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苏德:请不要再次丢下阿富汗!

2013-12-24 10:56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赵乙深 陈杉

核心提示: 我在阿富汗做了11年的新闻摄影,我知道危险是多么的具体和直观,但是我更知道战地人民更需要帮助,他们更需要被这个世界了解。

28

马苏德·侯塞尼,阿富汗“80后”摄影记者,2012年获普利策奖,是阿富汗目前唯一获此殊荣者。其代表作《惊叫的小女孩》感动全球。他从事摄影报道11年,作品多次被英美等国主流媒体采用,他本人也多次在欧美、澳洲举办影展、讲学和交流。

★先锋语录

★我在阿富汗做了11年的新闻摄影,我知道危险是多么的具体和直观,但是我更知道战地人民更需要帮助,他们更需要被这个世界了解。

★普利策奖给我带来了名气,但也增加了我的危险,恐怖分子也开始知道我,他们可以轻松地找到我、报复我。

★我最想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再次撇下阿富汗,不要把阿富汗遗忘。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赵乙深 陈杉 发自喀布尔

约马苏德采访并不容易,我们采访时间被一改再改,一推再推。他虽然起初给人一种“大牌”的感觉,但见面后,这种印象立刻消失,我甚至被他的朴实与友善所感动。

作为媒体人,马苏德在以往的采访过程中曾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普利策奖作品就是一次爆炸的劫后余生。不顾手掌受伤,神志恍惚,抓住相机拍照,追寻取景器里的一点“闪亮的绿色”顺势按下快门——就这样,他捕捉到了生命脆弱与无助的瞬间,令世界动容。他自认为这是他最喜爱的一幅作品,因为这张照片所传递的信息最多、最强,也最能感动他自己。

我为战地摄影而生

马苏德·侯塞尼1981年出生在阿富汗一个普通家庭。那时正值前苏联占领时期,他的家庭遭到迫害,不得不在他6个月大时辗转伊朗谋生。马苏德自小在伊朗接受教育,直至2002年。用他自己的话说:“虽然我的家庭在伊朗也很贫穷,但是我们什么都有,水、电、煤气、食物,在当时就算已经不错了。”

《国际先驱导报》:既然从小在伊朗长大,并在那里接受20年教育,为什么决定回到阿富汗?

马苏德:我的家庭在伊朗属于穷人家庭。虽然生活很紧张,但我家水、电、煤气、食物都有,我很满足。我从13岁开始打工,在一家裁缝铺里工作,干了很多年。我从小就必须面对生活。那时正好是“9·11”之后不久,我了解到我的祖国阿富汗的人民正在忍受战争和贫困的折磨,我觉得我没有理由继续在伊朗生活下去,我必须回到祖国去为那里的人民做点什么。

Q:你从把你培养成普利策奖获得者的新闻机构辞职了,并即将加入另外一个新闻机构,为什么?难道前者不能满足你的需求?

A:是的,他们无法满足我的需求。我想要的不是钱,因为之前的新闻机构给我待遇也不错。但是我想的不仅仅是在阿富汗做一名摄影师,而是能够在整个中东战乱国家做摄影报道,包括巴基斯坦、埃及、叙利亚、黎巴嫩等国家。而我即将加入的那个机构能够给我这个机会。

Q:为什么一定要做战地摄影师?A:不知道,但是我喜欢这个工作,在这里我能感觉到我的价值。获奖以后,我曾有很多次机会全家移民到美国或者澳大利亚,但是我拒绝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为成为战地摄影师而生。

Q:可战地也意味着危险。

A:我在阿富汗做了11年的新闻摄影,我当然知道危险是多么的具体和直观。但是我更知道战地人民更需要帮助,他们更需要被这个世界了解。他们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有独特的人生和价值观。我需要用我的镜头来记录和揭示这一切,只有让国际社会了解后,才会有更多的援助和人道主义进来。

Q:家人支持你吗?

A:我的妻子和我年龄差不多,也是一名在阿富汗很有名气的女摄影师,曾经为美联社和法新社工作,也曾经数次直面死亡。她曾在加拿大接受教育,思想比较开放。她很支持我。其实做战地摄影师也是她的梦想。我们将来有可能共同去实现我们的梦想。我很感谢她对我的支持和理解,我们不仅仅是生活上的伴侣,更是职业上和精神上的伙伴。

28-1

图为马苏德普利策奖获奖作品《惊叫的小女孩》。 

普利策奖作品是“劫后余生”的恩赐

如果马苏德在那天的爆炸中成为100多名遇难者之一,世人也许就不会看到《惊叫的小女孩》当中所流露出的那种生命的脆弱、无助与偶然。

那是2011年12月6日,阿富汗什叶派穆斯林庆祝阿舒拉节的会场发生了爆炸,马苏德受伤昏厥,醒来后拿着相机发现了那个正在惊叫着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身边是一圈尸体。正是这张照片,令马苏德获得了2012年普利策奖。

Q:能不能告诉我们那天都发生了什么?

A:当天我本来有两次机会早点离开,但是那样就不会有这张照片。正式庆祝活动大约上午10点半就结束了,但就在这时,另外一伙从卢格尔省来的人走进会场,要继续庆祝。所以我没有走。当我正在拍照时,突然感觉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扑来,我立刻被扑倒在地。我失去了知觉,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爆炸。过一会,我感觉自己的左肩后部和左臂十分疼痛,当我睁开眼时并没有任何神智,只是感觉十分恍惚。

Q:后来是怎么拍到那张照片的?A:我爬起来,发现我的左手被弹片割伤。这时候我完全可以离开去找医生,但是我认为这时候我必须留下来。我身边全是尸块,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我当时并不知道要拍什么,只是拿着相机在拍。突然,透过取景器发现了一个身着绿色衣服的小姑娘在奋力地呼喊,于是就按下快门。后来我知道,她身边的一圈尸体有她的亲兄弟和亲戚。在那天的爆炸当中,她失去了自己的亲兄弟和另外7名亲戚。

我和那小女孩至今还有联系,她今年14岁了,但是很不幸今年辍学了。其实这张照片害了她,因为她身边的同学总是问她当时发生了什么,这给她很大的压力。我想无论是这次爆炸还是我的照片,一定会对她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会改变她的人生轨迹。不过她也得到了联合国和很多慈善机构的帮助。

Q:你获奖后成了世界名人。作为一个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摄影师,你现在怎么看待死亡,怎么看待生活?你还会自己亲自去类似的危险场合拍照吗?

A:当然,我的工作和我获奖没有关系。和所有阿富汗人一样,我不惧怕死亡,但如果是要面对,应该让死亡变得更有意义。我曾经见过太多的死亡,自己也数次身临险境,但是这并没有让我惧怕,我还想用镜头去记录阿富汗更多的真实。我刚从事新闻工作的时候想做一名文字记者,但是后来我发现照片才是最真实、最直观的记录,所以我选择成为一名摄影记者。

Q:你获得普利策奖以后,觉得生活有没有什么改变?

A:当然有,而且改变是明显的。首先,有更多的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人开始知道我,有其他国家的电视台和媒体开始报道我,我也得到了很多工作邀请,也开始在全世界各地通过各种方式解释阿富汗和我自己。但是,恐怖分子也开始知道我。因为我在一些演讲中对他们提出尖锐的批评。他们可以轻松地找到我、报复我。

不过,我觉得我肩上的责任更重大了,我需要更加努力,为我的国家做点什么。

[责任编辑:祁巨昆]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