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西方爱指责他国选手服用兴奋剂暗藏偏见

2016-08-19 06:54:01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网络版 周凯 责任编辑:姜涛

核心提示:按照西方媒体的逻辑,只要是成绩优秀的运动员,都涉嫌服用禁药,但他们对本国运动员的行为视而不见……说到底,仍旧是无知与骨子里的傲慢。因为无知,所以傲慢。这才是他们的内在逻辑

国际先驱导报8月19日报道 兴奋剂一直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大敌,几乎每届奥运会上都有运动员以身试险、服用兴奋剂,国际奥委会一直对兴奋剂“零容忍”,采取了一系列严厉的处罚措施。里约奥运会前的俄罗斯兴奋剂事件更是让兴奋剂成为奥运会难以回避的话题。

然而,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7月18日公布“独立个人报告”指控俄罗斯政府操纵兴奋剂检查,并要求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全面禁赛,到奥运会上赛场上霍顿对孙杨的蓄意攻击,再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对参赛俄罗斯等国选手的偏见,显然这场争论超出了体育范畴本身,透露着浓厚的政治意味和冷战思维。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倡导,世界各地选手不分种族、职业、政治制度,朝着“更快、更高、更强”的目标展开公平竞争,这一理想依然任重道远。

关于兴奋剂的不当言论

在里约奥运会首个比赛日男子400米混合泳比赛结束后,获得冠军的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攻击孙杨是“嗑药的骗子”,立刻引发舆论的强烈反响。孙杨曾被短暂禁赛一事早有定论:2014年孙杨因心脏不适使用违禁药物没有申报,造成药检阳性,官方认定为误服。事实很清楚,程序没问题,WADA也在深入调查后表示无异议。霍顿后来也承认这是“蓄谋已久”的,是故意扰乱孙杨。这一违背奥林匹克精神的言行堪称卑鄙,而澳大利亚泳协和霍顿本人却拒绝就此事道歉。

为何在里约奥运会首日就出现关于兴奋剂的不当言论?其根源还在于俄罗斯兴奋剂争议事件所引发的偏见和歧视。

7月18日距离里约奥运会开赛不到20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了由该机构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完成的“独立个人报告”,该报告指控俄罗斯体坛的兴奋剂问题是“政府行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以此为由联手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反兴奋剂组织向国际奥委会施压,要求全面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

国际奥委会经过慎重考虑,经执委会讨论决定不对俄罗斯实施全面禁赛的处罚,由各国际单项联合会决定是否准许各自项目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奥运会。

在西方媒体的煽动下,俄罗斯运动员被贴上了“标签”,似乎只要是俄罗斯运动员都服用了兴奋剂,面临着来自观众和其他运动员的恶意。

由于涉嫌服用禁药,俄罗斯著名女子游泳选手尤利娅·叶菲莫娃险些无缘里约奥运会,但获得参赛资格后她获得了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蛙泳的银牌。比赛开始前,观众席上对俄运动员吹口哨起哄。赛后颁奖期间,获得金牌和铜牌的美国选手也没有向叶菲莫娃表示祝贺。一些西方国家的运动员早前表示,有过因兴奋剂禁赛的运动员都不应该参赛。

偏见源于傲慢

俄罗斯的违规与孙杨有什么关系呢?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在8月9日的文章分析道:“令中国运动员成为易受攻击的目标的,不是种族主义,而是政治不信任。”文章写道,冷战期间,苏联的国家体育机器“炮制”出大量成绩优秀的运动员,这其中显然采取了一切必要的手段。而最近俄罗斯代表队被发现存在兴奋剂问题正好强化了这些怀疑。那么,在西方国家看来,都是国家支持的体育机构,中国被与俄罗斯划为一类。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外界更怀疑中国对女性游泳选手实施了一项兴奋剂项目;澳大利亚和美国教练总是将中国在这一项目上的飞速进步与前民主德国曾经取得的令人生疑的成就相提并论——前民主德国长期以来都是国家许可使用类固醇激素的“头号”范例。

而拥有广为人知的兴奋剂问题的国家——包括牙买加和美国——的运动员普遍面临着较之俄罗斯和中国的运动员更少的猜疑(至少在西方是如此)。《外交学者》感叹:“悲哀的是,中国运动员最终实质上是在为国际关系理论的一项原则的现实体现‘买单’。”

当然,孙杨并不是中国第一位获得金牌后遭受无端质疑的奥运会选手。4年前的伦敦奥运会,美国教练莱昂纳多将叶诗文的优异成绩与兴奋剂挂钩,令部分外媒“围攻”小叶,让奥运会是否存在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的歧视和偏见成为当时的话题。

当时,英国学者、《卫报》专栏作家马丁·雅各布评述西方媒体的报道时说道:“按照西方媒体的逻辑,只要是成绩优秀的运动员,都涉嫌服用禁药,但他们对本国运动员的行为视而不见。……说到底,仍旧是无知与骨子里的傲慢。因为无知,所以傲慢。这才是他们的内在逻辑。”

西方媒体的这种执拗式偏见还来源于对中国体育崛起的一种不知所措。北京奥运会上中国的奖牌大丰收主要是通过乒乓球、羽毛球、举重和跳水等所谓“边缘项目”实现的,对此西方尚可接受,而随着孙杨、叶诗文等在西方传统优势项目上大放光芒,少数西方人会忍不住要说些“口水话”抹黑一下。法国游泳选手卡米尔·拉库尔在男子100米仰泳决赛中获得第五名,无缘奖牌,他在赛后也激烈抨击了孙杨,还提到了在男子100米仰泳决赛获得银牌的中国选手徐嘉余。如此做法的原因,拉库尔自己也说得明白:“我非常不喜欢被中国人击败。”

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将这种“标签”扩大到中国选手身上。

实际上,兴奋剂问题是全球问题,每个国家都曾经出现,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兴奋剂问题一直都十分严重。如伦敦奥运会上,澳大利亚游泳队接力队6名队员就服用了违禁药物。2013年澳大利亚自行车赛传奇人物斯图尔特·奥格雷迪承认自己在1998年环法自行车赛前使用了兴奋剂。美国人拿过7届环法冠军的阿姆斯特朗、短跑选手加特林和刘易斯都服用过兴奋剂。2003年,一位美国反兴奋剂官员揭露,包括前短跑巨星卡尔·刘易斯在内的100多名美国运动员曾药检阳性却未受到处罚。

不去反思自身的兴奋剂问题,而将兴奋剂作为攻击其他国家选手的武器,将奥运会这样的体育和人文盛会变成政治博弈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关于兴奋剂的双重标准可见一斑。

排除政治干扰考验奥委会

1999年1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成立,独立于国际奥委会之外,自主负责全球反兴奋剂工作。一直以来,双方的合作还算和谐。但7月18日WADA拿出的“独立个人报告”成为他们“开仗”的导火索。全面禁赛俄罗斯选手,对于那些清白的选手不公平,更为重要的是里约奥运会将会残缺不全。因此,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满腹怨气。无论在新闻发布会还是国际奥委会(IOC)全会时,他都不忘批评WADA,指责他们早就应该抓住线索调查,却偏要拖到奥运会临近才做这件事,结果弄得鸡飞狗跳。还有IOC委员批评WADA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出风头”,置IOC于不顾。

国际奥委会的最终决定,从而避免了“冷战”后奥林匹克运动的又一次分裂。然而,国际残奥委会(IPC)8月7日宣布,由于俄罗斯残奥委会无法保证严格执行《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和国际残奥委会相关反兴奋剂规定,俄罗斯代表团将被禁止参加里约残奥会。

国际射箭联合会7日在里约热内卢发表声明,强烈反对国际残奥委会做出的全面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残奥会的决定,认为这个决定违反公平竞赛原则,并且是基于一份未完成的报告,按照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表态,调查应继续进行。

国际体坛的诸多人士认为,WADA和国际残奥委会的做法违反奥林匹克精神。国际拳击联合会主席吴经国6日在接受记者专访谈到允许11名俄罗斯拳击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时说,不加分辨地全面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不公平。“我们在严格禁止兴奋剂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护清白运动员的利益。”

国际奥委会委员杨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如何处理俄罗斯兴奋剂事件,令国际奥委会非常为难。“不是因为事件本身而为难,而是因为这个时间节点正好赶在奥运会之前。很多事情不得不尽快作出决定,但决定又要基于搞清楚事实”。而事实上,对这份“独立个人报告”的独立性与可靠度,外界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

杨扬说,从这次全会上的发言情况来看,不少委员认为,俄罗斯兴奋剂风波暴露出国际奥委会以往在反兴奋剂事务上过于依赖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但后者的实际工作与国际奥委会期望值存在差距。因此,国际奥委会未来将会在反兴奋剂领域投入更多精力,以避免奥林匹克这样一个百年品牌被摧毁。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里约奥运会期间意味深长地说:“国际奥委会呼吁建立一个更强有力的反兴奋剂体系,职责更加明确,透明度更高,独立性更强,各方行动协同一致。”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倡导,世界各地选手不分种族、职业、政治制度,朝着“更快、更高、更强”的目标展开公平竞争。面对政治因素的干扰,以反兴奋剂之名行政治目的之实,国际奥委会为维护奥林匹克精神,该采用一些措施了。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