠谱”的日本人也越来越“不靠谱”了。近日媒体连续曝料称,当年东京申奥时为了标榜节俭奥运的理念,虚报预算,结果致目前的筹备工作因为费用远超预算而讨论削减场馆建设、更换比赛场地,甚至传出国际奥委会也提议把部分赛事“外迁”至韩国举办。消息一出,外界哗然。东京申奥成功源自一场欺骗?缺钱的东京奥运会要改名为“全日本奥运会”或者“日韩奥运会”吗?

无法兑现申办承诺?

2013年9月7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5次全会上,东京以绝对优势票数战胜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在东京申奥过程中,日本的承诺非常“诱人”。首相安倍晋三曾表示:“在东京主办奥运会是我毕生的梦想。”在谈及基础设施建设时他表示,东京的现有设施堪称首屈一指。时任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宣称,依托坚如磐石的稳健财务状况和已承诺的45亿美元奥运会主办基金,东京将拥有无与伦比的奥运项目交付能力。

关于奥运场馆设施的安排,日本在申奥时承诺办一届“在都市中心举行的紧凑奥运会”,即奥运会比赛将在31处场馆进行,除了少数足球项目预选赛之外,28个比赛场馆将分布在奥运村8公里半径内,强调为奥运选手和观众提供最便捷的比赛出行方案。然而,为节约成本,2014年12月国际奥委会已同意日本修改一次方案,将篮球、跆拳道和自行车比赛安排在更远的现有设施内进行,例如室内自行车比赛安排在距离东京约150公里的伊豆市举办。

此外,在申奥时,东京奥申委向国际奥委会提交的经费预算为约7340亿日元(约476亿元人民币),而如今东京都估计相关费用可能会超过3万亿日元(约2000亿元人民币)。因此新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了展现自己执政为民的形象,将预算离谱的责任推给前任和前前任,执意要大幅更改场地计划。

日本媒体近来集中报道了小池百合子对削减奥运会建设费用的计划。她有意缩小东京奥运会场馆规模,并将部分比赛场地外迁,涉及的场地包括“海之森水上竞技场”、排球场馆“有明球场”和游泳场馆“奥运游泳中心”。有的赛事还计划放在数百公里之外的宫城县和福岛县举办。

不过,据路透社报道,小池百合子的新建议受到了2020年奥运会组委会和国际体育官员的批评。

预算风波愈演愈烈

东京奥运会的经费预算之所以大幅膨胀,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日本“3·11”大地震后建筑成本和人工成本急剧增加。然而除了成本增加这一因素外,有日本媒体曝出,实际上东京申奥时故意标榜“节俭奥运”的理念,少报虚报预算,迎合国际奥委会关于削减奥运经费、提高奥运可持续性的要求。日本《每日新闻》称,东京在申办奥运会的时候,曾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用于赛艇比赛的“海之森水上竞技场”的场地建设费用只需要98亿日元(不到1亿美元)。而最新的评估显示,“海之森水上竞技场”的建设费为251亿日元,加上道路以及周边设施的配套整备,整个预算高达491亿日元。约为当初预算的5倍。

于是。在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授意下,东京都都政改革本部的调查小组提议大幅削减“海之森水上竞技场”的建设规模,或者干脆放弃建设计划,将比赛放到宫城县境内的长沼赛艇场举行。

围绕比赛场馆建设的更换和压缩,担任2020年东京奥组委主席的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公开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称要颠覆和国际奥委会以及各赛事团体之间商定好的事情是极为困难的,东京奥运会应当按照承诺的方案进行。国际皮艇联盟、国际泳联、日本泳协等赛事团体也都要求场馆建设按照原计划进行。

目前,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并没有对东京都都政改革本部提出的场馆变更方案给予评价,而是反复强调“选手第一”,强调必须让奥运选手拥有完美的奥运体验。巴赫虽然对东京都试图削减经费的努力表示理解,但他强调称国际奥委会的原则就是——被选定为举办城市后不更改举办原则。他还提议由国际奥委会、东京都政府以及东京奥组委等4方共同设立一个工作小组,讨论有关场馆更改方案。日本媒体分析称这可能是国际奥委会有意牵制东京都政府的“独断”行为。

据报道,一旦“海之森水上竞技场”方案不能如期实施,国际奥委会有意将赛艇比赛等安排到韩国举行。对此,日本诸多官员表示不同意。日本文部科学大臣松野博一说:“我不清楚这件事的具体情况,但总体来说,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场馆应该设在本国境内。”日媒的民意调查也显示,95%的日本民众反对将部分赛事安排到韩国。未来小池百合子如何收场,拿出让国际奥委会、各国运动员和日本民众都能接受的场馆方案,值得关注。

设计方案一波三折

眼下,距离2020年东京奥运会只有不到4年时间,日本媒体也对是否能如期完成所有准备工作表示担忧。

自成功申办2020年奥运会以来,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一直磕磕绊绊,除虚报预算风波外,其它丑闻和风波也接连不断。

如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的设计方案一波三折。2012年,著名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方案成功胜出,但是这位女设计师最初的设计因为造价太高、体量过大而被日方“毁约”。2015年7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废弃原设计方案,重新招标新的建设方案。最终日本建筑设计师隈研吾的方案——“木与绿色的竞技场”成为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方案。但新方案又被曝出没有设计奥运圣火台,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连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都不禁开骂。

再如奥运会会徽的艰难诞生。2015年7月,东京奥组委公布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会徽设计方案:简单几何图案组成T字形状。这一会徽随后被指与比利时设计师奥利维耶·德比为当地一家剧院设计的标志“惊人地相似”。两个月后,东京奥组委宣布弃用该会徽。又经历数月的甄选,奥组委今年4月才宣布以日本传统颜色靛蓝色矩形组合构成的“组市松纹”为新会徽。

会徽抄袭风波刚过,又曝出了东京申奥过程中涉嫌贿选的丑闻。英国《卫报》等媒体今年5月率先报道称,法国警方在调查前国际田联主席拉明·迪亚克贪腐案期间发现,东京奥运会的申办过程存在重大贿选嫌疑。2013年日方在申奥成功前后,向一家新加坡咨询公司账户汇入两笔款项总计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名目是“东京夏季奥运会申办”。该咨询公司据信和迪亚克之子有关。东京申奥成功时,迪亚克兼任国际奥委会委员,颇具影响力。日本奥委会承认汇款,但坚称相关款项是“合法的咨询费”。今年9月,日本奥委会专门设立的外部调查小组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称,东京奥申委并未在申办过程中有违反国际奥委会伦理规定的行为。然而不少日本媒体认为,报告是自己人调查自己人,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由此,东京奥运筹办过程中的混乱状况令外界大跌眼镜,日本人素来踏实、诚信的国际声誉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本报记者发自东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

  1. 1日本人看中国游客心情复杂
  2. 2走过长征路的外国人
  3. 3“一切都在失控”,美民众出现大选焦虑症
  4. 42017年多国政府换届,国际政治格局有何变化?
  5. 5美国前驻华大使:中美足够聪明,不会把关系推
  6. 6杜特尔特上台百日“搅动”西太外交格局
  7. 7近两万人参加“反辱华、反港独”集会:誓言抗
  8. 8联合国秘书长人选提前“出炉”,俄让步成关键
  9. 9特朗普为“政治不正确”付出代价
  10. 10发达经济体对中企“欲拒还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