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中国搜索
滚动新闻

境外不是贪官“天堂”,中澳联手追捕外逃贪官

2014-11-06 09:35:0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责任编辑:

核心提示:10月,中国海外追击外逃贪官的“猎狐”行动,从澳大利亚传来了新进展。澳洲两大媒体集团——新闻集团和费尔法克斯集团10月20日率先披露,澳方已同意协助中方的追逃追赃行动,没收逃逸贪官资产的行动将在几周内展开。消息随后得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证实。华春莹说:“腐败分子不论逃到天涯海角,都一定要将其绳之以法。”诚如专家所言,海外追逃,看似自暴家丑,实则有助于树立中国对贪腐零容忍的正面形象。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邱炯/插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匡林 徐海静 发自悉尼、堪培拉

澳大利亚被称为中国外逃贪官首选的藏匿国之一。有媒体报道,中澳两国已经拟定了一个“7人名单”,列有在澳追逃追赃行动优先追查的人物。不过,10月24日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对此并没有给予证实。但澳媒引用中国媒体的报道,点出了几个逃至澳大利亚的“名贪”,包括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原中原高速董事长童言白,以及曾逃至澳大利亚但最终归案的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等。

“(在追逃追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就是想告诉那些贪官,别以为逃到澳大利亚就能幸福地生活下去了。”澳联邦警察亚洲地区负责人布鲁斯·希尔对媒体说道。

 非法资金藏匿的天堂?

据估计,潜逃到澳大利亚的中国境外逃犯携带有数亿美元。澳联邦警察表示,中澳警方不会联合调查,澳联邦警察将代表中国相关机构在澳采取追踪和罚没非法资产的行动。

日前,最新被曝光在澳拥有非法资产的是已落网贪官、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苏顺虎。苏顺虎涉嫌受贿2400余万元,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0月17日上午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根据苏顺虎一案庭审当中透露出的一些细节,并对悉尼房地产市场的交易记录进行查阅后,于10月25日发表文章,细数苏顺虎之子苏冠林夫妇在澳的房地产交易。

《金融评论报》发现,自定居悉尼以来,苏冠林夫妻二人在此买卖房屋,总金额约450万澳元(约2434万元人民币)。而且即便在苏顺虎2011年7月被调查之后,苏冠林夫妇并未对其买卖房屋的行为加以掩饰,也没有显示出现金匮乏的迹象。媒体相信,苏顺虎至少向他居住在悉尼的儿子转款达120万澳元(约649万元人民币)。报道还附有苏冠林夫妇其中一处房产的照片,虽然苏顺虎儿媳否认资金来源与苏顺虎有关。

“这是一个中国贪官把澳大利亚作为非法资金藏匿天堂的最好例证。”澳媒评价说。

事实上,中国贪官在澳藏匿非法资金在当地并非“秘密”。2002年,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携款至少500多万元人民币逃至澳大利亚,迄今被认为是在澳外逃贪官中级别最高者。

一位华人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他早就听闻一些外逃贪官在国内的贪腐行径。他认为中国追捕外逃贪官十分必要,希望澳大利亚警方能对此大力配合,从而消除“澳大利亚是避罪天堂”的印象。

死刑不影响合作追逃

据澳媒透露,11月中旬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府布里斯本召开的G20领导人峰会上,成员国将在全球联手反腐上迈出重要的一大步。而目前在中国犯罪分子潜逃目的地的主要国家中,澳大利亚则是第一个表态配合中方行动的国家。不过,中澳之间还没有签订引渡协议。澳大利亚律师汤姆·克拉克表示,中国没有废除死刑,这是澳方需要考虑的一个因素。但这种担心已不大可能影响中澳在追赃追逃方面的合作大局。

2005年11月,中国在与西班牙谈判缔结引渡条约时,首次接受了“死刑不引渡”条款(即在一些没有死刑的国家,如果嫌疑人被引渡回国后将被判处死刑,可以拒绝引渡要求),从而扫除了与一些国家缔结引渡条约或刑事司法合作的最大法律障碍。

次年4月,中澳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澳大利亚刑事司法协助条约》,根据该条约,双方可以进行“查找和辨认人员”、“查找、限制和没收犯罪工具和犯罪所得的措施”之类的合作。

此外,中澳都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缔约国,可以在这一多边机制内开展相关合作。值得关注的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规定了包括引渡在内的合作。其中一些条款规定了缔约国之间开展刑事司法协助的具体程序:中国如果需要澳大利亚提供此类协助,就需要按照程序向澳方提出请求;澳大利亚在条约范围内提供包括引渡在内相应的合作,则是其应尽的条约义务。

澳联邦警察方面近日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联邦警察以前也曾成功控制并没收中国经济犯罪嫌疑人的非法所得。”李继祥案便是一个典型代表。

2005年10月,广东省检察院向澳联邦警察署提出了对于原南海市置业公司经理李继祥的协查请求,要调查李继祥及其家属在澳大利亚移民及资产情况。根据中方提供的证据材料,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署对李继祥以洗钱罪立案并展开调查,2011年9月14日,外逃至澳大利亚8年的李继祥被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高级法院判处入狱26年,被李继祥转移至澳大利亚的4000万财产已有近3000余万收缴至国内。

海外追赃难度大

然而,中澳两国毕竟在政策和法律环境方面差异太大,合作追赃追逃绝非易事。其中,追查贪官赃款更加困难。

今年7月开展的“猎狐”行动三个月来已抓获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155名,但涉及到的追赃工作非常艰巨。由于经济逃犯的涉案资金转移方式较为隐蔽,绝大部分并非通过正常的银行渠道转出,所以发现赃款较为困难。而有的经济逃犯则是先把家人送出去,然后通过各种渠道将资产逐步转移出去并漂白,使得追查赃款时取得有关证据格外不易。

以苏顺虎之子苏冠林夫妇为例,澳媒表示,如果资产在贪官孩子的名下,那么追索财产无疑将困难得多。

澳联邦警察24日在声明中表示,将和中国公安部继续通过高层会谈等形式,加强在反洗钱、打击非法资金往来、追踪经济罪犯等方面的合作,提升双方关系。据本报记者了解,澳大利亚已在驻华使馆内设立了警务联络员一职,中方也在考虑在驻澳使馆内设立相应职位。

眼下,中国舆论对澳方追查并惩处外逃贪官高严寄予厚望。一些媒体认为,“作为原云南省委书记、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归案的意义和震慑作用都将大大超过赖昌星案。”但鉴于两国合作打击外逃贪官中面临的现实困难,有专家提醒,即便澳警方的追赃追逃行动有所斩获,中方也必须做好长期准备,因为真正将赃款没收、将贪官绳之以法仍可能会花费相当长时间。

而最近,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推出“高端投资者”签证,只要投资1500万澳元便能在一年时间里获得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澳媒报道说,中方得到消息后特别警告澳方,不要让这种签证成为贪官外逃、洗钱的新途径。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