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专访罗宾·戴维森:生活的旅程,不需要横跨沙漠来学习

2015-12-10 11:04:46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陈雪莲 责任编辑:李思仪

核心提示:生活就是一趟旅程,你需要在这趟旅程中不断学习,你不需要横跨沙漠来学习。也许有些人来到中国,看到了很多东西,但什么都没学到;但有些人来到中国,看到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进而能够反思自己的文化。

国际先驱导报12月10日报道 在酒店大堂碰到罗宾·戴维森时,她白衣黑裤,一条克什米尔的长绒围巾斜搭在肩上,搭配着南亚风情的首饰,看上去精神矍铄。

这位1977年横穿澳大利亚西部沙漠的澳洲女孩书写的《痕迹》(《Tracks》),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极具影响力的旅行文学作品。2013年,《痕迹》被改编为同名电影。如今,这本书的简体中文版《我行——沙漠,一只狗,四匹骆驼和我》(暂定名)也将于2016年初出版。

这场穿越沙漠的旅行,为何能够散发如此长久的迷人吸引力?近期来华的罗宾·戴维森,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分享了她的人生经历,并鼓舞女性同胞们勇于发现自我、挑战自我。

一次改变人生命运的旅行

1977年,27岁的罗宾·戴维森独自一人带着四匹骆驼和一条狗跋涉1700英里(约2736公里),从位于澳大利亚中部的艾丽丝泉出发,耗时195天,最终到达印度洋,成功横穿了澳大利亚西部沙漠。罗宾史诗般的旅行被《国家地理》的摄影师里克·斯莫兰成功记录了下来,并且成为了轰动当时的新闻。

罗宾,这位独立勇敢的行者,在北京回顾自己的旅程时说,她并非一时冲动、说走就走,而是经过两年的充分准备,学习野外生存技巧,到酒店打工赚钱买骆驼。学习驯养骆驼的过程中,每天光着脚,脚上磨出了茧。她打工的地方是一个蛮荒小城,白人和土著关系非常紧张,女性又没有什么发言权,她必须非常小心地和土著以及男性酒客相处。最终,她同意《国家地理》杂志给她拍照,以获得杂志赞助的经费完成旅程。

旅行结束后,罗宾在伦敦的小公寓里将这段经历化为铅字。《痕迹》出版后反响热烈,获得了1980年首届“托马斯库克旅行文学奖”——该奖被认为是当时旅行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而罗宾感叹道:“我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会当作家,过着这么复杂而跌宕起伏的生活。”

不难看出,《痕迹》之所以影响和启迪人们,是因为它不追求外在旅途的曲折和惊险,而是在孤单的旅途中有大量的内心反思,逐渐认识自我、发现自我、接受自我。书中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我进入一个新的时间、空间和领域。一千年的时间挤进一天之中,漫长的时间挤进每一步里。沙漠里的橡树在叹气,对我弯下腰来,好像想捕捉我。沙丘一座接一座,隆起又低伏。浮云卷过来,又卷过去,还有走不完的路,走不完的路,走不完的路,走不完的路。”

此后,罗宾还做了一些类似的沙漠旅行,从事游牧民族的人类学研究,并出版了几本相关书籍。上世纪九十年代,她跟印度西北部拉贾斯坦邦卡奇(kachi)的牧民一起生活。“我大多数时间都在生病,我们跟5000头羊一起睡觉两到三个小时,白天要不停地行走,有很大很多的灰尘,我们还要贿赂警察。”

2013年,因为参与编剧同名电影《痕迹》,罗宾再次被世界媒体关注。该片由澳大利亚导演约翰·卡兰导演,饰演《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爱丽丝的澳洲女星米娅·华希科沃斯卡主演,电影荣获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及第57届伦敦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罗宾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我跟米娅非常亲密,她就像我的女儿或侄女。她也许无法代表我穿越沙漠的精神和整体感觉,但我很喜欢作为演员的她,他们邀请我到拍摄现场,当时我看到米娅穿着我当时穿越沙漠时的衣服,牵着骆驼,我突然流下眼泪。”

在改编电影中,罗宾和给她拍照的《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里克·斯莫兰发生了恋情。但实际生活中并没这么浪漫,两人并没有走到一起,但直到现在都是好朋友。

罗宾也分享了里克带给她的乐与苦。带着皮筏进沙漠的里克完全缺乏沙漠生活常识,他偷拍土著部落的神秘仪式,而害得罗宾被土著孤立。此外,“我被《国家地理》杂志拍摄后,给我带来名气,后来我成了作家,再去哪里,都会有人关注,首先得承认,正是这种关注,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如果没有这本书的出版,我也不会来到中国跟读者见面。但是,名气也给我造成压力,但有时候真的很难。”

其实,穿越澳西沙漠的旅行中对罗宾影响最大的人是土著人埃迪,埃迪不仅让她真正获得了“沙漠思维方式”,而且视罗宾为自己的“妻子”(实际上,为了遵循土著部落的习俗,外来者罗宾在埃迪家的族谱上,就是埃迪的妻子,他儿子的母亲),保持了长久的情感联系。

“我也不知道埃迪为何会加入我的旅程长达一个月,或许,虽然我们生活环境迥异,但我们在各自的群体里都是奇怪的人,我们成为彼此的心灵伴侣,一起走这趟旅程。”罗宾笑着解释道。

“如果现在穿越,我会非常谨慎”

《国际先驱导报》:电影《痕迹》似乎指出,你之所以独自一人穿越澳洲沙漠,跟你不愉快的童年经历有关?

罗宾·戴维森:这也是我对这部电影唯一不赞同的地方,它好像在暗示:任何女性如果想做出不符合常规的事情时,一定是她心理出了什么问题,例如童年阴影。电影希望向观众提供一个我走这趟旅程的理由吧。

确实,当我很年幼的时候,我母亲去世了,可是有一些女孩很小的时候母亲去世了,但她们没有去穿越沙漠。我对自己的真实动机很难解释,它非常复杂,有很多原因,我希望更多的人敢于越出这一地步,而非问为何要这么做。这趟旅程非常美妙,它真正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真正了解自己的内心,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激励更多的女性敢于越出自己的安全区域,变得更加勇敢。

Q:电影《走进荒野》的男主角在野外寻求自我的过程中死在阿拉斯加,人在做出独自一人穿越荒野的决定时,是有巨大风险的。你如何看待这样的悲剧呢?

A:我读了这个小男孩的故事,他没有做好准备,有些天真,愚蠢,听到这样的结局,我很难过。我决定开始穿越沙漠时,我是做了两年时间的准备,我对自己会生存下来还很有信心。

当我准备开始旅程时,我已经掌握了一些生存技能,例如知道如何找水,我信任我的动物,也跟它们相处得很好,我安全穿越的可能性很大。当然,年轻人很勇敢,都对生存风险看得很开,如果是现在穿越,我会变得非常谨慎,哈哈。在旅程中的大部分时间,我对自己的生存技能当然是确信的,我当然也有怀疑,但当我遇到埃迪后,我百分百确信自己能成功走出去,我觉得自己是“天时地利人和”。

当你做一件有困难的事情时,如果完全没有迟疑的话,当然是非常愚蠢的。有迟疑是正常的,你只能让自己相信自己,相信命运。

Q:你在整个旅程中,最艰难、最想放弃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A:在整个旅程中想到放弃的时候,是在原住民的部落里,我不知道自己旅行的意义是什么,我横跨沙漠,那又怎样呢?但我内心知道我不会真的放弃的,因为我很顽固。在我遇到原住民埃迪之后,我的整个心态和思考方式都发生了改变,在那之后,我才开始真正地融入沙漠的生活方式,完全改变了我之前的思维方式,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完全走出这种沙漠思维方式。

把旅行当成一种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

Q:你选择了没有家庭和子女的生活,是不是穿越沙漠的旅程锻炼了你忍受孤独的能力?

A:你问得很好,确实是这样。在沙漠中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思考方式。很矛盾的是,虽然我远离人群,一个人置身沙漠中,但却是最让我有归属感的时候。而让我感到更孤独的,是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我成长于上世纪70年代,那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代,整个西方世界都经历了很大的变革,家庭的形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年轻人也更敢于挑战既定规则。当时,朋友之间默默形成了像家庭一样的关系,我的朋友就像是我的家人,我当然有时候会感到孤独,但是这是正常的,人人都会有时感到孤独,但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感觉挺好。

Q:旅行的作用真的有那么神奇吗?旅行真的能发现自己、改变自己吗?

A:旅行的时候,有些人有好的经历,也有不好的遭遇。我自己的这趟旅程毫无疑问地改变了我的人生,发现了我的内心,一部分取决于偶然的因素,同时也取决于我个人的需求。很多人都将旅行视作一种生活的寓言、比喻,但我当时并没有把那趟穿越沙漠的旅程当做是旅行,而是一种我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

很多人去旅行,自己根本没有改变什么,我自己对于一般的旅行也不是很喜欢,因为它打破了生活的节奏。最关键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是否明确知道你的需求是什么?也许有些人来到中国,看到了很多东西,但什么都没学到;但有些人来到中国,看到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进而能够反思自己的文化。

生活就是一趟旅程,你需要在这趟旅程中不断学习,你不需要横跨沙漠来学习。

罗宾·戴维森(Robyn Davidson),1950年生于澳大利亚昆士兰的一座牧场,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去悉尼闯荡,曾带着四只骆驼和一只狗独自横穿澳大利亚沙漠,之后在世界各地旅行和写作,并在伦敦、纽约和印度生活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她前往印度西北部拉贾斯坦邦的沙漠跟当地游牧人一起生活。此后,还来到中国西藏,研究游牧藏人。她出版了多本关于沙漠和游牧民族的书籍。如今,65岁的她终于在墨尔本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固定居所——她曾经有过400个地址,她一年中也会在喜马拉雅山印度一侧待上几个月。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