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护林老化,荒漠化再来

2013-09-27 10:54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曹国厂 吴光于 刘彤 陈昌奇 付瑞霞

核心提示: 由于树龄超过生理期、连年干旱、地下水超采等原因,为京津阻沙源、保水源而“服役”近40年的张家口坝上130多万亩杨树防护林如今已严重老化。

首都生态安全屏障——河北坝上百万亩杨树林衰死严重。图为8月21日,在河北省张北县国营中心林场,县林业局副局长王进焕正在查看一棵枯死的杨树

首都生态安全屏障——河北坝上百万亩杨树林衰死严重。图为8月21日,在河北省张北县国营中心林场,县林业局副局长王进焕正在查看一棵枯死的杨树。本报记者王民/摄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曹国厂 吴光于 刘彤 陈昌奇 付瑞霞 发自石家庄、西宁、西安

9月16日,《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一届缔约方会议在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开幕,来自195个缔约方的约3000名代表将在为期两周的会期内讨论推进执行该公约的十年战略规划和框架,以及应对荒漠化和土地退化等关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作为缔约国之一,中国在治理荒漠化方面获得国际认可。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大区协调处处长郑瑞近日在其位于德国波恩的办公室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自成立之初起就一直把中国的三北防护林作为一个标杆,对三北防护林工程非常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荒漠化定义广泛,盐渍化、草场退化、土壤沙化、沙漠化等等均包含其中。显然,尽管已被树为“标杆”,但在治理荒漠化方面,中国依旧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提起沙漠,每个人心目中都会浮现出自己熟悉的一个画面,或是西北地区的大漠孤烟,或是驼队的驼铃声,抑或是神秘的罗布泊……但对于生活在京津冀地区的人们来说,对于“荒漠化离我们有多远”这个问题,人们最直接的感受,恐怕莫过于每年都会多次“光顾”的沙尘暴。

9月23日,又逢秋分时节,一股股夹杂着沙粒味的寒风似乎在提醒着路人,荒漠化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

一项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中国荒漠化土地达26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27%,其中,沙化土地173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18%。全国共有11处领土受到荒漠化的危害,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200多亿元。

最近一段时间,本报记者走访河北、陕西、青海等地调研荒漠化,力图勾勒出一张描绘中国荒漠化现状的图谱。

西部省份依旧是“重灾区”

在中国,一些西部省份及华北地区的河北省,都是荒漠化较为严重的地区。

河北省是全国土地沙化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也是中国防沙治沙重点地区。河北省的沙地主要有三种类型,原生风成沙地、河成沙地、海成沙地。原生风成沙地指张家口和承德两市的坝上高原沙地,与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相连。河成沙地是由于水土流失和洪水泛滥,在河流的中游,尤其是下游形成的沿河沙地。海成沙地有两类,一是在滦河口附近的海成沙地——闻名的昌黎、乐亭“黄金海岸”,二是沧州海岸的贝壳沙堤。

河北省林业厅的统计数据显示,至2011年,这个省有沙化土地3188万亩,占土地总面积的11.3%,土地沙化已经成为影响沙区群众生产生活、阻碍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特别是坝上高原和冀北山地土地沙化比较严重,是形成京、津、冀沙尘天气的主要沙尘源地之一,防沙治沙任务十分艰巨。

无独有偶“。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土地被沙压,庄稼受沙害。”这是多少年来,居住在陕北榆林、延安两地的农民,祖祖辈辈最为真切的感受。

同样,青海的荒漠化现象亦十分突出。青海省拥有1250万公顷沙化土地,占全省国土面积的17.4%。“青藏高原荒漠化古已有之。由于高原蒸发量大,土壤失去水分后直接影响植被生长,从而导致荒漠化,过度放牧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中国科学院寒旱区研究所研究员屈建军说。

监测数据表明,2000年之前,有着“中国最美丽的湖泊”美誉的青海湖沿岸的沙化土地以每年2.4%的速率扩张。50年内,湖面就缩小了300多平方公里。

这些省份缘何成为荒漠化“重灾区”?主要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毗邻沙漠地带或受到风沙侵袭,加之土壤不太适宜植被生存、干旱少雨;一些省份身处高原,气温较低且时有大风,更加剧了其荒漠化的程度。

从“撵沙丘”到“飞播造林”

很长一段时间,治沙,防治荒漠化,都成为青海等荒漠化严重省份的重要工作。

上世纪60年代,青海的治沙工作者就开始了与漫漫黄沙抗争的艰苦岁月。在沙珠玉治沙试验站,技术员赵雪彬已是在当地治沙的第三代人。当年他的爷爷赵文轩赶着马车来到沙珠玉,在沙地上挖出地窝子,在试验站度过了40多年的孤独岁月。老人当年种下的樟子松已经郁郁葱葱。

回忆当年的情景,工作人员王思显用“不堪回首”形容,种下10棵树能活2、3棵,黄沙遮天蔽日的时候嘴里、鼻子里全是沙,馍馍里也夹着沙,喝的水是黄的,咳出来的痰也是黄的……

经过50多年的接力,目前沙珠玉已建成了333公顷的治沙样板示范区,封沙育草约1333公顷,固沙造林营造农田防护林560公顷,形成了由封沙育草区、固沙造林区、农田防护林网相结合的比较完整的防护体系。过去寸草不生的沙地也热闹起来,熊、狐狸、狼时常出没,赤麻鸭、黄鸭、喜鹊也纷纷来此筑巢。

除传统方法,一些省份在治理荒漠化的过程中还注重技术创新。

在陕西,靖边县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先后推广了“撵沙丘”、“前挡后拉”等科学造林技术。如今,靖边县最普遍使用的治沙方法是‘飞播造林’和‘设置沙障固沙造林’。飞播造林就是通过飞机将绿色植物的种子播撒在沙地上,以形成植被林。设置沙障固沙造林,则是用柴草、秸秆、粘土、树枝、板条、卵石等物料在沙面上做成的障蔽物,是降低风速、固定沙表的有效措施,主要作用是固定流动沙丘和半流动沙丘。目前,靖边县的流动沙丘基本已经固定住了,不像以前那样随风流动,影响村民的生产生活。

防护林老化怎么办

众所周知,治理荒漠化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治理过程中也很难一路坦途。

以河北为例。该省张北县林业局副局长王进焕就告诉记者,为了改变坝上地区恶劣的气候环境,尤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出现“风沙紧逼北京城”的危机之后,坝上人民大力开展了全民植树造林运动,以插杨树条等造林方式,共造出了130多万亩的防护林带,使土地严重沙化的状况有了根本改观。

但是由于树龄超过生理期、连年干旱、地下水超采等原因,为京津阻沙源、保水源而“服役”近40年的张家口坝上130多万亩杨树防护林如今已严重老化。

本报记者在坝上地区采访看到,在一些国营生态公益林场,杨树因过熟,已经大面积干枯死去。在张石高速坝上段的两侧、张化线(河北省张北县至内蒙古化德县)两侧,杨树林枯死现象普遍,一些直径约30厘米的杨树,成片从根部枯烂;有的杨树上半部分枯死后,已被风吹断,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有的整棵枯死的树干被刮倒。

坝上百万亩杨树林不仅为京津阻沙源、保水源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也护卫着300多万亩良田和近500万亩牧场,当地一些干部群众担心,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对老化的杨树林更新改造,不仅坝上地区牧场、良田面临沙化侵蚀的危险,由此带来的沙尘也威胁着北京、天津两市。

目前,为保障防沙治沙工程落到实处,河北省各级政府建立防沙治沙责任制和问责制,把防沙治沙目标任务进行逐级分解,启动问责机制。分析人士认为,只有建立更为完善的长效机制,才能真正避免荒漠化的“去而又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www.cankaoxiaoxi.com >>

[责任编辑:韩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