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昆:我对祖国文化怀有敬意

2012-11-01 16:52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作者:陈娟 楼凌微

核心提示: 刘宇昆,美国华裔科幻作家。2012年,他凭借短篇小说 《手中纸,心中爱》获得世界幻想文学大奖星云奖和雨果奖双奖。

刘宇昆,美国华裔科幻作家,1976年出生于中国兰州,十一岁时全家移居美国,先后在哈佛大学主修英国文学和法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波士顿一家 大型法律事务所担任商务律师至今。他的正式创作始于2002年,自此在美国各大幻想文学杂志和网站崭露头角,受到业界瞩目。2012年,他凭借短篇小说 《手中纸,心中爱》获得世界幻想文学大奖星云奖和雨果奖双奖。

★先锋语录

★这些年,美国的少数族群作家开始被更多的注意到,这是一件好事情。

★我觉得最好的科幻小说故事有一种力量,它能够促使我们一起重新审视现有的世界。

★我只知道喜欢自己所读、所译的故事,我努力去写最好的故事,并对我所描述的文化怀有敬意,包括中国文化。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陈娟 实习记者 楼凌微 发自北京

在上个月的世界科幻大会上,刘宇昆凭借描写华裔移民情感隔阂的短篇小说《手中纸,心中爱》捧回了那枚直立火箭形状的雨果奖。那是“科幻界的诺贝尔”,为纪念《惊奇故事杂志》的创办人雨果·根斯巴克而设。在此之前,这部作品早已夺得“幻想小说界的奥斯卡”——星云奖。刘宇昆因此成了第一位出生于中国的世界科幻小说双料奖的得主。

这位用英语写作的华裔作家随即在世界科幻界掀起了一股高潮。与童恩正《珊瑚岛上的死光》和刘慈欣《三体》注重科学的“硬科幻”不同,刘宇昆那些描写“凌驾于冷漠技术之上的情感”的温柔小说,为国内本就“火了”的科幻文学树立了一个新的标杆。他华裔身份的写作使得西方读者耳目一新,也为其观察中国提供了新的视角,“不畏从另一个角度来书写历史的辛酸和现实的艰难”,美国华裔科幻作家、科幻编辑麦家玮如是评价。

充满东方文化色彩的故事

“那时我对折纸一窍不通,但我知道妈妈的折纸术神奇无比。只要她轻轻一吹,这些纸玩意儿便可借助她的气息活蹦乱跳起来。这么神奇的折纸术只有她一个人会。”这是小说《手中纸,心中爱》中描绘的场景,温馨的画面能够让很多中国人回忆起自己的童年。

刘宇昆的童年是在中国兰州度过的,那里留有很多与爷爷奶奶、小伙伴们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小时候的他特别爱玩爷爷的旧打字机,直到现在,收集和修复旧打字机依然是其爱好之一。11岁那年,他跟着父母移民到美国,成了在美中国移民二代。这样的身份多多少少让人联想起小说中的“我”,一个曾因遭受当地歧视而迁怒于母亲的孩子。

故事中的母亲是一位从香港嫁到美国的传统女性。伴随着儿子的成长,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使得母子之间越走越远。后来,母亲孤独地去世,给儿子留下的一封信,令“我”陷入悔恨与羞愧中,并真正理解了中国人深沉的爱。

“这种矛盾抛去形式,其内核是那么让人心疼。好像突然让人想起了自己,也曾为了什么而伤害过母亲。”尽管故事构架简单,但是文中散发的强烈情感引起了中国读者的共鸣。而刘慈欣也认为该故事“充满了东方文化的色彩”,是一种不同于美国主流科幻的风格。

《国际先驱导报》:《手中纸,心中爱》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中国读者,这篇小说是怎么诞生的?

刘宇昆:我是从2010年春开始写这篇小说的,第一稿大概花了两周的时间来完成。创作这个故事的原因有很多:当我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喜欢做折纸动物,它们给了我无穷无尽的时间来进行充满想像力的游戏。而在严歌苓的小说《小姨多鹤》中,对处于两个文化夹缝中的母亲和孩子的描写打动了我,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外,我读了几个“邮购新娘”用她们自己的经历写的故事,被故事中人们在创造新的身份同时又保持着旧身份时流露的不朽的人性所折服。这些念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后来就形成了这个故事。

Q:有人评价这篇小说感情细腻,读起来更像是奇幻而不是科幻,你如何看待这样的观点?

A:《手中纸,心中爱》是一部幻想作品,它不是科幻小说。更严格地说,是魔幻现实主义。有些人会把魔幻现实主义划分成主流文学的一个分支。我不太在意类型边界,一些最有趣的作品往往是那些跨类型的作品。我很高兴有这么多的读者也积极响应这篇作品。

Q:本次雨果奖有两位华裔作家获奖,刘慈欣先生认为“与其说东方的科幻作者受到重视,不如说美国的科幻正在衰落”。你对此有何看法?

A:这些年,美国的少数族群作家开始被更多地注意到,这是一件好事情,它证明了美国的多样性。

好的科幻作品必须“软硬兼施”

“从我记事起,我就对科幻小说感兴趣了。我想我就是喜欢充满想像力的作品。”刘宇昆说。

自2002年起,刘宇昆利用更多的休闲时间创作,他写的科幻小说也陆续在美国杂志上发表。也许是受个人经历的影响,刘宇昆的作品和许多硬科幻小说家不同。他很少讨论技术本身,而是以硬朗的科幻技术为基础,展开对未来世界的想像:虚拟的人,虚拟的世界,虚拟的灵魂,以及真实的人在虚拟世界里展现的精神与情感的挣扎。

比如在国内出版的小说集《爱的算法》中收入了一篇小说《全都在别处,大群的驯鹿》,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母亲带着已经完全数字化的女儿用了45年时间乘坐飞行器飞遍地球,只是为了让女儿领略一下只存在于遥远过去的真实世界,看一看什么是真实的森林和海洋。女儿所栖身的那个完美无瑕疵的数位生存世界就在我们面前不远处,而刘宇昆告诉我们,有些东西并不一样,也许生命和意识是无法复制为数字的。

他最新发表的作品《模式识别》则是讲述中国城中村的故事。灵感则来自于陈楸帆的《沙嘴之花》和总是因工人问题而登上新闻的台湾企业富士康。

国内著名作家、2005年度科幻世界银河奖得主马伯庸告诉本报记者,自己因作品被刘宇昆翻译而与之相识。通过邮件交往,他觉得“刘宇昆是一个聪明、敏锐的人,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善意”,所创作的科幻小说更注重的是心灵体验以及描绘人类情感的各种状态,“从一个科幻原点出发,演绎出人性的碰撞与嬗变,并把惊心动魄的情绪掩藏在不动声色的文笔之下,如同一座缓缓靠近的冰山,看似不大,水下却酝酿着巨大的冲击。”

Q:在写作科幻小说这条道路上,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人或者事是什么?

A:科幻作家当中,姜峰楠对我影响很大。我服膺他小说的技艺和精度,也服膺他小说中注入硬科幻和温情的方式。还有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奥克塔维亚·巴特勒、厄休拉·勒古恩、菲利普·迪克等等。我觉得最好的科幻小说故事有一种力量,能够促使我们一起重新审视现有的世界。

Q:对你来说,一部好的科幻作品必须具有哪些元素?

A:好的科幻作品必须“软硬兼施”,我喜欢的故事很多都将科学的严谨和出色的描写结合在一起。我写科幻小说的同时也写奇幻小说,好的奇幻小说是非常不同的。一部好的奇幻作品会以更加直觉的层面出现在读者面前。

将中国科幻文学介绍给西方

在科幻文学的世界里,刘宇昆的另一个角色是“将中文科幻小说翻译成英文的使者”。移民的身份使得他的作品充满东方文化色彩,也为他沟通中西文化交流提供了可能性。

刘慈欣的《赡养上帝》、陈楸帆的《沙嘴之花》与《丽江的鱼儿们》、马伯庸的《寂静之城》和《马克吐温机器人》等都被他译成英文,并发表在欧美主流科幻媒体上。其中《丽江的鱼儿们》在今年7月曾赢得2012年世界科幻奇幻翻译奖,评语为“一个机智、原创、可爱及富破坏力的故事,译作俱佳”。

“我觉得这些作品很美,而且我只是想将它们与英语读者分享。”谈起翻译的初衷,刘宇昆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在马伯庸看来,把西方作品介绍给中国,这个工作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把中国作品介绍给西方,却是刚刚开始。逆向推广最困难的一个环节是缺少好的译者,它要求译者既真正精通中国文化,又要有能力让欧美读者体会其中传递的微妙意味——所以刘宇昆对于这个时代是非常重要的。他预感到“刘宇昆将成为现代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一座重要桥梁”。

Q:在将中国科幻故事翻译成英文发表的过程中,对于你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中国科幻故事中的那些典故和古文引用,它们都拥有丰厚的文化底蕴。而非中文读者常常不了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所以要传达那些典故和引文中深层次的意境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Q:通过翻译这些作品,你觉得中国国内科幻作品与国外作品有哪些不同?

A:我认为,总的来说是很难对像来自不同国家的作者这样大的、多样性的群体做出一个有用的总结的。我更愿意将作者当作一个个体来对待,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来评价他们的作品。我只知道喜欢自己所读、所译的故事,我努力去写最好的故事,并对我所描述的文化怀有敬意,包括中国文化。

Q:目前,你与妻子正在创作一部史诗奇幻题材的长篇小说,能简单介绍下内容吗?接下来还有哪些创作计划?

A:我们已经在写这部小说好久了,与我大多数的作品不一样,这是一部奇幻作品。至于它的内容,我觉得要等到书完成时再去描述它(哈哈)。现在我有计划再写两本书和一些短篇故事。我只是希望能够找到时间去写,时间看起来永远都不够。

[责任编辑:韩冬]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参考消息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官方微博

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参考消息微信

扫描关注

加入读者俱乐部

点击关闭