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本报记者探访摩苏尔战役前线,“与机枪手挤在一起”

2016-10-28 01:03:01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刘万利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政府军每收复一个村庄都需要排除大量爆炸物,搜索隐藏在地道内的武装分子,因此难以快速向前推进

国际先驱导报10月28日报道 10月17日凌晨,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经过数月准备,政府军正式展开收复摩苏尔市的战役。这是伊拉克政府在伊境内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采取的重大战役,如果成功,将极大削弱“伊斯兰国”势力,打击该组织气焰。

目前,摩苏尔战役打响已有一周。本报记者在伊北部摩苏尔前线了解到,总攻战役开始以来进展顺利,伊拉克政府军与库尔德武装在国际联盟的支援下,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展开猛烈攻击,迅速收复大片失地。虽然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袭扰,企图延缓政府军攻势,但收效甚微。

每收复村庄都要搜索武装分子

伊拉克政府军情报显示,在总攻开始前,大量“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已经向叙利亚境内逃窜,在摩苏尔地区只剩约5000名武装分子在负隅顽抗。双方军事实力相差悬殊,“伊斯兰国”在正面战场只能通过埋设爆炸物、偷袭等方式延缓政府军的攻势。

摩苏尔东南部的古韦尔镇是离摩苏尔市区最近的前线之一,只有不到20公里。记者从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出发,行驶一个多小时,通过多个检查站后才到达古韦尔,但在最后一道检查站被拦了下来。政府军没有完全控制这个区域,通往前线的道路仍属交战区,想到达前沿阵地要穿越一片开阔的沙土地,地下不仅埋着地雷,“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也时常开着皮卡车,伺机向政府军阵地发射火箭弹,所以只能搭乘军车前往。

为了尽快完成采访,记者爬上悍马车顶,弯着腰与机枪手挤在一起。几辆军车此时正在远处的沙土地内巡逻,两吨多重的悍马行驶时扬起两米多高的沙土,两辆车错车行驶时能见度几乎为零。因为周边地区埋有地雷,所以车辆不能擅自离开安全车道。

机枪手指着远处几个黑色的油罐说:“他们(武装分子)在里面装了炸药,如果发现部队靠近的话可能会引爆这些罐子,我们暂时没法处理这些爆炸物,只能在远处看着,防止有人靠近。”在采访期间,前线阵地传出多次爆炸声,驻守官兵说“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又在向阵地方向发射火箭弹,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政府军每收复一个村庄都需要排除大量爆炸物,搜索隐藏在地道内的武装分子,因此难以快速向前推进。古韦尔前线指挥官阿穆尔将军说,他负责的目标区域内共有20个村子,已经收复了3个,军队目前距离摩苏尔市只有十几公里。

为缓解正面战场压力,“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还在其它城市采取恐怖袭击。21日,一股约百人的武装分子突袭了距离摩苏尔约180公里的基尔库克市,占领了几处政府机构,炸毁电厂。基尔库克省省长纳吉姆丁·卡利姆24日说,库尔德武装组织打死了74名恐怖分子,已经恢复城市治安。但库尔德武装也被迫从前线抽调兵力来保护这座石油重镇。

虽然遭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抵抗,但伊拉克政府军攻势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在评估初期军事行动后说,军事行动进展超出预期。政府军预计可以在11月中旬进入摩苏尔,在年内收复这座城市。

携手打击但政治互信薄弱

经过近半年的准备,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对摩苏尔市发动攻势。经过近一周的战斗,已经有20多个村庄被收复,各自的战线都向前推进了数公里。伊拉克国内及国际社会对已取得的战果赞不绝口。

但由于各方势力对摩苏尔今后的管理权存在分歧,国际社会担忧在击败“伊斯兰国”后,伊拉克北部地区局势可能更加动荡。

埃尔比勒市东部通往摩苏尔的地区全部为军事管制区。路上大小检查站林立,驻守士兵会盘查所有过往车辆,记者必须持有指挥部的许可才能通过这些检查站抵达前线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负责防区虽有交叉,但双方分界十分清晰,指挥系统也相对独立。虽然双方高层在国际反恐联盟的主导下共同制定军事战略,但在战役初期,前线部队多数时间各自为战。

在采访路上,库尔德士兵只认库尔德武装签发的通行许可,政府军士兵也同样只接收前线指挥部的命令,记者不得不同时与双方保持联系,才能顺利通过他们在各自防区设立的检查站。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也派遣少量人员为已收复的村庄提供安全护卫。

由此可见,政府军、库尔德武装、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虽然决定携手共同打击“伊斯兰国”,但各方之间仍存芥蒂,政治互信基础薄弱,为日后争夺摩苏尔地区的管辖权埋下隐患。

同时,伊拉克各方势力背后的支持力量也在暗中角力,美国、海湾国家、伊朗和土耳其都想介入伊拉克政局,这样的局面可能造成地区更严重的动荡局势。

国际反恐联盟近日也呼吁,为了不让“伊斯兰国”死灰复燃,伊拉克政府与地方势力应达成政治和解,以确保摩苏尔及相关地区的治理得到改善。

“带着家人向政府军方向狂奔”

随着战事不断扩大,战区内流离失所的百姓也日渐增多。经历了两年黑暗岁月的民众看着战火逐渐燃烧过家园,内心百味杂陈。

在摩苏尔南部的贾达赫营地,41岁的阿布·穆罕默德轻轻地把刚领到的面粉和油放在帐篷内。

阿布的帐篷有十几平米大,里面堆放着被褥和炊具,地上铺着薄薄的毡子,这些也是伊拉克政府发放的救济品。他和妻子以及5个孩子已经在帐篷内生活了一周。

帐篷密不透风,关闭后里面非常闷热,坐在里面十几分钟汗水就湿透了衣服。但阿布却没有任何埋怨,对他来说这比过去两年的生活强上百倍。

2014年6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击溃了伊拉克政府军,夺取了伊西北部大片地区,其中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

阿布的家就在摩苏尔南部约30公里的村子。“他们强迫男人留胡子,女人戴面纱,孩子们全都辍学了,因为教师没有工资。”他说。

在“伊斯兰国”的统治下,人们毫无自由,起床、祈祷、吃饭、回家都要遵从武装分子的要求。“他们甚至强迫人们每天必须互相打招呼,即使两个陌生人也要像熟人一样互相问候。”阿布说。

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不许使用手机,不许看电视,宵禁时间长达两年,人们的生活如同白纸一般单调,稍有差错还要遭受包括鞭刑在内的诸多惩罚。

在近乎绝望之际,村民们终于听到了政府军发动攻势的枪炮声。随着枪声逐渐靠近,阿布终于下定决心带着家人逃向中央政府。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总攻摩苏尔战役开始前,已经向叙利亚境内逃跑,阿布村子内的武装分子越来越少。“他们骑着摩托车四处巡逻,看到逃跑的村民就会直接枪决。”阿布说。

趁着武装分子巡逻间隙,阿布带着家人从一个村子逃到另一个村子,一点点靠近前线。

10月19日,他们一家人终于到达了距离前线最近的村子,距离政府军只有一公里。

“我能看见政府军的士兵就在不远处,他们(武装分子)看到政府军靠近后就强迫村民转移到摩苏尔市区,留给我们逃跑的机会不多了。”阿布说。

“在他们(武装分子)短暂离开的时候我下定决心,带着家人疯狂向政府军方向奔去,所以我才有现在的自由。”他说。

面临重大人道主义危机

在过去的一周里,已经有125户家庭被转移安置在贾达赫营地。但30公里外,被困在摩苏尔的两百万百姓还在苦苦等待政府军的到来。

在南部主战场,浓烟遮天蔽日,白昼如同黑夜。伊拉克政府军在两个月前夺取了盖亚拉镇,并将前线指挥部设在镇外。“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在败退时炸毁了镇内所有油井,大火已经燃烧了两个月。镇内到处残垣断壁,镇外通往前线指挥部的道路两侧,满眼望去尽是废墟。

联合国驻伊拉克人道主义协调员格兰德17日说,由于摩苏尔一直受到“伊斯兰国”的控制,因此联合国一直无法向该地区的民众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目前局势所构成的危险水平也大大超出大多数救援机构前往该地实施救助的能力,收复摩苏尔的军事行动有可能造成2016年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

伊拉克政府已经将解救出的村民转移到库尔德自治区的营地,并向少量不愿离开家园的民众提供基本生活用品。摩苏尔在2014年被占领时约有两百万人生活在城内。根据联合国的估计,在最坏的情况下,可能会有超过一百万人逃离家园。

在摩苏尔南部地区,伊拉克政府新建了包括贾达赫营地在内的多处临时安置点,但这些营地仅能安置2万多名平民,而库尔德自治区内的营地早已人满为患。一旦战事升级,大量平民逃离家园,如何提供人道主义救援,对伊拉克政府及国际社会来说都是严峻挑战。(本报记者发自摩苏尔)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

  1. 1世界记忆中的鲁迅
  2. 2走过长征路的外国人
  3. 3“一切都在失控”,美民众出现大选焦虑症
  4. 4人民币清算行全球布局 完成入篮准备
  5. 5《红楼梦》登陆美国歌剧舞台,获当地观众肯定
  6. 6美国前驻华大使:中美足够聪明,不会把关系推
  7. 7杜特尔特上台百日“搅动”西太外交格局
  8. 8鲁迅的外国朋友圈:内山完造、史沫特莱、斯诺
  9. 9联合国秘书长人选提前“出炉”,俄让步成关键
  10. 10宋晓军:执意部署“萨德”,韩国为何执迷不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