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走过长征路的外国人

2016-10-21 10:10:00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范典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勃沙特无意中“闯入”了红军的长征,并和他们一起行走了6000英里的征程。在这560多天的时间里,作为一个外国人,他亲眼目睹了红军长征的一些实际情况。后来,他及时把这段经历写成回忆录——《神灵之手——一个被红军释放的外国传教士的见闻录》

国际先驱导报10月21日报道 长征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80年前,中国红军完成了两万五千里长征。“震惊世界的行军”,在征途接近尾声时加入的美国记者斯诺在当年如是写道。

在那次长达两年多的长征路上,曾有外籍人士与中国工农红军一起用脚步创造历史。这其中就包括瑞士籍传教士勃沙特,他后来将自己的长征经历成书,被认为是第一部向西方世界介绍红军长征的著作。

此后,不断有不同国籍的人将目光和热情投入到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那次远征,如美国著名作家索尔兹伯里、英国人李爱德和马普安等,他们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道路,体验、感悟那段历史,用独特的视角记录长征的历史与精神,并借此将中国的过去和现在真实地展现于世界面前

亲历长征者:无意中“闯入”长征的外国人

1934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部队行进到贵州旧州(黄平)境内,偶然遇到两名外籍人士。由于担心对方是“间谍”,红军将之扣押,这两人便是当地教堂里的牧师夫妇——瑞士籍英国人阿米弗雷德·勃沙特(R.A.Bosshardt)和他的妻子露茜。

就这样,勃沙特无意中“闯入”了红军的长征,并和他们一起行走了6000英里的征程。在这560多天的时间里,作为一个外国人,他亲眼目睹了红军长征的一些实际情况。后来,他及时把这段经历写成回忆录——《神灵之手——一个被红军释放的外国传教士的见闻录》,此书比斯诺《西行漫记》的出版整整早了一年,因此被认为是西方世界最早、最有价值的长征原始文献,而勃沙特也就成了“西方介绍长征第一人”。

“可疑”的外国传教士

勃沙特年轻时仰慕中国文化,自己报名参加英国基督教会的培训,并到当时政治形势险峻的中国来传教。1922年,他来到中国,取中文名薄复礼。当时,作为传教士的他主要活动在贵州镇远、黄平、遵义地区。

1934年10月初,勃沙特和妻子在安顺参加完祈祷后返回镇远,在经过城外的一个小山坡时,偶然遇到从江西西征入黔的红六军团。当时,红军对外国传教士的印象并不好,认为他们是列强在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于是将他们暂时“控制”起来。

第二天,出于相同的原因,加拿大籍传教士阿诺利斯·海曼夫妇一家三口,以及新西兰籍传教士埃米·布劳斯小姐也被“控制”起来。后来在得知他们确系传教士而非所谓的“帝国主义间谍”后,红军很快释放了他们,勃沙特和埃米两人则被留下和红军随行。

至于为何没有全部释放,红军当时有一个考虑:红六军团在行军途中各方面较为困难,特别是药品、经费奇缺,而作为外国人有条件通过教会给红军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在埃米获得自由后,仅剩勃沙特一人一直跟随红军部队转战贵州、湖南、四川、云南等地。而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可以亲身观察和体验红军的长征。

在和红军的朝夕相处中,勃沙特逐渐认识了红军。虽然生活条件恶劣,但他们却得到了红军的尊重和礼遇。就在他和妻子“被迫”加入长征的第一个夜晚,他们被带到一间屋子休息。妻子被安排睡在一张由木板拼起来的床上,他睡的是一把南方式躺椅,红军士兵则直接睡在潮湿的地上。每到一个村子,红军往往会把相对干净的地方腾出来让他们休憩。这期间,他们也遇到各种热心的中国人,有人偷偷帮助他们,有人拿食物给他们吃。

红军长征的艰难是不言而喻的。勃沙特的《神灵之手》中曾写了这样一个场景:“行军路上,我的一只鞋子坏了,红军给我找了一双非常合脚的橡胶雨鞋,它是刚从一位正在嘟哝着的同志脚上‘没收’的。因为气候潮湿,雨多,我们提出要块雨布,结果给了一条床单。后来才知道,这在红军中是非常奢侈的供应了。”

除了行军,勃沙特也看到了红军的一些业余生活。他后来回忆了一些细节:它通常是在黄昏时刻。一般由卫兵们相互邀请聊天,他们能无准备地即兴表演或聊天,大家围坐在一起,这时连长往往自愿出来组织唱歌或进行摔跤比赛。每次表演后,大家都爆发出阵阵笑声。有时也玩诸如“丢手帕”或“赶猪”之类的简单游戏……这些客观而真实的记录,都为后人研究红军和长征提供了重要的素材和依据。

和中国将领结下深厚友谊

在随红军转移途中,勃沙特有幸见到了贺龙、萧克、王震等领导人,他们都比较友善。尤其是他为萧克翻译地图一事,直接促成两人之间深厚友谊的建立。

当时萧克是红六军团的团长,他找到了一张一平方米大小的贵州地图,但苦于上面标注的都是法文,便请来曾经学过法语的勃沙特。于是一个翻译,一个标记,将这张大地图上的重要山脉、村庄乡镇、河流都一一做了标注。这使当时在黔贵山区行军的红军战士们有了方向,也找到了和其他部队会合的道路。

关于这段经历,萧克将军在半个世纪之后回忆道:“对我来说,这是一件不能遗忘的军事活动。当时,我对传教士的印象不好,认为他们来中国是搞文化侵略的,所以把他们当地主一样看待。但这位传教士帮我们译出了这张地图,而且在边译边聊中,还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况,为我们决定部队行动起了一定作用。这张地图成为我们转战贵州作战行军的‘好向导’。”

1936年4月11日,红二、红六军团逼近昆明,准备强渡金沙江北上。萧克将军对勃沙特说:“你是一个瑞士公民。我们知道,瑞士不是帝国主义国家,没有同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也没有在中国设租界,所以我们决定放你走,明天就给你自由。”

次日,萧克将军还专门安排了送别宴,不仅准备了粉蒸肉等好菜,还给了勃沙特10块银元当盘缠。勃沙特回忆起长征中的往事,激动地说:“为那珍贵的互助,我洒下了深情的泪珠。”就这样,他结束了这段前后共计560多天,行程遍及贵州、四川、湖北、湖南、云南等5个省的促进,“吃尽了他一辈子也没有吃过的苦”,也成为红军长征途中一名奇特的参与者。

勃沙特回到昆明后,在疗伤过程中,找人口述完成了一本长达12章、共计288页的英文回忆录,这本书的名字就叫《神灵之手——一个被红军释放的外国传教士的见闻录》,此书于1936年12月首先于英国出版,第二年被译成法文在瑞士出版。

在书中,他的客观记录反映出红军的精神内涵:“红军对穷人很好,即使在艰苦征途之中,仍时时不忘穷人。红军打仗勇敢坚强,指挥官都很年轻”“红军中没有赌博和吸食鸦片的现象”“红军官兵注重文化学习”等。在书的结尾,他还呼吁年轻的基督徒要学习红军那种精神,并以红军那种简练有效的办法,重视穷困的民众,并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

很多年后,萧克将军看到《神灵之手》的中译本后,感慨地说:“薄复礼先生是被我们关押过的,但他不念旧恶,这种胸怀和态度令人敬佩,这种人也值得交往。”

1984年,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为了写《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前来中国采访和搜集资料,在拜访萧克将军时,后者委托他帮助寻找勃沙特。功夫不负有心人,1986年当索尔兹伯里千里迢迢在英国找到勃沙特时,他已是一位89岁高龄的老人。

虽然萧克将军和勃沙特最终并未见面,但是相互托人赠送了礼物,勃沙特带去的是关于自己近况的录像带和两本自己写的书,萧克送去的则是解放军建军60周年的大型画册,并让人转告勃沙特:这就是你当年见到的那支军队的今天。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

  1. 1世界记忆中的鲁迅
  2. 2“一切都在失控”,美民众出现大选焦虑症
  3. 3人民币清算行全球布局 完成入篮准备
  4. 4《红楼梦》登陆美国歌剧舞台,获当地观众肯定
  5. 5杜特尔特上台百日“搅动”西太外交格局
  6. 6美国前驻华大使:中美足够聪明,不会把关系推
  7. 7鲁迅的外国朋友圈:内山完造、史沫特莱、斯诺
  8. 8联合国秘书长人选提前“出炉”,俄让步成关键
  9. 9宋晓军:执意部署“萨德”,韩国为何执迷不悟
  10. 10特朗普为“政治不正确”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