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俄土能源合作挑动欧洲神经

2016-10-14 05:44:02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胡晓光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乌克兰等国忧心丧失过境国地位,欧盟也对“土耳其流”表达不安,多方围绕俄天然气出口管道走向必将展开新一轮博弈

国际先驱导报10月14日报道 10月10日,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见证下,俄土两国能源部长在伊斯坦布尔签署了“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的政府间协议,第一条支线将于三年后建成并投入使用。

普京开始重画欧洲能源地图。对此,乌克兰忧心丧失过境国地位,呼吁欧盟对俄展现强硬以扼杀该项目。“土耳其流”也冲击保加利亚等国,他们希望复建已经被叫停的“南流”天然气管道项目。而“土耳其流”也将加大欧洲对俄天然气的依赖,引起欧盟不安。俄罗斯、土耳其、欧盟和乌克兰围绕俄天然气出口管道走向必将展开新一轮博弈。

“土耳其流”有政治博弈背景

“土耳其流”项目是作为“南流”项目的替代提出来的。

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俄罗斯目前通往欧洲其他一些地区的天然气管道大多过境乌克兰。但乌俄两国经常因各种原因不时爆发“天然气大战”。为摆脱对过境乌克兰出口天然气的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和意大利埃尼公司于2007年共同发起“南流”输气管道项目,旨在将俄天然气输送到西欧等地。

按照规划,“南流”项目耗资数百亿美元,全长980公里,经黑海延伸至保加利亚,在保加利亚境内分为两条支线,西北支线经塞尔维亚、匈牙利、斯洛文尼亚至奥地利,西南支线经希腊和地中海通往意大利。

欧盟坚持“南流”项目必须符合第三能源公约,但俄方持异议,认为“南流”不是欧洲内部天然气基础设施。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俄欧关系、俄美关系恶化。2014年6月,保加利亚政府迫于欧盟和美国的压力,宣布暂停“南流”天然气管道建设。同年12月,普京访问土耳其时表示,由于受到欧盟方面阻碍,俄决定放弃“南流”,转而加强与土耳其的能源合作。土耳其石油管道公司和俄气还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

虽然俄土关系曾因土耳其去年11月击落一架俄军战机而骤然恶化,但两国于两个多月前已重修旧好。今年8月,埃尔多安访俄,普京在与埃尔多安的联合记者会上说,两国已就建设经由黑海的新输气管道以向土耳其供应俄天然气达成协议。“土耳其流”第一条支线专门用于满足土耳其国内需求,第二条计划向欧洲供气,除土耳其外,还取决于第三方。这一问题必须与欧盟委员会讨论。俄准备与土耳其伙伴一起做这项工作。

埃尔多安承诺,土耳其将采取必要步骤,以确保将俄天然气经“土耳其流”供给欧洲。

俄天然气管道或将绕过乌克兰

按照最初设想,“土耳其流”项目有4条支线,每条输送能力都为每年157.5亿立方米,四条支线年供气总量可达630亿立方米。

10月10日签署的俄土政府间协议只涉及两条支线。“俄气”总裁米勒11日在莫斯科说,根据协议,俄方将从俄西南部濒临黑海东岸的阿纳帕起始,铺设一条穿越黑海东北部至西南部海底的天然气管道主干线。该主干线在靠近土耳其西北部城市基伊科伊的海底分出两条支线,第一条支线将直接为土耳其天然气市场供气,第二条支线将从陆路穿越土耳其西北部通向靠近希腊的边境地带,以备将来为东南欧国家供气。

米勒说,“土耳其流”项目将于2018年动工建设,在2019年12月建成并投入使用。上述天然气管道主干线和两条支线的海路部分全部由“俄气”拨款承建,第一条支线的土耳其陆路输气设施由土耳其博塔什油气管道公司建设。土耳其通过这条支线进口天然气可享受一定的价格折扣,折扣额度与天然气进口量挂钩。此外,俄土将成立合资企业,负责建设第二条支线的土耳其境内陆路输气设施。政府间协议中规定了“俄气”按照意愿可以取消修建第二条支线。

俄能源部长诺瓦克说,目前欧盟方面并没有保证会采用“土耳其流”为其输气的线路,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建设的只有一条专为土耳其供气的管道。

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会副主席戈里瓦齐认为,“土耳其流”项目政府间协议的签署标志这一此前充满疑问的项目从政治上和法律上启动,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项目实施后,经过乌克兰和巴尔干国家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过境运输天然气将停止,这一线路输送俄罗斯出口的全部天然气的1/4左右。

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布林科夫认为,俄终于从南方绕过不可靠的过境国乌克兰,“这是个好消息”。

也因此,乌克兰对“土耳其流”非常抵触。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总裁科博廖夫说,这一项目对乌克兰和欧盟构成威胁。乌克兰会失去过境费,希望欧盟的立场同对待“南流”一样强硬。乌方认为,终止“土耳其流”建设的实际杠杆非常简单:俄土都不掌握天然气管道深水建设技术,只能由外国公司来做,因此欧盟和西方国家如果有愿望,可以使用制裁的方法终止这一项目。乌克兰希望欧盟展现出政治意志。

欧洲将加大对俄天然气的依赖

路透社援引欧盟外交人士的话报道,欧盟对“土耳其流”项目感到不安,因为它一旦实施将加大欧洲对俄天然气的依赖。

俄“2K”工程公司董事长安德里耶夫斯基指出,该项目的实施会导致安卡拉手中掌握供应南欧和东欧的主要部分的天然气。结果欧盟在摆脱对俄罗斯或里海沿岸国家依赖后,又形成对土耳其的依赖。

俄油气工业家联盟专家委员会成员卡萨耶夫认为,鉴于欧盟与土耳其关系复杂,安卡拉谈判地位的加强明显不利于欧盟。土耳其可以利用本国境内集聚的来自俄罗斯、阿塞拜疆、伊朗和土耳其的天然气,在入盟谈判中对布鲁塞尔施加压力。

俄能源部认为,土耳其对“土耳其流”项目感兴趣,也与乌克兰政府宣布计划提高经乌过境的俄天然气费用有关。俄乌双方的天然气过境合同2019年底到期。目前的过境费是每千立方米每百公里2.5美元。而另一条绕过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北流”的过境费为每千立方米每百公里2.1美元。如果过境费提高,运输成本及给土耳其消费者的最终价格也会上升。土耳其因此希望俄绕过其他过境国直接对土供气 。

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布林科夫说,欧洲委员会也许不会妨碍第一条管线的实施,但第二条的命运将取决很多因素。首先取决于欧洲人对扩大天然气供应的需求,取决于俄罗斯与欧盟谈判的结果,还取决于土耳其经济的发展前景。因此围绕第二条管线将开展谈判,其建设可能开始得晚一些。

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会副总经理戈里瓦齐认为,欧洲发展与俄能源合作还面临美方的巨大压力。而俄中东和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巴格达萨罗夫认为,在布鲁塞尔和华盛顿的压力下,“土耳其流”管道途经的希腊是否会支持该项目并无保障。而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分析认为,“土耳其流”终止于土希边境,即欧盟边境,理论上说,不受欧盟规则限制,但如何继续输送天然气还是未知数。

保加利亚等国急于重启“南流”

面对“土耳其流”,保加利亚同乌克兰一样也将成为输家。当初恰是保总理鲍里索夫在欧盟和美国压力之下放弃了“南流”项目。

今年8月5日,普京应约与鲍里索夫通电话,重点讨论实施能源领域的联合项目,约定在俄保政府间经济和科技合作政府委员会框架内积极协作。

保加利亚政府新闻处发表的通报强调,专为“南流”项目建设准备的管道,迄今为止还保存在瓦尔纳港和布尔加斯港。通报特别指出,通话之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对保加利亚政府提出的有关“南流”、天然气分配枢纽等问题做了答复。俄报判断,容克的答复模糊不清。据塔斯社报道,容克在致鲍里索夫的信中说,欧盟委员会对俄罗斯建设提供天然气的新网络抱有期望,同时重申保加利亚政府有权自主确定能源发展方向。而关于“南流”不符合欧盟法律的前景,回复中未直接讲明。

在与普京通电话后的第二天即8月6日,鲍里索夫宣布保俄决定成立工作组,讨论能源合作项目,包括“南流”天然气管道和在保加利亚建设核电站。

对此,俄能源部长诺瓦克指出,俄只是从媒体上获知保加利亚想在本国境内建设天然气枢纽,并未收到保方正式建议。俄方的出发点是,“南流”项目未能实施,首先是因为保加利亚方面未颁发在本国水域建设“南流”天然气管道许可。

俄“2K”工程公司董事长安德里耶夫斯基认为,保加利亚对“南流”有自己的考虑。保通过该项目可以从俄直接得到天然气,可以在本国境内建设大型分配枢纽。

除保加利亚外,斯洛文尼亚也想恢复“南流”项目。斯洛文尼亚驻俄大使谢利戈夫7月底在接受俄媒体采访时强调,尽管前景有不确定性,但斯洛文尼亚希望“南流”项目最终解冻并付诸实施。

俄能源部长诺瓦克强调,俄未把“南流”与“土耳其流”对立起来,并准备在有担保条件下实施这两个项目。俄专家认为,俄同时与土耳其和保加利亚开展谈判在战略上是正确之举,无论是保加利亚还是土耳其在谈判中都会更为灵活。(本报记者发自莫斯科)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

  1. 1世界记忆中的鲁迅
  2. 2人民币清算行全球布局 完成入篮准备
  3. 3《红楼梦》登陆美国歌剧舞台,获当地观众肯定
  4. 4杜特尔特搞“独立外交”避免菲对美“一边倒”
  5. 5鲁迅的外国朋友圈:内山完造、史沫特莱、斯诺
  6. 6宋晓军:执意部署“萨德”,韩国为何执迷不悟
  7. 7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中以对创新有惊人契合
  8. 8中国空军“西太平洋演习练兵”趋于常态化
  9. 9先驱评论:紧盯中国,日本“地球仪外交”跑偏
  10. 10欧盟防务一体化“另起炉灶”引北约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