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宗懋:让隔世光影投射进现实

2013-11-11 09:32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文赤桦

核心提示: “就像抱着自家初生的婴儿,既谨慎又痛爱,生怕有个闪失,磕碰坏了。一路上我就想,为什么这个传说中的底片会找到我?一定是上天给我的使命,要保护它”

圆明园

德国摄影师恩斯特·奥尔默拍摄的圆明园,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关于圆明园的最早的影像纪录。其中一张是连接黄花阵(西洋楼景观中的一处欧式迷宫)入口的花园门。影像中的四位西方男子,身着便服,从19世纪的光影中陡然出现:或坐或半躺在花园门的拱门前,神态怡然悠闲。透过拱门,远处的圆顶西式凉亭隐约可见。由于位置偏僻,疏于防守,这里成了在北京的西方人郊游野餐的胜地。其中就包括当时在中国海关任职的奥尔默。徐宗懋/供图

工作中的徐宗懋。

工作中的徐宗懋。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文赤桦 发自北京

在台北斯福路一栋陈旧的公寓楼里,一间逼仄的工作室,一张野餐长桌和长凳,突兀地摆放在进门处,来访者得十分小心方可落座。四周书架上堆满了用牛皮纸包裹着的各类历史影像,分门别类,仿佛进到了一个历史档案馆,唯有墙上一帧邓丽君着红色演出裙装的照片,给了这房间一抹亮色。

这就是台湾知名历史影像收藏家徐宗懋的“秦风老照片馆”。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年间,很多中国近代史上非常重要的影像和展览,包括今年7月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的《日俄战争与中国的命运特展》、以及2010年《残园惊梦——奥尔默与圆明园历史影像展》,都是在这间朴素拥挤的工作室里制作完成的。

消失77年的底片意外现世

也许正是徐宗懋的精神追求和使命感,让已经神秘消失了77年的一套圆明园西洋楼影像的玻璃底片,又奇迹般地落入他的手中。

这套由德国摄影师恩斯特·奥尔默拍摄的有关中国皇家苑林圆明园的底片,一共12张,定格了圆明园西洋楼1873年矜持而华丽的模样,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关于圆明园的最早的影像纪录。奥尔默当时在中国海关任职,闲暇之余拍下了这些照片。

“奥尔默的玻璃底片,可以说是中国影像史上的一个神话。后来,它就像美丽的亚特兰蒂斯般神秘消失。最后再到我手上,是神话重现,”徐宗懋笑声朗朗地说。

这批底片先被奥尔默带回德国。1933年,一位名叫滕固的上海学者又把它带回中国,为研究之用。随后,滕固再将底片送去了德国,然后就下落不明了,在偌大欧洲的某一个角落躺了77年,悄无声息,直到2010年被徐宗懋无意间地“唤醒”。

2010年初春的一天。一份来自东京雄松堂古籍书店的邮政文件出现在徐宗懋面前。他打开文件,赫然看到了西洋楼影像玻璃底片的资料,以及证明底片已然存在的照片。发件人是雄松堂老板,他告诉徐宗懋,这套底片现在一位法国收藏家手里,他有意出售。

徐宗懋回忆说,“我当时真的吓了一跳。这不是传说中的宝物吗?就这样出现了?!”

雄松堂在业内享有极高的信誉度。对方说,如果徐先生有意收藏这套底片,必须在四个月之内凑足一笔数额不菲的资金。有浓厚历史情结的徐宗懋,立即告诉对方:“四个月之内,一定凑足资金,你一定不要卖给别人。”

用马克思《资本论》手迹换兑凑款

虽说吃穿不愁,但是收藏奥尔默的底片所需的资金对徐宗懋来说依然不是一笔小数。徐宗懋说,给东京方面回话后,脑子就飞快转动,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可能提供帮助的朋友名字。其中一个人成了他的首选。这位北京某大型企业的老总,在财力上比较雄厚,在地理位置上离徐宗懋不远。

于是,徐宗懋带着自己收藏的几件十分珍贵的文物飞去了北京,下榻在王府井的华侨酒店。这位可能筹措到部分资金的朋友,答应他下午到饭店谈。可是等到子夜时分,这位朋友也没出现。

在等待的过程中,徐宗懋开始打退堂鼓,觉得朋友可能有难,资金上不方便,又不好意思说。“当时我就想,如果他最后也没来,我也能理解。就计划第二天回台北再想办法,”徐宗懋说。

直到凌晨一点,这位去山西出差的朋友终于赶回了北京。

“当我拿出1851年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写《资本论》的一页笔记,恩格斯关于军事策略的一封信,还有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李达的一封信,都是真迹原件,这位北京朋友非常非常惊喜。他当即就收下了,第二天就把资金打过来了。”

回想起当初凑款的这一幕,徐宗懋依然觉得“很传奇,很传奇,”他可是在用共产主义者遗留下的真迹兑现啊。

经过三个多月的紧张奔波,筹措资金到位,一切国际交易手续,也终于完成。

2010年5月。一位来自欧洲的古书画商,携带着奥尔默的12幅底片,从伦敦出发,飞往东京,徐宗懋从台北出发,飞东京,心情十分忐忑。他说:“虽然这位欧洲画商和日本雄松堂都是值得信任的,但在没见到实物之前,你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总有莫名的担忧。”

终于走进了东京的雄松堂。屋中一个特别制作的木箱敞开着,只见那套传说中奥尔默底片,被棉纸仔细包裹,安稳地躺在木箱中。就在看见奥尔默底片那一刹那,徐宗懋只觉得“恍如梦境。完全不敢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宝贝交接仪式完成后,徐宗懋买了杯咖啡,独自坐在东京街边,闲看眼前时尚的今人,匆匆来去。他说,那天,东京的天很蓝,风和日丽,心情大好。在从东京回台北的飞机上,他又开始紧张,把底片紧紧抱在怀中,“就像抱着自家初生的婴儿,既谨慎又痛爱,生怕有个闪失,磕碰坏了。一路上我就想,为什么这个传说中的底片会找到我?一定是上天给我的使命,要保护它。我跟自己说,奥尔默的玻璃底片终于又回到中国人的土地。这一次它将永远留在中国。”

[责任编辑:韩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