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土壤因何而“病”

2013-06-28 15:41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陈娟 吴小康 商吉

核心提示: 对土壤污染的监管和防治最终都要回到重金属污染信息公开上。权威信息缺失,已经导致人们的普遍焦虑;污染“家底不清”,更是影响人们生产生活。

图为5月28日在广西河池市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洛阳镇永权村肯任屯,被重金属污染后的土地被雨水侵泡后地面上出现的各种颜色。本报资料图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陈娟 吴小康 特约撰稿 商吉 发自北京、南宁、长沙

“50年前,村里还是粮食高产地,尤其是玉米产量要比邻村高很多。现在,已经无法种植水稻等水田农作物,就连玉米都很难有好的收成。”广西南宁市江南区敢槐坡村的一位村民说。这里因遭受重金属污染,不但土质受到破坏,田里的收成锐减,不少人常年在外务工不愿意回家。

重金属污染——这一土地不可回避的病症,不仅正在迫使农民离开昔日辛勤耕耘的土地,它更让人们的身体直接遭受污染之“痛”。

而日前有关部门在绘制“人类污染图”时也发现,我国局部地区土壤污染严重,如长江中下游某些区域普遍存在镉、汞、铅、砷等异常。这一切都在证实着:人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土地正在经历一场“浩劫”。那么,土地污染究竟到了怎样的状况?我们又该如何面对那些变了色但却“爱的深沉”的土地?

去哪里找没镉的米?

湖南“鱼米之乡”的光环因着“镉超标”事件被罩上一层阴影。如今,不管大米的重金属含量有没有超标、产地来自哪个区县,只要和湖南扯上关系,都摆脱不了“卖难”的困境。

刘湘骥是攸县大同桥镇大板米厂老板。自今年3月自己的大米被检测出镉超标以来,几乎每晚都辗转难眠,双眼布满血丝的他2个月内体重骤减了20多斤。当地粮农杨子江也打消了“卖个好价钱”的念想,将几千斤稻谷强送给米厂,“我跟老板说,这些谷你先帮我收着,卖出去了你再给我钱,卖不出就算了。”

尽管米厂老板和农民没办法弄清该到哪里去收粮种粮,官方对土壤污染的具体区域和面积也没有统一公布,但相关机构和专家的研究仍然揭示了形势的严峻。据湖南省地质研究院教授童潜明介绍,根据他们对洞庭湖区抽样的4万多个样品的研究表明,该区域普遍存在15厘米以上的土壤层的镉含量要比15厘米以下的高出2.57倍的现象。

湖南省相关部门曾披露,全省有四分之一的土壤已遭受重金属污染。而根据统计,湖南省目前也已成为全国土壤酸化面积最大的一个省,在全省6000多万的总耕地里,有超过3500万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酸化现象。土壤酸化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增加重金属在土壤中的活性,使其更容易被作物吸收。

重金属污染成“公害”

事实上,不仅是湖南,国内多个省份出产的稻米都被查出镉超标,土壤污染已成我国众多地方的“公害”。

全国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钱冠林近期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土壤污染事件频发,是我国环境容量到达临界点的表现之一。”他指出,总体上中国南方土壤污染重于北方,长三角、珠三角、老工业基地等部分地区土壤污染问题尤为突出。土壤的主要污染物为镉、镍、砷、汞、铅、铬等重金属以及滴滴涕等有机物,有的污染物超标达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他的说法和全国多目标区域地球化学调查项目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作为国土资源大调查重要成果及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专项,该项目也已发现局部地区土壤污染严重。如长江中下游某些区域普遍存在镉、汞、铅、砷等异常。城市及其周边普遍存在汞铅异常,部分城市明显存在放射性异常。湖泊有害元素富集,土壤酸化严重。

对于中国土壤污染的最新情况,权威部门的官方网站的信息披露还是在2006年7月。当时的环保总局有关负责人在一次讲话中透露,据不完全调查,目前全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5亿亩,合计约占耕地总面积的十分之一。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

如今,7年过去了,镉大米风潮波及大江南北,土地重金属污染情况也众说纷纭。所以,6月中旬当国土资源部与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布绘制“人类污染图”的消息时,人们为之欣喜并充满期盼。这是对土壤重金属污染现状进行全面会诊后的呈现,从图上就可以清晰地了解和把握住土地污染“病症”的脉象。

污水灌溉+化肥超标

目前,谁是直接导致土壤污染的“罪魁祸首”尚存争议,但工业“三废”、农业投入品滥用等人为因素的影响已成普遍共识。

甘肃省农科院土壤肥料与节水农业研究所所长车宗贤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目前我国土壤重金属污染在点源上主要分布在污水灌溉区和矿区,而在面源上就集中在大量使用农药化肥的土地上。

“比如甘肃省白银市的东大沟。白银市工矿企业在采矿、选矿、冶炼等过程中产生的重金属废水通过市区东大沟排入黄河,城郊农民截流工业污水进行农灌,导致东大沟流域农田土壤和作物中镉、砷、铅、汞等重金属严重超标。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就是因为重金属进入土壤后不容易消解。”他说。

除此之外,对土地的“掠夺式”开发也加剧了重金属进入土壤的步伐。近年来,出于对产量和经济效益的追求,农民大量施用氮肥和磷肥,土壤酸性急速飙升。童潜明介绍,目前全球每年进入土壤的镉总量为66万公斤左右,这其中经施用化肥进入的比例高达55%左右。

而据湖南省一位专家介绍,由于不合理耕作、过度种植、农用化学品的大量投入,与上世纪80年代第二次土壤普查时比较,目前湖南省耕地土壤pH值已由6.5下降到6.0,30年土壤酸化程度相当于自然状态下300年的酸化程度。

“土壤酸化的危害十分巨大,pH值每下降1个点,重金属的活性值将增加10倍。30年来,土壤里的重金属活性值已增加了两三倍。”上述受访者指出。目前湖南省稻田平均耕层厚度只有13厘米左右,比上世纪80年代第二次土壤普查时减少3.5厘米,个别稻田耕层已不足8厘米。

业内人士指出,土壤实际上是一个类生命体,现在它的健康已经严重透支。与此同时,“病”了的土壤除了通过食品途径向人输送重金属外,还会通过其他途径如饮用水、水产品等的污染等,一步步危害着人体健康。“这些重金属从土壤深入到作物或者粮食的籽粒中,由此进入人的食物链,有些还可能致癌。”车宗贤说。

[责任编辑:韩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