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中国民营安保公司“出海”记

2015-11-27 13:23:00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宿亮 邓媛 责任编辑:吴月

核心提示:如何维护“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及人员在海外的安全,日益严峻地摆在中国企业乃至中国政府面前。近些年来,代表中国非主权层面的民营安保力量已开始为中国海外利益保护提供支持,其中不乏一些已拥有一定经验的民营保安公司。不过与西方私营安保业相比,中国民营安保力量的整体实力还存在差距。而这,既需要时间来修炼“内功”,也需要境外中国企业整体维护安全意识的提升。

国际先驱导报11月27日报道 11月20日,马里丽笙酒店遇袭事件,再次给正在急速拓展海外利益的中国企业敲响了安全警钟。

这当然不是中国公民或机构在海外遭遇恐怖袭击的第一起案例。然而,3名高级别的大型国企管理者同时遇难,在历次袭击案件中也属罕见。

在一些中国的安保从业人员眼中,如果安全防护工作到位,中国铁建国际集团11月在马里恐怖袭击事件中痛失3名高管的悲剧,或许能够被改写。

“马里早就是国际上公认的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之一,自2012年以来局势持续动荡。面对业已存在的安全风险,3位如此高级别的中铁建管理人员遇难,严格来说,也是中铁建自身的疏漏。”11月23日,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北京仗剑者安全防范技术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来新成这样评价道。

“仗剑者”的官网显示,这家中国民营安保企业的专业之一,就是为中国驻外企业、工作机构、人员提供安全评估、安全审计、安全培训等服务。

近两年来,随着海外中国公民与中资企业遇袭事件时有发生,在高层要求建立健全境外中国公民和机构涉恐安全保护机制的背景下,对中国自身安保力量“走出去”的呼声愈发高涨。但殊不知,中国民营保安公司拓展海外业务的尝试迄今已逾10年。

走出国门已逾10年

民营保安公司并不是中国普遍意义上的传统行业,但其发展历史其实并不短。

1984年,深圳市公安局成立第一家保安公司,随后各地公安机关成立了2800多家保安服务公司和培训机构,企事业单位内部也成立了内部保安组织,从业人员达到200万人。这些机构与海外保安公司性质不同,隶属于公安系统,便于政府统筹管理,但没有独立的行业规范或管理模式,自然无法形成完善的产业化发展模式。

由于这一领域涉及社会治安等敏感领域,并没有随其他行业放开改革。但随着社会需求不断转变,中国公安部决定2006年起把原有“经办加监管”的模式改变成“只监管”,即“管办分离”。为保证顺利过渡,国务院2009年正式公布《保安服务管理条例》,对成立保安公司的资金门槛、从业人员从业资格和权益保障以及签订安保合同的规范都详细安排。

有了法律框架作保障,大量原隶属于公安机关的保安公司开始改制,重新布局经营范围和服务项目,民营安保行业也有了进一步发展的机会。英国《财经时报》曾专访的“华卫国际安全管理公司”和“天骄特保安全顾问公司”等安保企业,都是在这一时期成立的。

产业化的发展,使原本局限于国内保镖、武装押运等业务的保安公司成长迅速。不过,中国民营保安公司最早“走出去”的尝试,更早于2009年改制时。

“2004年是一个转折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介绍道,2004年6月,在距阿富汗北部省份昆都士以南36公里的中国公司施工工地上,11名中国工人在睡梦中遭武装分子机枪扫射后身亡,引起了中央高度关注。

同年,中国首次提出了海外利益的概念,外交部涉外安全事务司正式运行。与此同时,一些民营安保机构陆续建立,开始尝试向海外中国企业提供安保服务。这其中,就包括如今已是国内知名保安公司的华信中安(北京)保安服务有限公司。

11年发展如白驹过隙。现阶段,包括“华信中安”、“仗剑者”等在内的中国保安公司已经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加纳等全球最危险的地方寻找商机,并形成了与中国大型国企合作的初步模式。

“整体还处于初级阶段”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者亚历桑德罗·阿尔杜伊诺2015年在一份安全政策报告中,曾经把目前中国保安公司的发展分成四大类。

第一类企业经营范围集中在中国国内,主要服务范畴是保护人身安全的企业,也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保镖业。第二类企业是在第一类企业基础上,对客户提供知识产权保护、武装押运等企业安全服务。第三类企业开始与外国同类企业展开合作,向海外的中国企业提供驻地安全保障,向保险机构提供国外风险评估和海外业务支持。

最后一类企业则是拥有较为成熟的海外安全服务背景的企业。它们往往成立时间相对较长,获得各方面专业人士支持,并与中国外交机构和大型国企保持一定的合作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学者的这种分类并不是静态的区分,而是体现了安保业发展演进的过程。第一类保镖企业在安保领域门槛较低,中国家电销售商国美还曾经试图涉足这一领域。而当安保业发展到第三个阶段,保安公司在业务扩大的过程中自然要与外国安保机构接轨,了解国际准则,提升自身在风险评估等“高级领域”的专业化能力。

第四类企业则无疑是中国安保行业目前发展的最高阶段。

不过据来新成介绍,“现在有能力切实在海外开展安保业务的中国保安公司还不多”,据他了解,总体规模目前还是个位数。这与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整体步伐和保护海外利益的需求量远远不匹配。

“整体来看,中国民营安保业‘出海’还处于初级阶段。”李伟表示。尽管如此,中国安保产业的发展已经引起了世界行业巨头的关注。美国“黑水”创始人、“佣兵之王”埃里克·普林斯就已把办公室搬到了北京,凭借在香港注册的先丰服务集团进入中国安保领域,面向中国企业提供海外服务。

走向全球呼唤专业化发展

当企业海外安全很大程度上不再或无法依靠东道国政府,人员和财产的保障就开始褪去“公共安全产品”光环,成为一种可供资本和人才发展壮大的产业。在经济相互依赖和人员全球化流动的今天,这种产业化的安保模式本身无可厚非。

中国远洋运输集团的货船在亚丁湾水域曾经多次遭遇海盗,有时要激战一小时才能等到护航编队赶到。尽管有击退海盗的经验,但中远明确提出要放弃“自救”,向专业机构求助。安全虽然是“刚需”,却也不应该交给非专业人员处理,以避免心理创伤等衍生伤害。

作为一种产业,就要遵守产业发展的规律,以专业化的模式运作。现阶段,“走出去”的中国民营保安公司拥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成员中都有优秀退役军警,包括公司创建者本人甚至也是退役军人。还有一些正在拓展海外业务的安保公司,也定期聘请专业的国际安保顾问对企业员工进行培训。

然而不少专业人士认为,安保行业国际发展的专业性很强,新人接受几个月的培训远远不能胜任。即便不少企业模仿西方安保公司,大量招募退伍军人,仍要注重提升专业化水平。例如,参与国际安保的人员语言能否适应当地工作的需要?是否具有医疗救护、紧急疏散等专业化较强的工作要求?能否熟练使用西方安保企业广泛运用的无人机等新技术?是否了解不同地区对于安保企业使用枪械等武装的法律规定?

2011年“华信中安”开展海上武装护航业务,开创了中国武装保安为中国远洋船舶护航的新篇章,创造了中国航运史和中国保安史上的两个第一,成为国内唯一一家独立承揽武装护航业务的企业,迫使西方海上安保企业降低护航费用,为中国远洋公司节省了大量成本支出。

但在一定程度上,由于供需落差较大,不少中国国企在海外雇佣的还是较成熟的西方安保企业,如瑞士保全公司、阿联酋阿尔丹能源安保公司等。中国国际安保行业的从业人员建议,中国安保企业应形成合力,在学习西方成熟的安保规范基础上“抱团出海”,为中国企业提供规模化的安保服务。(本报记者发自惠灵顿、北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