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被诬“华裔间谍”,郗小星回忆被FBI逮捕经过

2015-09-18 15:36:38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林小春 责任编辑:吴月

核心提示:“他们是早晨6点半左右使劲敲门,他们敲得很紧,所以我下楼来(开门)。他们进来以后,问了我的名字,就说要逮捕我,给我戴上手铐。他们端着枪就冲进来,问家里有没有别人,让我的太太、孩子举起手走到一边。”

国际先驱导报9月18日报道 今年5月21日,美国政府突然逮捕美国天普大学华裔教授、世界知名超导专家郗小星,指控他向中国提供敏感的美国公司超导技术,以换取“名利双收的职位”。如果罪名成立,他最高有可能面临80年监禁和100万美元罚款。

然而,这起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间谍案”于9月11日以美国司法部戏剧性地承认错误收场。根据美国费城检察官办公室向费城联邦法院提交的一份4页长的申请,他们在指控郗小星后获得“更多信息”,因此决定撤诉。

那么,这几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美国司法部为什么撤诉?郗小星现在是什么状态?他对未来有什么打算?还会不会与中国合作?日前,郗小星教授在费城的家中就以上问题接受了《国际先驱导报》的电话专访。

“我做的所有材料都不敏感”

《国际先驱导报》:非常高兴您能沉冤得雪,我想您此刻的心情肯定很复杂。

郗小星:觉得一件事过去了,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如果搞不好的话,要坐牢,要罚款,对我来说这是很大的一件事。我很高兴我的律师说服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FBI),他们犯了一个大错误。所以,我对这个结果还是非常高兴的。

Q:美国司法部把核心证据弄错了,这很荒唐,但它真实发生了。

A:我是做科研的,做很多不同的材料,用不同的技术,对外行人来说,他不容易搞明白、搞清楚。这次的核心问题是一个叫做pocket heater的加热器,翻译成中文叫“口袋式加热器”,这是一种特殊的加热器。但是我的实验室里有各种各样的加热器,我们做(超导)薄膜,都要牵扯到加热器。他们(美国司法部)看不懂,就把所有的加热器都等同于是一样的东西,但实际上,这些都是彻底不一样的东西。我还研究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材料又有不同的技术,可他们把所有这些材料都看成是一回事。我的科研不是一个单一的方向、单一的材料,而是研究很多方向、很多材料、很多技术,这个事件他们就搞不明白了。

Q:这就是说您有的技术是敏感的,而您跟中国合作的技术是不敏感的,是吗?

A:不是,我做的所有材料都是不敏感的。我不做任何敏感的技术,所以他们在起诉书里说的很多事都是错误的。说到口袋加热器的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机密、敏感的技术。最早的加热器早在1993年德国人就已经发明出来了,专利在1996年就发过了。这个美国公司叫STI(给郗小星提供口袋式加热器的公司——编者注),把它给改进了一下,专门做这个材料,专利也已经发出来了,而且又有文档,会议上也做过讲演,所以这个设备是彻底公开的,根本不是什么敏感的技术。

Q:起诉书说您是世界知名的二硼化镁超导薄膜技术专家,您能给大家稍微介绍一下自己吗,包括您在中国和美国的成长和学习经历?

A:我是在北大读的博士,本科也是在北大读的,博士(论文)是在中科院物理所做的,因为我的导师在物理所做所长,所以在物理所做的论文。然后去德国两年,之后从德国到美国,2009年到了天普大学。

“他们端着枪就冲进(家里)来”

Q:您是今年5月突然被捕的,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吗?

A:他们是早晨6点半左右使劲敲门,他们敲得很紧,所以我下楼来(开门)。他们进来以后,问了我的名字,就说要逮捕我,给我戴上手铐。他们端着枪就冲进来,问家里有没有别人,让我的太太、孩子举起手走到一边。

Q:让您的太太和孩子也举起手?

A:对啊,他们进来就问有没有武器什么的,冲进来搜查有什么人,然后把我带走,带到他们FBI的地方,问了一些东西,到法庭上出了一下面,然后就让我回家了,他们下午又来了一次,搜查东西。

Q:听说您这几个月的活动受到很多限制?

A:限制就是如果离开宾州东部地区的话,要跟他们申请。当然,护照也被搜走了,出国肯定是不可以的。

Q:那您跟外界的联系呢?

A:这是一个常规的要求,不要跟有可能做证人的人说话。

“我不是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

Q:这对您和家人应该都是一个噩梦般的经历吧?

A:是,那当然是啦。而且对我的名誉有很大的影响,有很多人会说,政府起诉你,你肯定是干了什么不对的事啦。政府说我向中国卖敏感的技术,那大家肯定会说卖了什么东西。其实我从来就没有跟中国做过任何技术转让的事,根本没有卖过任何东西拿钱。但是他们这么一说,很多不知道的人自然会觉得,肯定是什么什么样。而且他说我给中国提供敏感的技术,来换取“名利双收的职位”,这完全是莫须有的事件。

Q:与中国有什么合作项目?

A:我当时在中国读的博士,所以中国超导界的很多同事,我都很熟悉。这些年,我跟国内断断续续有过不少的合作,都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比如,我在清华做过几年“长江学者讲座教授”,跟中科院物理所的团队一块工作过几年,参加过北大的一个项目。

但是有件事你要帮我澄清一下,很多中国网站说我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兼职教授,我从来就不是。当然大家有谈过这个事,但我从来就没有做过。

“若涉种族歧视,将是严重问题”

Q:您认为自己为什么会被起诉,美国司法部是什么动机?

A:他们为什么对我起诉,这个我不能替他们回答,他们也没有告诉我。当然,他们说出来的就是给中国提供这些技术,而且他们把这个技术说成是很玄妙、很高精尖似的。一位在这方面最具权威的专家说这(口袋式加热器)一点也不革命性,因为起诉书说口袋式加热器会给“二镚化镁超导薄膜制备领域带来革命性发展”,这是早就有的技术,完全不是像政府说到那么玄秘、那么高精尖。

Q:我们注意到,这也是美国司法部今年第二次撤销针对华裔科学家的指控?美国政府不断指控一些所谓中国间谍,但已经发生多次错误。对这种情况,您怎么评价?中国出生的科学家是不是难以真正被美国社会接受?

A:除了指控我外,他们也没有跟我说过为什么。当然,他们是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才起诉我,我也不知道,我没有证据(证明)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才起诉我。但是这样的事件一个一个多了的话,肯定会给人这种印象。中国人在美国,对美国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贡献。如果他们真是这样的话,实际上对美国是不利的。

Q:今年5月份,就在您被捕的那一天,针对上一个被撤销起诉的华裔水文专家陈霞芬,美国国会有22名议员联名给司法部长写信,要求调查这个案件是否涉及种族歧视,是否特别针对华裔乃至亚裔雇员?您注意到这件事吗?

A:当然知道。这个大家有这种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据我所知,为什么议员要求司法部来调查这个问题,并不是因为他们就有这个问题,而是要求他们搞清楚是不是有这个问题。出了这么几件事件,自然就会让大家有这方面的担心,所以议员才要求司法部调查,我觉得是很合理的。因为在美国,不能因为大家的种族或者从哪儿来的,有什么歧视,这是美国的法律。如果有歧视,那是违背美国的法律的,是很严重的问题。

计划回到学校继续研究工作

Q:听说之前您辞去了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职务?

A:出了这件事后,我需要很多精力去应对。当时我就跟学校说了,我不做了,这是我自己提出的。所以学校就另找一个人临时来做。当然,学校对我还是很好、很支持的。

Q:这件事彻底过去以后,您会回到学校继续您的研究?

A:应该是吧,我在学校的职位还是保留的,现在的主任还算是代理主任。我的学生、我组里的人、我的研究项目都还在,所以我计划要回去,要继续做我的工作。

Q:您觉得这件事会影响您跟中国方面今后的合作吗?

A:我希望不会影响。我肯定还是会合作的,因为国际合作是美国政府鼓励的事。不管是能源部,还是国家科学基金会,甚至很多(美国)基金,对跟中国的合作都是鼓励的。从科学上来讲,如果是一些比较敏感的研究,有一些限制是很正常。但我做的事,都是基础研究,都是属于各国科学家互相合作、取长补短的研究。过去几年中,中国的科研经费增长速度要比美国快很多,而且中国有很多的实验组其实已经达到国际水平。所以跟中国的合作,对美国的科学家和中国的科学家都是有好处的。

因“起诉”错过母亲90岁寿宴

Q: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您会起诉美国司法部吗?或者要求什么赔偿吗?

A:我们现在还没有机会来考虑这些问题,现在还是处在一个转折的期间。往下到底有什么打算,等我们慢慢安顿下来以后才会考虑。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严格来说,法官还没有最后签这个决议,所以我希望起码现在不要出什么问题。都签好了,才可以说告一段落。

Q:法官签署决议后,您和家人会去休个假、散散心吗?

A:现在还没有想到这么远,但是我是肯定是要回(中国的)家去的,因为我本来是计划夏天回家,给我母亲过90岁生日。现在等我的护照拿到以后,等事件稍微平稳一些,我肯定是要回去一趟的。

Q:您母亲知道您被起诉吗?

A:我家里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他们都没有告诉她,不想她受太大的刺激。(本报记者发自华盛顿)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