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一切都在失控”,美民众出现大选焦虑症

2016-10-14 05:44:02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谢来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混乱的选战固然是民众焦虑的直接导火索,但这背后还有多个方面:经济、人口、移民因素,华盛顿的两党斗争和政治的失灵,美国国际地位的变化……这些都可归结为,选民们感到美国梦的危机

国际先驱导报10月14日报道 “2016年美国大选到底是怎么了!”一个脸上标着“美国”的小人无奈地坐在象征权力的高背椅上,四周一片混乱:人们互相谩骂、追赶、厮打,狼藉不堪……这是时下美国网上流行漫画中的一幅作品。它的作者莎拉·安德森,是一位人气颇高的美国女漫画家,平时喜欢在网上分享点滴趣事,讲述可爱小女生的日常,很少讨论政治。但是现在,就连她也忍不住要在漫画中吐槽:今年的美国大选怎么会变成这样!

莎拉的感叹或许代表了不少美国普通民众当下的心境,不管你对政治是否有兴趣,都会被卷入一场尴尬的混战,如同一场正在加重的传染病,“美国大选焦虑症”正在美国民众间弥漫开来。

焦虑、恐慌和愤怒

如果你最近不时紧张到咬指甲,心跳加快,常感到紧张和无助,这很可能只是因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代》周刊的一篇文章这样形容“大选焦虑症”的症状。

芝加哥的临床心理师南希·莫里托告诉媒体,美国大选有多令人沮丧焦虑,问问自己的患者就知道了,“我从业26年来,从没见过为了一场即将到来的选举感到焦虑到这种程度。”她有两名年长患者,担心自己孙子会活在陷入动荡的美国。还有一位二战老兵认为,特朗普和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之间有相似处。很多心理咨询师都遇到类似的患者。他们表示,近期有入睡困难、易怒和心悸的问题。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网站称,选民的情绪是大选期间最重要的政治因素之一,而今年大选中选民普遍的情绪是焦虑、恐慌和愤怒。

对于政客们而言,利用情绪是让自己获得支持的有效工具。早在党内初选阶段,民主党竞选人桑德斯一路高举打倒华尔街的愤怒旗帜。希拉里也常把普通美国人的担忧和不安全感挂在嘴边。而在共和党阵营,没有谁比特朗普更懂得煽动选民的愤怒情绪。

政客与媒体带来的焦虑

一项民调显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双双打破一项尴尬纪录,前者成为20多年来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后者以微弱劣势紧随其后。

《时代》周刊指出,一方面,民众需要也应当获得关于候选人的信息,他们的立场、竞选动态。但是人们是否在以最好的方式获得最重要信息呢?现实远非如此。“邮件门”、“录音门”,竞选两大阵营不断曝出的对方丑闻让美国民众对丑态百出的竞选焦虑不堪。

除了政客,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也要对公众的焦虑负很大责任。选举本身的不确定性就是导致公众焦虑的一大重要原因,而媒体又数倍放大了这种不确定性:刚刚放出最新的支持率对比,又马不停蹄地开始预测下一场辩论将对支持率带来怎样的变数,耸人听闻的标题,一遍又一遍重复播放候选人的奇葩言论,这一切都让人感觉无处可逃……

在社交媒体上,情况可能更糟糕。在这里,人们发表的关于政治的言论更容易引发争执。不论是陌生人还是熟人,一言不合就可能为政治观点争得不可开交。

此外,美国的少数族裔在大选期间也受到更大的精神压力,在种族话题的讨论中,一些政治人物的言论,尤其是特朗普针对墨西哥人,黑人和穆斯林涉嫌种族歧视的言论让他们感到深受冒犯。

“特朗普焦虑症”

美国心理学家艾莉森·霍华德称,最近她得知了一种新的心理疾病:特朗普焦虑症。有调查显示,近七成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总统”的想法让他们感到忧虑。

几乎每次在公众场合出现时,特朗普都自带强大的“情绪气场”。他曾在一次共和党内辩论中宣称:“我们的国家被管理得很糟糕,而我会很高兴接受愤怒的重任。”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一项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来自社会下层,绝大多数甚至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下层民众受经济社会变动影响最为直接,情绪自然也最为激烈。但也是特朗普获得支持的动力来源。

也正是因为特朗普的自带愤怒属性,让许多原本对政治不感冒的美国人被卷入大选的纷争。《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69%的美国人表示“特朗普总统”的想法使他们感到焦虑。

这一焦虑在共和党初选期间就不断加重,随着特朗普屡战告捷,民主党和共和党成员都会不约而同地在饭桌上、社交媒体上与朋友或陌生人倾诉自己的焦虑,甚至有些人因此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现在如果在推特上搜“特朗普”和短语如“我感到很恐惧”或“我吓坏了”,可以看到人们各种各样的吐槽。有人在深夜写道:“我真的睡不着,因为只要我想到特朗普确实有可能赢得总统选举,我的恐慌症就会发作。”

对于人们的这些“症状”,心理咨询师给出的药方是,少看新闻,多做瑜伽。《时代》周刊也建议,人们应该减少从社交媒体获得关于大选的信息,而是更多从主流纸质媒体阅读文章,或是主动从候选人的官方网站上获取信息,这样都能缓解碎片化被动接受带来的焦虑感。

“人们觉得一切都在失控”

在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精神病学教授,美国精神医学会科学计划负责人菲利普·穆斯肯看来,如今美国公众的焦虑情况,让他想起1979年美国首座太空站“天空实验室”坠回地球事件的余波,和2001年“9·11”恐怖袭击:“当时,人们觉得一切都在失控。”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一篇分析文章认为,混乱的选战固然是民众焦虑的直接导火索,但这背后还有多个方面:经济、人口、移民因素,华盛顿的两党斗争和政治的失灵,美国国际地位的变化……这些都可归结为,选民们感到美国梦的危机。

此次大选是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第一次总统换人大选,美国经济社会发展也出现一些新的变化。一方面出现了复苏迹象,发达国家中美国一枝独秀,担忧矛盾重重,后劲不足。而且这种复苏并未让所有人都受益。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威廉姆·盖斯顿指出,美国过去15年的经济发展,未能让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实现真正的进步,是导致民众愤懑的最根本原因。尽管国家可能已从衰退中复苏,但国民仍感到手头拮据。

用克林顿总统时期的白宫顾问比尔·盖尔森的话说:“如今普通美国人的家庭收入比克林顿执政晚期的收入还要少几千美元,这意味着人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到经济的增长,这让他们很不爽。”美国的中等家庭年收入已经原地踏步15年。据统计,1999年这一收入为57843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1元),2014年为53657美元。此外,美国人还感到,许多工作质量在降低,工作机会在减少。

同时,挥之不去的恐怖主义阴影也在给人们的心理造成影响。刚刚过去的9月并不平静,“9·11”15周年后一周,人们对“9·11”的纪念和反思还没有完全退去,美国多地发生的爆炸和持刀伤人案,使人们思考,过去15年,为什么恐怖主义或疑似恐怖主义之举更加难以防范。

焦虑背后愈发“分裂”的美国

发生变化的还有美国的人口结构。皮尤研究中心统计显示,40年前,84%的美国人由非西班牙裔白人组成,而到去年,该比例降为62%,预计到2065年将进一步降至46%。

今年的美国幼儿园里,来自少数族裔的孩子的人数第一次占到多数。正如《下一个美国》一书的作者,前《华盛顿邮报》记者保尔·泰勒说:“年长的白人选民认不出他们土生土长的国家,有一种身处异域部落的感觉。”当白人减少、少数族裔增多,选民年龄更大,而且没有一代选民能占据主导。人口结构的变迁正在塑造着下一个美国。

南加州大学移民问题专家罗伯特·苏洛认为,移民们常被当做“泄愤”的目标,把由于恐怖主义、失业引起的紧张和焦虑感归罪其身。“特朗普在竞选策略上很懂得利用这一点,去年12月加州圣贝纳迪诺市发生枪案后,他就开始把攻击目标由墨西哥移民转到了穆斯林移民身上。”

同时,华盛顿政治的失灵也让公众失望。“人们看到政治家们在争斗,事情却做不成。”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民调专家卡尔林·褒曼说:“人们感觉跟政府离得越来越远,两者关系每况愈下。”

据皮尤研究中心统计,当被问到是否相信政府,89%的共和党人和72%的民主党人回答:“有时信”或“从不信”。盖洛普民调称,六成美国人认为政府权力太大。

选举还折射了美国国际地位的相对下降。来自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2年,38%的受访者认为美国领先世界其他国家,到2014年持有这一观点的人数下降了10个百分点。该中心在2013年的一项统计还显示,70%的人认为美国正在失去来自国际上的尊重。此外,中国的崛起、对抗塔利班的失败、打击“伊斯兰国”的缓慢进程等,都使得美国人倍感焦虑。

所有这些因素的相互作用传导到公众层面,都加剧了政治极化现象,给公众的心理带来更大压力,也把美国变成一个愈发“分裂的国家”。皮尤中心统计显示,共和党在一些核心议题上比94%的民主党持有更保守的观点,而1994年上述比例是70%。而中间派民主党人则比92%的共和党人拥有更自由的立场,1994年这一数据是64%。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

  1. 1世界记忆中的鲁迅
  2. 2人民币清算行全球布局 完成入篮准备
  3. 3《红楼梦》登陆美国歌剧舞台,获当地观众肯定
  4. 4杜特尔特搞“独立外交”避免菲对美“一边倒”
  5. 5鲁迅的外国朋友圈:内山完造、史沫特莱、斯诺
  6. 6宋晓军:执意部署“萨德”,韩国为何执迷不悟
  7. 7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中以对创新有惊人契合
  8. 8中国空军“西太平洋演习练兵”趋于常态化
  9. 9先驱评论:紧盯中国,日本“地球仪外交”跑偏
  10. 10欧盟防务一体化“另起炉灶”引北约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